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他的惊喜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

心脏砰砰的,好像要跳出来了,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

手心沁了细细的汗,隔着手套,她勾着他脖子的手连带着胳膊,都在颤抖。

她的吻,说是吻,其实只是将嘴唇贴在他的唇,并不高明的亲吻,唇瓣相接,她身子一个激灵,身体中最敏感的神经,酥麻了一瞬……

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踮起的脚仿佛已经不稳,在脑子一个空白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意识到之后,却并未退却,反而更加用力的再次踮了脚……

他太高,若不是他主动的情况下,连亲吻都变得格外费力……

她双腿微颤,正想着结束这个亲吻时,腰间一紧,隔着厚重温暖的衣服,他的手揽住了她淡淡腰,同时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与以往不同的,这一次,她格外的清醒……

以往,总是他在主动,而他的主动,很多时候还是因为她的药性发作了,她昏昏沉沉,理智混沌,只知索要,只知跟随身体内最原始的欲望与他索要,每每被他亲吻,那吻……总是带着欲望的成分……

甚至那份欲望,正是源于她自己。

他的吻,总是重重的,肆虐的,带着侵略性的。

但现在,她算不上吻的一个触碰,换来的他的反应,是那么温柔的,不包括欲望的,那么纯粹的……

她能感觉到他唇瓣的温度,感觉到他濡湿的唇舌,在她唇瓣轻轻触碰,细细扫过……

他身形高大,她纤细高挑,被他揽在怀里,唇齿纠缠,婉转又亲密的气息慢慢散开,包裹在两人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分开。

心跳的速度一直未降下来,她抚在自己心口的手,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那剧烈的速度,有一刻她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么心跳过快猝死……

“我……心跳好快……”寂静的冬夜,她说出的话断断续续,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个。

秦易风没有说话,抬起拿过她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胸膛心口的位置……

砰砰——砰砰——砰砰——

并不比她心跳慢多少的速度。

乔安心望着他,目光带着些微的诧异,明明……

明明他看起来那么淡然的模样……

如果不是他的唇上还有濡湿的痕迹,如果不是他稍微片刻的呼吸,如果不是他真的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她几乎都要怀疑,怀疑方才的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臆想罢了……

因为他的模样,太过淡定。

她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能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想来自己的模样也是与平时大有不同,但他却是一直那般淡然的模样……

如果不是手心感受到的他的心跳声……

她几乎真要以为,这是她的一场独角戏了……

她呆呆的,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他。

“感觉到了吗?”无边的夜色,晕黄的灯光里,他的声音好听得让她心底颤动。

她愣愣的。

他抬手,将她抱尽怀里,脑袋贴在自己的胸膛,“这样,能感觉到吗?”

随着他的说话,胸腔震动的感觉很明显,这震动感过去之后,便是他的心跳声,两声为单位,频率很快的,敲打在她的耳朵……

“我……听到了。”她声音低低的。

“乔安心……”

“嗯?”

他嘴唇微动,眼中情绪翻涌,最终却只是道,“没什么。”

乔安心微微闭了眼,抬手,回抱住了他的腰……

“秦易风……”

“说。”

“你……喜欢你的权利,你先不要给别人。”

就算奢望也好,至少,再给她更长一些时间,毕竟……

这种感觉,太美好。

“好。”他答。

乔安心依旧闭着眼,只是嘴角,微微上扬。

真好。

……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间,比预计得晚了一些,一旦回到了房间里,那些迟来的不好意思这才现了出来,乔安心与秦易风告别后匆匆跑回了房间……

泡在浴缸中,她撩水洗到自己胳膊的时候,不由又想到方才的场景……

她那时候,怎么就鬼使神差的,亲了上去?

似乎自从秦易风允了她可以喜欢他之后,她就越发……控制不了自己了……

是因为身份的变化?因为她不再背着那个难堪的身份?或者是,因为没了那些交易的羁绊?

她无意识洗澡,脑中纷乱一片……

他如今这般对她,如果是发生在一年前,她恐怕要幸福的晕过去……

她摇摇头,不再想过去的事。

至少现在他不再排斥自己,甚至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哪怕一点的,也有了不同……

这一夜,她睡得极为香甜。

第二天一觉睡到了自然醒,她一看时间已经是九点钟了,突然想到秦易风昨日说的今天要带自己出去的事情,她立马起来穿上拖鞋跑出门,“张妈?”

“您起来了,小姐。”张妈从厨房出来。

乔安心跑的太急,呼吸还有些不稳,她稳了下,道:“秦易风他、他呢?”

张妈笑道:“小姐不必急,秦先生正在书房,说是等您起来收拾好吃完饭一起出门来着。”

书房……

乔安心不由朝书房看去,门紧闭着,她心底却一安,朝张妈不好意思的笑笑,回房洗漱去了。

等她吃完饭收拾好已经是快十一点了,秦易风这才带着她出了门,临出门前,乔安心想起昨天接到秦启佑的电话,他说今天来看她来着,便问了秦易风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秦易风看她的目光,她怎么都觉得带着些深意,他说:“我送你过去后便去公司,其他的,如果你想立马回来,便可以立马回来。”

好像笃定了乔安心会乐不思蜀一样。

车上,乔安心忍不住纳闷道:“我们是去见谁?”

“不是我们,是你。”他道。

她?

谁只要见她而不见秦易风?

奈何秦易风不想说的事不管怎样都不会开口,乔安心只能一路忐忑着到了地方,约在的地方是在一家不大的咖啡厅,显然不是秦易风圈子里的人惯常会来的地方,进去后,秦易风对一边的工作人员说:“带她去三号包房。”

说着把包递给乔安心:“去吧。”

乔安心这才注意到这家咖啡厅与她想象中的也是不同的,环境清幽又不失随性,除了大堂里,还有个木质楼梯隐在一旁,包房就在二楼……

她看了下秦易风,见他眼神和缓,接过包道:“那我先上去了。”

“好。”他点头,直到看着她上了二楼,身影消失不见,急急地赶来的咖啡店负责人这才颠颠跑了过来,秦易风抬手打住他的话,吩咐了几句后才离开了这里。

乔安心随着工作人员上了楼,到了三号包房门口,莫名有些紧张,她站在门口,脑中的人又过滤了一遍,最后只剩下了一人……

这个人的名字一冒出来,带着隐隐的酸涩,她立马又压了下去……

怎么可能……

那人,怎么可能会想见她……

眼神一黯,抬手,她敲响了房门。

咔哒——

门锁拧开的声音。

乔安心呼吸一顿,调整了自己的表情让自己不管怎样都不至于失礼,但下一瞬……

她这表情迅速崩塌……

“嗨,安心!”

门后,周燃燃咧嘴冲她笑。

“燃……燃燃……”有一瞬间,乔安心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她脸上的表情混合着诧异惊喜又带着点不知所措……

“是我,”周燃燃抬手在她肩膀捶了一下,“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么久是跑到哪去了也不知道联系我!”

“我……”她动动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别我呀我的了,赶紧先进来,我警告你,可别给我在门口哭出来啊,我可不想上明天的八卦头条说‘花花女人周燃燃又惹哭一个美貌少女’”她边说边拉着乔安心进了门。

乔安心愣愣的,“你……”

“嗯,我回来了,安心。”她说着,在她对面站定,双手张开,“我以为你会先给我一个拥抱……”

话音未落,乔安心猛地扑过去,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眼泪……

竟是……燃燃……

她想也不敢想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