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要还的

秦启佑的话没有说完,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突然的事突然叫走了他,他只留下一句我明天跟你细说就匆匆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忙音传来,乔安心望着手机,愣怔了一下。

秦易风看她一眼,“怎么了?”

“没,没什么。”不知为何,她没有把秦启佑的话说出来,毕竟他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其他的具体情况她现在一无所知,另一方面……安娜刚走不久,她现在说这些……

未免显得自己太小气。

她继续吃饭,模样落在秦易风眼里带了些魂不守舍,他淡淡道:“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乔安心抬头,看着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秦易风沉沉看她一眼:“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

她愣了下,刚才的话倒是听到了,但他的意思是……

带她去个地方……

这种话入股是其他男人说出来,很大程度上就是约会的意思了吧,但说话的人可是秦易风啊……

她抿抿唇,试探着开口:“那个,去……什么地方?”

话出口,心底颤了颤,不由的,带了些期待。

“有人想见见你。”

说完这话,秦易风便继续吃饭,不再继续。

乔安心听到这话,心底一沉,刚才的期待悄悄隐了去,明知不该的,还是带了些失望,在这种情绪下,连带着那个想见她的人是谁,她都升不起好奇了,与她有联系的人越来越少,想见的她的人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晚饭后,秦易风带着乔安心出门散步,这也是之前医生嘱咐过的,甚至严格到每一天的公里数都是计算好的。夜城的冬夜不比南城,张妈早早准备好了乔安心出去要穿的衣服,出了运动装,乔安心看了一下,还有大衣外套、帽子、围巾、手套……

她只看了一下便挑着穿了,手套围巾什么的并没有带,下楼的时候秦易风已经在门口等着,眉心皱了皱,乔安心以为他不耐烦等她,便嗒嗒嗒赶紧下楼,跑到他面前,仰头道:“走吧。”

他没有动。

“怎么了?”乔安心愣了下,斟酌道:“其实只是散散步,我自己也可以的,大不了我给手机定个时,一定严格按照你说得时间来,这里我也并不陌生……那个,其实那你不用……”

“张妈”秦易风开口,却是对张妈道:“把乔小姐的围巾手套拿来。”

“哎秦先生。”张妈应着,赶紧上了楼。

乔安心怔了下,他是因为这个才……皱眉?

“我是想着……出去运动一下就热起来了……”感受着他的低气压,她忍不住解释道。

秦易风眯眼:“运动?”

乔安心轻咳一声,“虽然……虽然慢,但谁说散步就不是运动了,要不是运动那医生让我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好吧,真要说起来,她那种慢吞吞的速度跟运动两个字搭起来确实怪怪的,但这个时候哪怕强词她也要夺理。

秦易风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消食。”

消……食……

乔安心噎了一下,声音低了下去,“就算是……消食,那不也是运动……”

说话间,张妈已经将围巾手套这一套拿了来。

乔安心看了一眼,又低头看看自己,道:“你看我里边穿了运动服,外套还是个大衣,大衣上有口袋,我觉得手套不是很有必要,我如果冷就把手揣兜里……”

“姿势?”

“?”

“不是运动吗,你见过有谁运动的时候用手插兜的姿势?”

额……

这厮!

竟然用她的话来反驳她,而她……愣是说不出反驳回去的话……

怔愣间,他已经拿过手套拉着她的手给她套了上去……

乔安心低头看着他袖长好看骨节分明签个字就价值无限的手给自己戴手套的动作……

明明只是碰在了手套上,她却觉得心底一瞬颤了颤,仿佛也感受了他指尖的温度一般……

手套戴好后,他拿过围巾给她微上,酒红色的粗线围巾,越发显得她小脸白皙明艳,只是那抹病色还是隐隐带着,秦易风动作一顿,给她围得稍微紧了些。

乔安心愣愣的看着他,突然道:“秦易风?”

