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的权利

陈凤兰见到乔安心,比见到秦易风还开心,她拉着乔安心的手,不断问着最近的情况,因着秦易风之前的说辞是她工作忙,所以才这么久没来看她,乔安心只能顺着这话继续编,陈凤兰听了,便开始埋怨秦易风,直说他怎么不帮乔安心换个轻松点的工作,调到他公司做个助理什么的也好,又说两人也还算新婚,正是该腻歪的时候,这么各自忙于工作可不好……

乔安心暗自苦笑,她倒真的做过秦易风的助理,还是所谓的私人秘书……

再看看秦易风,却见他不论母亲说什么,都一一应下,一副二十四孝好儿子的模样,陈凤兰见两人态度还算配合,也就满意了,拉着乔安心的手絮絮叨叨的说话,秦易风坐在一侧,安静的给她们削水果,乔安心亲眼见到完好的母亲,这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原本她以为蒋明乐做对母亲不利的事……

但看现在母亲的情况,果然像秦易风说的,蒋明乐并没有对母亲做过什么,看母亲的样子,也似乎没见过蒋明乐的样子……即便还有疑惑,乔安心也不敢问起,只等之后再向秦易风询问,眼下只好好享受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她以为这一次会与往常一样,只能待最多一个小时,但秦易风一直没有暗示她该离开,也没有医生护士进来赶他们,她这一待,便是几个小时,直到了晚饭时间,乔安心没想到这次竟然还能跟母亲一起吃饭……

有护士送来了三人份的饭菜,陈凤兰拉着乔安心的手:“易风跟我说你们要跟我一起吃晚饭,我特地拜托了人家给你俩准备了你们爱吃的菜,来,一会尝尝还喜欢吗?”

乔安心连连点头打开来一看……

却是她曾经最爱吃的东西……

母亲……遗忘了她的身份,却依旧……记得她的喜好……

心底一酸,她突然有种感觉,如果万一……

万一母亲的病情迟迟没有好转,万一她依旧只能扮演儿媳的身份,那么……她也知足了,毕竟……

毕竟现在的她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叫妈妈,可以继续与母亲见面、吃饭,以后甚至可以一起生活……

这也算够了……

“妈,您这是偏心。”眼前阴影闪过,一只手覆在她的手背,带着她打开来最后一个盖着的碗,秦易风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他声音温温的道:“妈,您看大多数都是安心爱吃的菜,您给我准备的就这一份……”

“你还好意思说呢,”陈凤兰佯怒道:“我这好不容易见安心一次,你就要带着她去外地,你说说你,她一个女孩子跟着你跑跑颠颠的容易吗,还好意思怪妈偏心。”

乔安心听到他们这一来一回,心底的消极退了去,她也跟着笑起来,但……

去外地?

这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纳闷的望向秦易风。

秦易风看她一眼,对陈凤兰道:“妈,您刚还说我们不常在在一起呢,我这次出差时间可能稍微久一些,不带着她我不放心。”

出差?

“也是……妈还等着抱孙子呢,你们不常在一起可不行……”陈凤兰道,看着乔安心僵硬了瞬间的脸色,笑了起来。

这顿饭吃得是这两年来乔安心最舒心的一次,全是她喜欢的菜而且是母亲亲自交代的,母亲依旧记得她最爱吃的东西,况且今天晚上看起来状态也很好,在夜城时往往这样的状态还不能保持太久,但现在已经比她上一次见到母亲要好多了,便也把心底的疑惑往后放了放,知道母亲的休息时间到了,秦易风和乔安心才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两人站在门口,乔安心忍不住道:“你刚才跟我妈说的出差是什么意思?”

“我们要回夜城了。”秦易风淡淡道。

“回……夜城?”

这个时候提起夜城,乔安心一阵恍惚……

秦家、安家、周燃燃、天利……

熟悉又陌生的名词,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一波波记忆涌上心头,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好似变得不真实起来,她声音小了一些,“我想留下来……照顾我妈。”

“妈的意思是你跟我一起走,况且,现在的情况你留在这里也无用,今天见过这么久的面,是因为下一阶段的治疗马上就要开始,即便你待在这里,也严禁被妈看到。”

他还是称呼“妈”,不知是不是因为刚从病房出来还没有转变过来的缘故,他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甚至有些强硬,似乎看出了乔安心心底的抵触……

乔安心抿抿唇,怪不得今天下午可以跟母亲待这么久的时间,原来这也是治疗的需要,但……

她依旧在抗拒……

“我……我不想回去。”她声音低低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过来。”

乔安心望了一眼母亲病房已经关上的房门,这才跟着秦易风向外走去。

这是一块位置极佳的居住地,环境清幽,秦易风带着她走在夜晚的路边,从这里抬头看的星星格外的清晰好看,路上很静,偶尔的晚饭后出来散步的老夫妻,看到秦易风和乔安心都报以善意的微笑,在他们看来,他俩定然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

乔安心淡淡的尴尬,秦易风倒是接受的坦然,待走过那些路人后,他薄唇微启:“为什么不想回去。”

乔安心步子一顿,随即道:“不为什么……就是,就是觉得这里也挺好的,况且我妈也在这里……”

“妈会回去的,因为现在正牵扯必须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刻不容缓,所以暂时不能移动,等过段时间,妈也会回夜城。”

他……依旧是这般称呼。

乔安心眼神微闪,两人并排走在路上,气氛却些许的凝滞。

“你早就知道我不愿意回夜城吧……”她突然道,“所以才会在我妈面前先说了那些话,让我没了后路可走。”

“不错。”他并没有隐瞒。

果然……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听到他说这话后还是忍不住心里情绪翻涌……

“乔安心,”他突然停住脚,她差点撞到他的背上,还未等她站稳他便转身回了头,高大的身形笼罩着她,道:“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回去?”

乔安心稳住身子,微微低了头,“你……你在夜城……你跟……”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乱七八糟。

从夜城到了南城,一路走来,虽然各种的事情她心里从未真正放松过,但与在夜城相比,到底还是不同的,在南城,她仿佛是个全新的人了,不用考虑那么多,只需要顾好母亲跟自己,而在夜城,那是她长了十几年的地方,那里有她太多的记忆,她爱着那里,也……怕着那里……

父亲在那里自杀,母亲在那里生病,最亲近的朋友从那里与她决裂……她,在那里一度成了别人的小三……

那么多的理由,她最在意的……到底还是他与安娜的事……

那个身份……

那个小三的身份……

她再也不想占着了……

“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了。”他开口,声音伴着夜风拂过她的耳朵,落在心里,叮——

像是敲开了什么……

“你……你知道?”她声音轻轻的,还带着微微的颤。

连她自己都说不出口的话,他……会知道吗?

“嗯,我知道。”他点头,抬手拂起她的下巴,动作轻轻的,面色沉静,声音低低的道:“想知道什么,你都可以来问我,我给了你喜欢我的权利,这些,也是你的权利。”

夜风温温,他的话好像低低的魔咒,在她心底敲出一曲无法抵抗的吟喃。

“你……你跟安娜,你跟安娜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问出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