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到底多难

她原本以为,两人从此要老死不相往来……

明明那么多年的朋友,明明曾经那么亲近的关系,一想到这些她就忍不住酸涩,可她却没脸再去挽回她,毕竟……

是她先做了没脸的事。

那么好的燃燃,不应该再为她受到非议了……

父亲自杀不久,母亲也病了的那会,是她人生里最难熬黯淡的日子,母亲病了,追债的人四处找她,她拿不出钱,那些人甚至逼着她去卖……

那个时候,原本还有的其他朋友,个个与她划清了界限,她腆着脸求她们只是暂时收留母亲两天也好,等她找到医院就会接母亲出去,但……谁都不肯,最后,只剩了燃燃……

但她不想,或者说不敢去问了,拉着一个行李箱,带着母亲,在地铁地下通道里的时候,是周燃燃找了过去,二话不说将她们母子带回住处……

那些最晦暗的日子里,周燃燃不曾厌弃过她……

而她,却做了她最为讨厌的事。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她声音低低的,抓着周燃燃衣服的手,青筋毕露。

“我也以为,我可能无法原谅你了。”似是叹息般,周燃燃道,“去了那边不久,其实我就动摇了,后来,收到你送我的衣服,我就琢磨着跟你和好……”

“我……我看到你把衣服退回来了,我以为……”乔安心道。

周燃燃一个栗子就敲在她的额头,巴拉巴拉说起了这件事的原委……

原来她收到那衣服后,心里的动摇更深,想着借着这件事与乔安心和好,便从网上订了一模一样的衣服给乔安心寄了过来,想着乔安心看到应该能明白她的意思……

“我是想着咱们一人一件不就是闺蜜装吗?你倒好,直接以为是我不要退回给你的,你是不是傻啊乔安心,寄给你的这一件小一号你看不出来吗?”

乔安心一愣,“我……我没想到……”

“别说了,你就是傻。”周燃燃一摆手,简明扼要的下了结论。

乔安心心底却是骤然松了,她以为这件事她没有刻意想起就会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让它过去,但记忆里不曾不愿想起的,不代表心里不记得,那些你压在心底的东西,它都会替你记得,然后在某一个瞬间,被某一点触碰到,然后不可抑制。

乔安心只望着周燃燃笑。

周燃燃话说了一堆,看着乔安心的模样,又气又暖,最终,也只剩下了笑。

两人这么笑了一会,反应过来后又互相笑对方的傻,那些曾经的隔阂,在这一刻自动消散,周燃燃未曾她那些难熬的纠结的日子,也不曾说她转变的心路历程,但乔安心知道,她那么骄傲那么坚持原则的一个人,能为自己退到这一步……该是多么大的让步。

“你的事,秦易风跟我说了一些,”两人坐下后,周燃燃道,“看不出来,你这丫头能耐了啊,这么一趟南下,就把冷面总裁拿下了?”

拿下?

“咳咳,什么拿下不拿下不过有了进展倒是真的,哎呀不说这个了,他怎么跟你说的?”

“他跟我解释了你们当时的关系,你懂得,就是你和他还有那个姓安的女人,我才知道他们是在合作啊什么的,不过又是商业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可怜了我的乔美人,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训过他了……”

“训?”乔安心表情凌乱。

“那啥,就算不是训,你也知道传说中的秦少的那个气场,不过就算不是训,我也很严厉严肃的警告了他,这种事瞒着我这种外人也就算了,不能让你这个当事人也这么难熬,哼哼,他态度还算好,要不是看在他态度还好的份上,我一定还得吓唬吓唬他。”周燃燃眯着眼睛坏笑。

“吓?怎么吓唬?”乔安心一时不明白。

说到这里,周燃燃深深看了她一眼:“要么我怎么说你把他拿下了呢,我告诉你,在再早的时候啊,秦大少亲自去了我们那边的分公司,你知道,那种地方,万年不会来个大领导的,这次一来就是来了个大boss级别的,差点都轰动了!”她喝口咖啡,继续道,“尤其是那些女人,一个个跟打了荷尔蒙一样,那些领导也是,好像这辈子就这么发财的机会了,但就是这么个阵仗,秦大少冷着脸直接钦点了要见我,你猜怎么着?”

周燃燃的表情有点复杂,混合着过瘾和不满意,乔安心一时拿不准,只得继续问:“怎么着了?”

“那些女人,见秦大少独独只见了我,私下里都说是看上我了……还有更离谱的,说我们本来是一对,后来我逃婚逃了出来,现在霸道总裁来把我抓回去去……噗,你说搞笑不,就算本小姐天生丽质,但也不至于只要是个女人被他见了就是这么个意思吧,现在的女人啊……不过啊,她们那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模样,成功取悦到我了。”

她说着,笑得花枝乱颤,乔安心也笑,周燃燃继续道:“你家秦少见了我呀,中心思想就只要一个‘回去继续做乔安心的好盆友一生一世不分离’,我当时有点蒙,心想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啊,后来一说之下才知道岔了,你说是不是因为你离我太远了?感应不到我的心有灵犀?”

“是是是,我傻了。”乔安心从善如流。

两人聊了好久,周燃燃说起那边的民俗风情,又说起那边还有个追求她的同事,乔安心也说了蒋明乐的事,听得周燃燃唏嘘不已,直说好像是电影里的情节怎么听怎么玄乎,又说多亏是被秦易风救回来了,不然真是……想象不到,乔安心省去了蒋家的背景以及她中药的事,一个是她直觉太危险不想让她涉险,另一个是……她还是觉得羞耻。

两人聊了这段时间的事,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快三点了,周燃燃摸摸肚子:“怪不得我觉得饿了呢,原来时间这么晚了。”

乔安心早上起来的晚,吃得也晚,倒不是多饿两人正要点餐,敲门声传来,就有工作人员给她们送来了吃的,一共两份,周燃燃的那份是她平时喜欢吃的还有店里的特色糕点,而乔安心的那一份,则是……专属她的营养餐。

“乔小姐,周小姐,这是秦先生吩咐好的,如果还有其他需要请随时吩咐。”

乔安心愣愣的,周燃燃朝她挤眉弄眼,“这是……特地给你准备的?看来我是又跟着占了个大便宜。”

乔安心轻咳一声,一边跟周燃燃贫嘴,耳根却是悄悄红了,怪不得……怪不得他说自己愿意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也是了,见了周燃燃,她定然是乐不思蜀……

她看了下时间,隐约想起他说过的她吃饭时间间隔的问题,现在距离她上午吃饭的时间,正好差不多符合他的要求……

心底异样的情绪……

那个男人,她知道他有多忙,但与她在一处时,他的手机基本不是震动就是静音,与她一处时,他仿佛不再是那个工作极其繁忙的风华集团总裁……

但就是这样的他,却依旧专程去了大西北见周燃燃……

“燃燃……”乔安心突然道。

周燃燃望着她:“怎么了?”

乔安心拿着勺子的手慢慢在碗中搅动,声音低低的,“我觉得我好像……再次喜欢上秦易风了,这一次,好像比上一次更甚。”

她对秦易风的感情,在那份交易的婚姻里,她一直告诉自己也告诉周燃燃只是把秦易风当成了合作对象,嘴硬的不肯承认自己对他的感情早就发生了变化,但周燃燃又怎么会看不出,只不过她不想说她便从不逼她……

现在,乔安心却主动说了出来。

她知道她克服了多少……

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这个喜欢,说出口,到底有多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