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代替受罚

江影儿退出去后,秦易风看着整理资料的乔安心,道:“放着吧,一会我来整理。”

乔安心抬头,不解的望着他。

他低头看了下时间:“到你休息时间了。”

“那这些?”她指指那摞资料。

“那些是急用的。”

“既然是急用的,干嘛还不让我整理好了,反正我现在还不困……”

“不行,”他打断她,走过去合上她手边的资料,道:“正因为是急用的,所以我来整理岂不是更快,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自己去睡,要么现在……让我跟你一起去睡。”

说这话的时候,他面无表情,话里的意思令人浮想联翩,但模样要多正经有多正经,乔安心瞪眼:“你!”

“1”

“喂!你……”

“2”

“可是……”乔安心刚说出两个字,就见他薄唇微启,最后一个数字就要脱口而出,来不及多想,她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秦易风的那个三就这么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细白的手指软软的按在他嘴边,仰着头瞪眼望着他,因为着急,呼吸还有些急促,给她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上带来一丝红润。

“你这人怎么不听人说话?”她瞪他,“我本来就打算一会去休息的,可是还有些事……想问问你。”说到后面,她的语气降了下来,不再那么硬气,“我跟你说完了就去休息,那个……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眨眨眼。”

她也不知怎么的,就说了这么脑残的话……

怎么这次醒来总觉得自己变得怪怪的……

从前他也霸道,或者说他这人惯常的霸道,若是以往,他每每霸道了,她总是不会去反抗,似乎顺从也成了理所应该,但今天怎么就……

是因为他给了自己那所谓的权利吗?

喜欢他的权利……向他询问的权利……

她盯着秦易风的眼睛,似乎他不眨眼她就不松手。

终于,在她的注视中,秦易风眨了一下眼睛,乔安心眼睛一亮,蓦地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刚一放开,却又比他抓在了手里,“想问什么?”

他立马便说,他这一说话,她思绪便跟着走,往回抽回自己手的动作就顿了下,只是这一顿,时间便足够秦易风将那只手抓在手里了。

乔安心反应过来后觉得别扭,两人之间隔着一张小型办公桌,她在有椅子的那一侧,而他在外侧,隔着一张桌子他拉着她的手,怎么都让她无法忽略,再次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在他一个幽暗的眼神后明智的停止了动作,只能开口道:“我想跟你说……关于江助理……你,是不是罚她了?”

秦易风不置可否,道:“你不想让我罚她?”

“如果是因为她放我出酒店的那件事……那是我们提前说好了的,跟她的关系不大,我觉得……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她,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

秦易风摇摇头:“不能。”

说的坚决而无商量的余地。

“可是……我会有点过意不去……”

这话倒是真的,她不是所谓耳朵圣母,江影儿对自己的敌意那么明显,她其实也对她喜欢不起来,但……不知为何,想起她曾经看到过的江影儿工作的时候拼命的样子,她就又觉得不忍心了,她们两人之间的龃龉和敌意与她的工作无关……她不想因为这个牵扯到江影儿的工作。

秦易风眼睛一眯:“她违背了我的话,就应该想到这种结果,况且……我并开始罚她。”

秦易风这话,并没有让乔安心放心下来这方面她太了解秦易风,这个男人在谈判桌上最擅长的就是玩文字游戏,就像现在,他说的是并没有“开始”罚她,而不是说并没有罚她,也就是说,他还是准备罚她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乔安心直接道。

似乎料到她会如此问,他眼波平静,声音淡淡道:“辞退。”

辞退?!

乔安心瞪大眼,原本隐隐就不安,但没想到秦易风竟直接要辞退了江影儿……

再怎么不喜欢江影儿,她也必须承认她的工作能力和态度还是值得敬佩的,乔安心舔舔干涩的唇,声音空空的道:“这样……会不会太过了,我是说,这样我不就成了陷害她失业的罪魁祸首?”

