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见安娜

乔安心怎么都没想到,回到夜城的第一天,就会遇到她,而且还是在枫泊居,在她跟她都住过的,秦易风的房子里。

安娜。

乔安心终于明白小林一路的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了。

也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极力建议秦易风先去其他住处了,原来……安娜在这里。

“你们回来了。”张妈开了门,乔安心正要与张妈说话,张妈身后便传来她的声音。

安娜一席淡粉色的长款连衣裙,这种颜色和款式,极少有女人能穿得出她这种气质,真正的名媛,每次见到她,乔安心脑中都会闪过这个词,但现在……

她却只有尴尬。

站在门口的脚,进不进,出不出。

与她的尴尬相比,安娜倒像是完全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说道:“小乔,吓到你了?只是听说你跟易风今天回来,正好我来这边有些事,便想着等见你们一面再走。”

她温温的笑着,乔安心却只觉无措。

不是没想过会遇到安娜,夜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上层的圈子里的人遇到的机会更是频繁,但她怎么都没想到,会这么早就遇到了她……

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个女人,毕竟……

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知道会吓到她你便不该来。”秦易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语气并不好。

而后乔安心便感觉肩头一重,他的手搭在她肩头,声音轻了些:“进去吧。”

这个时候也只能进去,乔安心朝安娜露出个笑,抬脚进了门。秦易风方才的态度并不算好,她不觉去看安娜的反应,安娜却没有她想象中的脸色会变,只是微微挑眉,道:“易风,刚刚结束,你就翻脸不认人?再说,小乔未必是你想象中的脆弱。”

乔安心一愣,她问起秦易风与安娜的事情时,秦易风说过两人只是互相利用,但具体的并未多说,她后来也没想着问,但看安娜的态度,好像对这件事毫不避讳。

“看小乔的表情,是不是易风还没跟你说?”安娜笑道。

秦易风眉心皱了下:“我自会跟她说。”

“我以为会需要我出面解释下,不过看你们感情这么好,我也就安心了。”

她话说到这个份上,乔安心已然明白,心底默默松了口气,安娜与之前她见过的跟秦易风的相处方式感觉并不同了,如果是之前是淡淡的暧昧,那么现在就是亲昵了……

是的,亲昵。

那种长久相处互相了解到一定程度后自然而然的亲昵。

这种感觉……

让她在放松之余,又有些些微的……不舒服。

“如果小乔这边没什么的话,我就先告辞了。”说着,安娜拿起外套……

“等一下……”鬼使神差的,乔安心开口。

秦易风看着她,眉微微拧。

“我有些事,想亲自跟安小姐说。”她极力忽略他的眼神,说道。

安娜放下外套,“好。”

那样子,也仿佛早就料到她会如此。

乔安心知道,她总要单独与安娜谈一次,就算秦易风并不太赞成的模样,她还是坚持与安娜进了小茶室。

这间房里,秦易风的姐姐曾在这里逼她离开秦易风……秦易风也曾在这里,护着她……

思绪一顿,她与安娜各自坐在一边,面对面。

“安小姐……”

“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安娜笑笑。

乔安心从善如流:“安娜。”

安娜点点头,乔安心便继续道:“我应该向你道歉。不论你与秦易风是为何才与媒体宣布了订婚事宜,但在你们确定关系的期间,是我……”

安娜抬手,打断她的话,她妆容精致而美好,模样娴雅而端庄,看着乔安心的目光,温和带笑,声音缓缓:“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必道歉,在与易风合作之前,我们姑且把那场订婚叫做合作,在那次合作之前,我就知道你。”

乔安心愣了下,就听她继续道:“或许你会好奇我与易风的关系,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直到后来我出国留学一直在国外待着的这段时间之前,我们都是校友,也是朋友。”

怪不得……

怪不得她对秦易风的态度这般亲昵……

“后来,我在国外认识一个人,也是我现在的交往对象,确切的说,是因为他才有了我跟易风之间的合作。”她顿了顿,目光落在远处,像是陷入了回忆里,连声音都缥缈起来,“他家庭条件一般,安家……你知道的,我注定是不能嫁给他的,但我不甘心啊,如果是能放得下,一开始便不会开始了,所以找到了易风。”

乔安心目光略带疑惑,看出了她的疑惑,安娜继续说:“易风在夜城的地位,无可替代,一旦传出我与他交往的消息,安家便不会再把我推给其他人。同样的,被易风退婚,并且是订婚当日被退婚的我,其他人要与安家联姻也要好好思量一番,我的婚事对于安家来说,便没有了那么大的利用价值。”

“所以……你们现在在一起了吗?”

