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要负责

这样的秦易风,是乔安心所不熟悉的。

记忆里的秦易风,冷漠、凉薄,运筹帷幄,那薄薄的唇开合间掌控着偌大的秦氏和夜城的命脉,她从未想到,有一天,他的嘴里也会说出话这样的话……

几乎是缓了好一会,她才能确定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听错了他的话……

唇舌酥麻,甚至带着微微的疼和淡淡濡湿的感觉,他抱着她的手也依旧温热力道不容忽视,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着她,方才的一切都不是她的错觉,方才他是真的……

说了那样的话。

他说,要她对他负责。

“该……怎么负责?”不由的,她的声音带了颤抖,无法褪去的紧张感。

他眉眼深深,看着她紧紧盯着自己的模样,嘴角小小的上扬的弧度,道:“既然要喜欢,便要一直都喜欢。”

要……一直喜欢啊……

心脏狂跳,她紧张的呼吸几乎都要停了,喉间干涩,不由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几乎下意识的,就要问出那句“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但话未出口,记忆便自动回放着……回放着她上一次这么问他后……他眉眼冷冽的说,说他没有那种廉价的情绪,那么……现在呢?

他是否对自己有些微的不同了呢?

这个念头冒出来,那句要问的话到了嘴边,她却没了问出的勇气……

罢了,他已经允了自己的感情,这至少是说……他对自己,不再那么排斥厌恶了……

至少,比一年前,好多了。

脑中思绪纷飞,她抬眼望着他,“秦易风……我喜欢你,但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

秦易风眼波微动,“所以?”

“所以……我……不需要对你负责。”

她执拗的望着他,带着想要守住什么的模样。

秦易风眉尖不着痕迹的轻跳,道:“说的也是,负责的事,一向是男人来做。”

这话……

什么意思……

似乎在她醒来后,所有的事情都在诡异的变化着,连同他对自己的态度,连同她自己越发混乱的心绪,有一瞬间,她甚至鸵鸟般的想着,要是昏睡前,她没有说出那句话……就好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惊醒一般,猛地抓住他的胳膊:“秦易风,我妈呢?”

此话问出,她心底一阵愧疚,母亲被秦易风救走可以说是母亲最安全稳妥的法子,但她清醒后便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混乱的感情里,甚至还……

甚至还躺在秦易风怀里与他……那般亲吻……

却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母亲……

“已经没事,蒋明乐应该拿阿姨的事吓唬你了,不过他到底还算有些良知,并未对阿姨做什么,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夜城的医生都已经在南城安排好。”

他说着,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抬手将她紧紧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扯下,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而后,五指扣住,道:“安心,你其实,比想象中更信任我的,不是吗?”

乔安心一顿……

母亲果然已经被安排妥当……

有他在果然不需要自己如何去操心,这是不是就是他所说的……她对他的信任远比她想象中更要多了?

在蒋明乐那里,她一直担心的,一直牵肠挂肚的,在得知他救走了母亲,在见到的他的一瞬,这些已经烟消云散,她对他……果然从来不曾放下过吗?

“或许吧……”她轻咳一声道,扭头望向一边,车窗外是飞驰而过倒退着的草木,如果不是转眼看到这些,她几乎忘了自己这是在车上……

“我们这是要去哪?”她轻声道。

“去看阿姨。”他声音淡淡。

“真的?”乔安心瞳孔放大,声音惊喜。

他点点头:“自然是真的。”目光落在腕间,他看了下时间,继续道:“一个小时前,医生说你大概就快醒来,我想你醒来迫不及待的一件事,便是想见阿姨。”

乔安心心弦微动,那么精于谋划的男人,若是贴心起来……还真是……让人无法抗拒……

“谢谢你……”她喃喃般的道。

秦易风看她一眼:“不用,毕竟你是阿姨眼里名正言顺的‘儿媳’。”

儿媳……

不说这个,乔安心差点忘记,在夜城时,随着母亲治疗阶段的深入,在母亲眼里,秦易风才是她的儿子,而她,是母亲的儿媳,是……秦易风的妻子……

“你,怎么跟我妈说的……我是说这几天……”

“说你工作忙,出差。”他又看她一眼,这一次目光里带了些不一样的意味,道:“阿姨那边……可是一直在关心下一代的事……”

“下一代?”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在看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腹处后,瞬间醒悟,脸色涨红,原来他说的是这个……

“以后就好了……我是说,等我妈好起来就好了……”她目光避开他,有些语无伦次道。

“嗯”他点头,将她往自己怀里揽了揽,“但现在,为了阿姨尽快康复,我们还是要好好配合。”

不知为何,明明方才唇齿相依的两个人,在说完这一番话后,乔安心却莫名有些别扭……她动了动身子,想要从他怀里挣脱,但稍微一动,他揽着她的手便更加用了力,另一只手力度适中的按在她的脑袋,下一瞬,乔安心便不由自主的将脑袋倚在了他的胸膛,胸腔里震动传来,头顶传来他低低的声音,“别忘了,在阿姨面前,我们可是夫妻,安心……你要尽快适应这种夫妻间正常得到亲近,不然一会见了阿姨,便会不自然了。”

他说得一本正经,乔安心窝在他怀里,点点头,耳根却是不受控制的红了。

“休息一会吧,你刚醒,按理说要休息两天。”他道,声音稳稳地,低低的,若不是他那一圈明显的胡茬还有脸上尚未褪去的疲倦,她几乎要相信他一直都是这般淡然的模样了……

“嗯。”她低低的答,闭上了眼睛,却总还是不安,忍不住道:“那蒋家……”

即便她不曾认识蒋明乐的父亲,也知道那个男人的不简单,这里到底不比夜城,秦易风在这里得罪了他,会不会……

“你在担心我吗?”他声音隐了笑意,不待她回答便道:“这些都有我,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休息。”

他什么都没解释,但神奇的是,她竟然就能放了心,在他的话里,再次点点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闭上眼睛后,秦易风嘴角上扬的弧度一直保持着,但眼神里却带了丝丝寒意……

蒋家……

房车开得极稳,乔安心在他怀里沉沉睡去,医生说她的身体一而再再而三的受损,这次一定要好好调养才是,但对于她体内被下过的药,却依旧束手无策,只能在她发作时尽快为她解了,而且……

掌握着那有诱导作用的茶的,偏偏是蒋明乐,那个男人……

他眼神一凛,夜城已经到了他非回去不可的地步,抱着乔安心的手紧了紧,她……

只有把她带在身边才放心。

目光落在她依旧苍白的小脸,他凛冽的眼神不由缓和了下来。

车子慢慢开着,他身子半靠在座椅,几天的不眠不休后带来的疲惫现在才渐渐涌起,他看着她,在她额角落下轻轻一吻,幸好……

幸好你没事。

微眯了眼睛,他闭目养神。

半小时后,车子到达目的地,秦易风轻轻叫醒了乔安心,带着她进入了临时的疗养室,因他已经说了是临时的,乔安心以为是几间房子那样的,没想到在他嘴里临时的疗养室,也是坐落在南城位置极佳的居住区的一幢别墅里。

早有人等在门口,见了秦易风与乔安心,躬身引他们进去,进去后乔安心才发现,别墅里的布局显然是重新规整过的,需要的诊疗科室一应俱全,显然是早有准备过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她忍不住道。

“在知道你们要来南城后。”他声音平静道。

乔安心却是心下一惊,秦易风知道她会朝南城来的时间,是在她给他下药的当晚……

是在……他要订婚的前一天……

他一边要忙于订婚,一边却还在做这些事……

他跟安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