秦易风点点头:“严格说来,的确如此。”

这人……

脑袋里思维迅速转动着,很快她表情微微变了些,更加柔和起来,被他抓着的那只手,隔壁轻轻晃了晃,出口的声音也软了几分,道:“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秦易风眼底幽深一片,面上却声色不动,任由她荡着胳膊软软的同他说话,半晌,才开口:“罢了,看来这件事不说完你是不肯乖乖去休息,也不是不可以再商量,但这件事总有人要负责,我可以轻罚她,但另一半……”

“另一半怎么?”

难道是以后再算?

他目光落在她扬起的小脸上,轻轻吐出几个字:“另一半,既然是你求情,便要算在你头上。”

“啊?!”

乔安心蓦地瞪大眼,“哪有这样的道理?我是来求情的又不是要代替的?”

“那就只能辞退。”他依旧淡声。

乔安心一顿,这个当口,他抬腕看了下时间:“该休息了,过来。”

乔安心还在思考刚才的事,被他轻微用力拉了拉手,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从小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她愣了下,“那我先去休息了啊。”

嘴上这么说着,胳膊微微用了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哪知秦易风并不放手,一边点了头另一只手有条不紊的整理桌上的文件,很快就将资料摞了起来,他单手拿着资料,一手牵着乔安心,“走吧。”

额……

“去干嘛?”

“休息。”

她顿住脚,“可是要休息的人是我!”你跟着做什么!

似乎听到了她未说出口的那句话,他眸子里一抹危险的光,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弧度,“怎么,刚说的惩罚,你忘了?”

惩罚?

“这算什么惩罚?真要罚的话,应该跟她的惩罚一样……”

“她是我的助理。”

脑袋一热,乔安心梗着脖子回击:“我还是你的前助理呢!”

说完,便后了悔,因为秦易风的眼神……已经隐隐跳动了火光,但偏偏他面色还是最为平静的模样,这种反差看得她心悸……

“那个……”

“不说我差点忘了,乔安心,你曾经是我的助理,还是我的‘私人’助理,助理的身份已经没有,自然不能用对待助理的方式对待你,但是……‘私人’还是可以保留的……”

“我……”

他说完,拉着乔安心的手便往门外走,一路上对乔安心的欲言又止视而不见,乔安心心惊肉跳的跟着她到了他的门口,拽拽手示意他自己的房间在隔壁……但他身子一倚,那门就开了……他一言不发,自然的拉着她的手进房间……

“你做什么?我……”乔安心不由心慌。

“不进来,怎么罚你?”

“你!我才刚醒……”

“我知道……”他唇角带了笑,“我总不会那么禽兽,只是你总归要提前习惯……”说着,他手上用了力,将她带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他依旧一言不发,径直到了桌边把那摞文件放下,而后转身,一把将乔安心揽在了怀里……

乔安心眸子放大,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擒住了唇……

“唔唔……”她抬手推他,却迎来他更加猛烈的攻势,但这猛烈是带着警告性质的,他依旧记得她身体尚未恢复,待她乖顺下来后他便轻柔了起来,吻着她,更像是细细的安抚……

酥酥麻麻的感觉自唇上传来……

她软软的落在他怀里。

“以后再顶嘴,我便这样罚你。”他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微哑。

乔安心气息不稳,胸口起伏着说不出答他的话。

他将她抱到洗漱间,等她洗漱完后又将她抱回床上,“睡吧,过了休息时间会被罚。”

他面色平静的说着暧昧缱绻的话,乔安心不敢再多说,忙闭了眼睛……

他就坐在床边不远的桌前,翻看着那些资料,过了一会,乔安心的声音低低的传来,“秦易风,你是不是本来就没打算辞退她?”

不知为何,她总有种落入了他圈套的感觉……

他没回答,只有文件翻动的声音间或传来,她没敢再问,闭了眼心想大不了以后再问,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秦易风嘴角扬起一抹小小的弧度,稍纵即逝。

乔安心的呼吸渐渐平缓,秦易风眼中锐利闪过,江影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