安娜点点头,笑了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乔安心心底一动,淡淡的感动,纵然她说得平平淡淡,但当真经历起来,当真要与整个家族斗智斗勇只为了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个中苦楚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莫名的,她想起安娜的父亲……

那个穿戴传统眼神狠厉的男人……

本来想问的,关于在安家,安娜父亲给她的那一杯……被当做诱因的茶的事,她怎么都问不出口了。

安娜,定然是不知道的。

她本就没打算嫁给秦易风,又怎么会参与那般害自己,更别提是用这样的方式……

“恭喜你!”她道。

“谢谢。”安娜笑,像个姐姐一般,“你一回来就看到我,不是没想到你可能会觉得尴尬,但我想,有些话,这些解释,还是我来说得好,易风毕竟是男人,女人的心思他总没有感知得那么细腻。”

原来……是这样……

一阵羞愧,乔安心为自己方才对她的敌意而羞愧……

“我……”她轻声道。

安娜摇摇头,道:“这件事里,如果说有受害者,那便是一直未知情的你,所以,如果要道歉,该是我跟你道歉”

乔安心怔了下……

所以,秦易风只是为了帮安娜的忙……才答应那个合作的吗?

那么……

他为什么……

这个念头一动,那些曾经的委屈和不忿几乎要压制不住,她脸色苍白了一瞬,深吸一口气,最终道:“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罢了,都是过去的事了,秦易风现在……已经不同了。

……

安娜走后,秦易风已经交代张妈给乔安心做了营养餐,这营养餐是在南城时她就开始吃的,据说是一个团队专门为她量身设定的,据说一共是三个月的,精确到每天每一餐的时间都做了制定,乔安心其实觉得没必要,她的胃疼是老毛病了,平时只要多注意些就不会出事,但这看到秦易风沉着脸监督她的模样,这话她便说不出口。

吃饭的时候,秦易风不经意的问起:“谈得怎么样?”

乔安心点点头:“还好,安娜把你们合作的事跟我说了。”

“嗯。”秦易风点头,正要说话,乔安心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启佑的。”她看了一眼秦易风的脸色,解释般的道,说完便转到一侧接了起来,“喂,启佑。”

“安心!你是不是你回来了?!”乔安心话音刚落,就听到秦启佑大声道。

不觉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些,待那声音停下了,她复又道:“是是是,我回来了,今天下午刚到。”

“你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小叔也是,就会压榨我给他干活,连你回来的消息也不跟我说……”

乔安心听着他嘟嘟囔囔的抱怨,不禁露出了笑,之前因为秦易风要留在南城,不得已秦启佑只能回夜城打点风华和秦家的事,也是那个时候,乔安心才意识到,她一直以为的弟弟一样的少年,作为秦家的人,其实也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电话那端秦启佑的声音带了点委屈:“安心,我不管,你回来了就让小叔赶紧来坐班,我最迟明天就去见你!”

乔安心不觉看了一眼对面的秦易风,道:“你小叔就在我旁边,要不要你自己跟他说?”

“咳咳……那还是算了……”秦启佑吸吸鼻子,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急道:“对了安心,那个女人是不是去找你了?”

“谁?”

“那个姓安的!”

姓安的?

安娜?

乔安心一顿,道:“对,怎……”

“我就知道!”他声音带着气愤,“我就知道她又得去捣乱!”

“捣乱?”乔安心一愣,然后想到秦启佑可能并不知道安娜与秦易风交易的事,便道:“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安心,应该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才对!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她做了什么!”

安娜做了什么?

她只是为了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还能做出什么事让秦启佑这般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