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女人心计

这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或许在之前这根刺还未凸显,因为那时她与秦易风……只是交易而已。

嗯,只是交易。

她一遍遍如此告诉自己,告诉自己她们之间并无再多关系,她的所有的种种都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在这种前提或者说心理建设下,秦易风有了要订婚的对象,除了难过……她不敢,也不能再其他负面的情绪,而那小三的名,也是她自己愿意去担着的……

但现在……

他千里迢迢来找自己,奋不顾身替自己解药,为母亲在南城甚至组建了小型的疗养院,还说……

说自己可以继续喜欢她……

说她要对他负责……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知道……

他们之间,不一样了。

秦易风对她……

已经不一样了。

在这样的改变里,她无法欺骗自己假装他们的关系跟以前一样。

在不确定自己的身份和资格之前,她……还是没能忍住,问出了那句话。

而秦易风,在听到她的问句后,拂着她下巴的指尖微微颤了颤,乔安心心底,也跟着颤了颤。

“我跟她,是朋友。”几乎没有犹豫的,他回答道,“之前要订婚的消息,只是互相帮助,或者说利用而已。”

“利用?”乔安心不解。

秦易风点点头,拂着她下巴的手转至她的脸颊,语气带了些微的笑意:“对,只是一场互相利用的交易,我跟安娜,各取所需。这件事完整说来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你确定要站在大路边听我说完吗?”

他语气揶揄,仿佛在说这就是你犹豫不想回夜城的原因?

被他这么一说出来,连她自己都有种错觉,仿佛她做了多么小题大做的事一般……

脸稍微红了下,余光里又一对情侣路过,目光自然在秦易风与乔安心身上多看了几眼,即便在这样的地方,他们这一对也是极为醒目的组合,乔安心侧过脸,将自己的脸挪开他手掌的轻拂,道:“那……回去再说。”

说完转身就走,步履匆匆。

“安心……”

他突然开口叫住她。

“做什么?”不知为何,她有些气急败坏。

“你走错方向了,我们的车,在这边。”

几秒钟的寂静。

乔安心转身,闷头从他身边略过。

她身子尚未恢复,走得并不快,对于他的步速来说甚至是慢的,但他依旧不急不缓,就这么跟在她身后,路灯与月光交叠,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又重合,难分难舍。

……

江影儿在秦易风办公室门口已经等了三个小时,在之前她已经得到消息说总裁那边的其他工作都已经推掉了,没想到这么一等就是三个小时……

这几天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不在,总裁周身的气压虽然似乎已经更低了,但也相对之下更忙了,这才是她心中风华集团总裁应有的样子,他是特别的,是完美的,配得上他的女人少之又少,那个叫乔安心的当然更不是……

对于她那天私自拦下那个女人消息的事,她隐约觉得可能与她这几天的消失有关,但却并不觉得自己错了,甚至连总裁都没有说自己什么,可见那个女人果然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这么想着,她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看了下时间,想着如果总裁再不回来的话就打电话问一下司机,毕竟这么晚了……

正想着,脚步声传了来,这一层里,能上来的,不过只有几个,她惊喜的回头,发现果然是秦易风……

“总裁,您回来了。”瞬间便恢复了一丝不苟的干练表情,她已经将这表情的管理训练到炉火纯青,因为听说总裁不喜欢对他发花痴的女人,但下一瞬……

在总裁的身后,慢慢露出了一个纤细的身影……

那是……

乔、安、心!

乔安心倒是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办公室搬来了酒店最顶层,之前一直在他房里办公来着,他说还要取一份文件,便让她跟着一起上来,但没想到碰到了江影儿。

看到江影儿的表情……

乔安心瞬间的僵硬。

那天的事,虽然说是在秦易风的默许下进行的,但,秦易风并未说具体要他如何去做,只说让她只当是他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去做,这样即便酒店有蒋明乐的耳目,也不至于穿来了帮……

所以那天她利用江影儿的对自己的反感,导致秦易风晚收到她离开酒店的消息的事,完全是她自己的法子……

眼神不由朝秦易风望去,他面上并无其他表情,乔安心一时不知他到底什么态度,再看向江影儿时,就带了些不好意思,再怎么说,也是她利用了她……

江影儿的工作能力不错,她对自己的厌恶……其实并不算极大的恶意,只能说是她自己本身也助长了那种恶意的滋生,不知道秦易风有没有为了做戏做全套罚了她……

看她的表情……好像是被秦易风罚过了……

心里不由有点过意不去。

她张张嘴,正想着要不要现在说点什么,那边江影儿就先她之前开了口:“总裁,您要的资料我拿来了。”

竟是理都没理乔安心。

秦易风站定,冷眸看向她。

“总……总裁……”饶是见惯了秦易风冷冽气场的江影儿,这一刻也被他的表情所吓到,嘴里的语句破碎,踩着恨天高鞋子的脚不自觉微微退后了半步。

秦易风依旧看着她,周身的冷凝不减反增,

乔安心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张张嘴正琢磨着要不要说些什么,细小的动作落在江影儿眼里她脑中蓦地闪过什么……

难道……

难道总裁突然这样看着她,是因为她没有与这女人打招呼?

嗓子里蓦地堵了什么一样,哽得她难受,但还是不由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略显僵硬的转过头,扬起一抹并不好看的微笑,对乔安心道:“乔、乔小姐,晚上好……”

目睹整个过程,秦易风的眼神终于移了开,伸手要推门的瞬间,他顿了下,背对着江影儿道:“既然江助理不是记忆力退化到不认识她了,那么就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

江影儿那抹难看的笑僵在嘴边,更加难看了去,捧着资料的手紧紧攥紧,精心做过的指甲咔哒一声断了,几个呼吸间她才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对秦易风道:“是,总裁。”

乔安心走在秦易风身后,自然感觉出秦易风对江影儿刻意的这番作为,她当然知道江影儿对自己的敌意,甚至还利用这敌意演了一场戏给蒋明乐看,所以秦易风是因为那件事在变相的罚她?

“请进去吧,乔小姐。”江影儿对她笑道,不顾转眼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脸上礼貌而恰到好处的职业性的笑,仿佛之前的龃龉不过都是她的错觉……

她这般作为,反而让她原本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乔安心朝她点点头,步子很快的进了秦易风办公室,带着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她果然还是,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

“总裁,您要的资料拿来了。”在乔安心进办公室后才进去,再次对秦易风道。

这间办公室的布局与秦易风在夜城的差不多,此刻秦易风正站在办公桌前拿起了一份文件看着,听到她的话,只淡淡道:“放到桌上,你出去吧。”

“……是,总裁。”

“乔安心你过来。”

“额,哦。”

“把这些文件整理下,你之前做过的,还记得吧?”

他说的文件,正是江影儿带来的那些。

“总裁!”江影儿脱口而出。

“嗯?”秦易风语气随意,乔安心已经按他的吩咐拿起了那摞文件,江影儿不是没听说过乔安心之前的身份是秦易风的助理,但现在她算什么?那些工作本就应该是自己来做的!更何况……

那些文件……

到底有多重要,总裁定然比她要清楚……

的确,在场的三人,恐怕只有乔安心不知那些文件的重要性,或许因为秦易风的态度,她倒没有感受到紧张的气氛,江影儿收回目光,最终低头道:“总裁……还有其他吩咐吗?”

秦易风淡声道:“你先回去吧。”

“是。”

再怎么不甘心,她也只能退了出去。

出去后,她掏出手机,手指在信息界面编辑着,而对方的备注,是: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