“嗯?”他没抬头,声色低低回道,半晌却不见她回答,看向她却见她眼神避开了他,伸手自己又理了理围巾,边转身朝门边走去边道:“没什么……我只是叫你一声,时间到了,咱们快点走吧……”

秦易风面无表情,眼神却温和如水,他抬步,跟着她出了门。

身后,张妈笑得欣慰,随即又叹了口气……乔小姐和秦先生和好了她自然开心,但……秦家那边……

……

乔安心被秦易风裹得严严实实出了门,两人到了运动场,今天难得的天气好,夜空虽比不得南城,却也是极少的好看了,秦易风配合着乔安心的步速慢慢走着,乔安心却止不住的心跳……

这是她很久之前一直幻想的画面……

在晚饭后的时间,两人肩并肩一起散步,身边是低矮的长青植物,如果是春夏,还会有花,一阵风吹来,就算没有花香,心底也是甜甜的一片……

这么想着,嘴角就忍不住翘来了起来,幸亏有围巾挡着,不然落在秦易风眼里……

“什么事这么高兴?”秦易风道。

乔安心歪头看向他:“你……看得出来?”

秦易风看着她,那目光仿佛在说看不出来才怪,乔安心吸吸鼻子,道:“没什么,就是太久没有回来了,夜城,毕竟是我待了这么多年的地方……”

“我还以为你更喜欢待在南城。”

他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乔安心顿了下:“确实这么想过,但我妈还是要来夜城治疗……”

“只是因为这个?”

余光里,他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只是随口一问,乔安心眼神变了变,“严格来说……也并不是,还有不管这里怎么样,也有我那么多的记忆,有记忆的地方,就会有不舍。”

不舍……

说到这里,她甚至不知道秦易风再问下去她该怎么回答了……

她的不舍里,自然是带了他的……

但幸好,他没有继续问下去。

乔安心收回目光,咬咬唇,终于道:“秦易风,我想跟你说件事……”

“嗯,说。”

“以后,我是说以后……我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也不能一直不工作,所以我想……等身体好些了,先找个工作……”

“然后呢?”他声音淡淡的,依旧听不出喜怒。

乔安心声音低了些,“然后可以在工作的附近找个房子先……”

话说完,短暂的沉默。

乔安心看向他,这件事,在他告诉她要回夜城时她就已经在想,秦易风对她的态度……是她一直不敢想的,但或许也正因有了这种变化,她才更想搬离这里,重新找个工作……

那样,她可以用平等的身份与他对话……

她不想这样事事都靠着他了……

住在这里,就算再不想,她也能时不时想起以前那些……

晦暗的交易和见不得光的身份。

眸子暗了些。

“好。”

在她几乎以为会被回绝的时候,却听到了他的回答。

“真的?”惊喜来得太突然,她停住脚转身望着头,月光洒在眼底,让她的眸子更是亮亮的。

心底一抹异样,秦易风淡淡点了点头。

“谢谢你!”乔安心笑起来,她以为秦易风的脾气,会想也不想的回绝她,毕竟……在她的了解里,这个男人总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这些打算总是一环扣一环,也总是不容破坏的,但没想到……他一下应下了自己。

秦易风看着她亮亮的眸子,眼睛眯了眯:“就算要搬,也是在你身体条件能达到时,现在是不是高兴太早?”

他表情并无其他,但乔安心听出他语气淡淡的不悦,她伸手,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拉在他的胳膊,带着丝讨好的意味……

毛茸茸的手套拉在他的胳膊,他心底,突然就软了一片。

“没有……我只是觉得,总不能一直这么麻烦你……”

“你已经麻烦我够多了……”他打断她,在她骤然黯淡眸子后,继续道:“所以……以后要慢慢还……”

话说着,双手已经伸出分别抓着她两只胳膊,他低头,凝视着她:“这是你要还的,乔安心,以后就算你跑得再远,我也会抓你回来……继续还。”

乔安心望着他,心底有什么情绪似乎要喷薄而出,鬼使神差的,她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脚,吻上了那张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