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五章 梦醒时分

她知道放下一个人有多难。

而这一次,重新拿起后,再要放下,便是剥皮剔骨的痛。

但甘之如饴。

至少现在,这个男人……她真的……放不下了。

眼泪还在淌着,嘴角却有了小小的弧度,极度紧张后的松懈,不断抽痛的胃,她终于在他怀里,沉沉睡了去。

似醒似梦间,似乎有谁喊了自己的名字,又似乎有谁轻轻吻了她的额角。

……

悠长的梦境。

梦里她似乎又回到的几年前,,父亲还未自杀,母亲也尚未生病,她还是那个在校园里的普普通通的学生,有着那个年纪的少女的烦恼,在课业友情与爱情里胡思乱想,追星追剧逛街……

就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

那时她曾暗恋过一个学长,学长比她高一年级,是班里的团支书,还是学生会的主要干部,长得高高瘦瘦,戴一副无边窄框眼镜,模样斯文清秀,看着她的时候,眼睛总像闪着不一样的光……

她为他有过细小的烦恼,那些细微的感觉在梦境里得以重现,但不知为何,那学长的脸已经模糊,甚至在这场梦境的最后,他的脸与那人的脸重合……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秦易风……”

她喃喃。

模样变成秦易风的学长,架在鼻梁的眼镜不见了,那双总是温温润润的眼睛里,多了些锐利的东西,总是带笑的嘴角,也抿着唇线,看着她的目光,却是同样的,像是带了细细碎碎的光。

她看着他,自然的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我喜欢你很久了。”她说,整个人飘忽着,眼前的人一会是带着窄边眼镜的学长的模样,一会又变成抿着唇面无表情的秦易风的模样,她继续飘忽着,只知道这个时候是要说这些的,只知道此时在这个人面前她需要这么做。

“我喜欢你。”她重复。

那人变换着的面容终于定了下来不再模糊,终究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在听到乔安心的话后,依旧面无表情。

即便在梦里,表白的人也同样的紧张。

但对面的人却很快的伸手,轻轻一揽,将她带到了怀里,湿凉的吻落在她的额角,“我知道。”他说,“我也喜欢你啊。”

脑子里像炸开了朵朵的烟火,她只会咧嘴笑,而后反手抱住他……

“秦易风……”

她呢喃般的道,似乎只喊出这个人的名字就能让她心下大定……

“嗯,我在。”

并不陌生的声音。

似乎就在她耳边响起。

混沌渐渐散去,脑中清明泄进……

还未睁开眼,身体的不适最先传入脑海,她不由轻轻嘤咛一声,一只手便轻轻放在了她的额头,带着温热的体温,还有一声轻轻的叹息……

浅浅的,好似她的错觉一般。

“秦易风……”

她胡乱的抬起手,下一瞬,手就被紧紧握了住。

“我在。”

是他的声音……

原来……并不是错觉。

昏沉的意识开始清醒,迷蒙的眼睛慢慢张开,入眼便是黑色的……车顶?

手依旧被人握在手里。

“醒了?”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

乔安心歪过头,便看到了秦易风,他……似乎变了……

“我……睡了多久?”她也开口,声音也是沙哑,秦易风抬手拿过早已准备好的温水,一手轻轻扶起她的身子让她半坐起来,一边一点点喂水到她嘴边,说着:“你睡了18个小时了。”

他眼波淡然,并未说出那个准确的十八个小时零二十三分钟。

原来已经十八个小时了啊……

想起方才的梦,还有梦里说着也喜欢她的男人以及那个……温凉的轻吻……她愣怔,还以为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抬眼望向秦易风,又突然觉得……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沧桑了。

不过十几个小时而已,嘴边有了青青的胡茬,还有眼里淡淡的血丝,怎么看,都与往日里那个站在权利顶端近乎完美的男人不太相同了……

“我……还以为过了很久……”乔安心机械般的张嘴吞下他喂到嘴边的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秦易风抬眼看她一眼:“这一次睡得够久了,以后,我陪你。”

他陪她?

陪什么?

睡?

乔安心脑子转的格外迟钝,生了锈一般半晌缓不过,他也不催她,只慢慢继续喂她,喂得差不多了便收起了东西,乔安心还是觉得没有喝足,看着那个小瓶,舔了舔嘴唇。

“还想喝?”

乔安心点点头,刚才思考着的他是不是说要陪自己睡的问题被打断了思路。

“你刚醒来,身体要慢慢恢复,喝太快太多反而不好。”

“可是……我还渴。”

明明是缺了水,但这女人的眼里却雾蒙蒙一片,看得人不由软了心肠。

秦易风眼神幽暗一瞬,“那……便继续……”

乔安心嘴角还未完成上扬的动作,就被他倾身过来的身影弄蒙了脑袋,在她迷茫的眼神中,他俯身,低头,擒住了她的唇……

“唔……”

乔安心下意识反抗,她抬手推拒在他胸前,下意识的,她以为自己会被禁锢……会得到更大的桎梏,但……

他并未抓着她的手,也并未固定她的动作,他只是……更加缠绵的吻了她。

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她推拒在他胸前的手抬起,慢慢抱住了他的脖子。

他细细吻着她略微干涩的唇瓣,带着不曾有过的怜惜和其他乔安心不懂的意味……

在乔安心的小手,揽住他脖子的一瞬,他的吻,明显更加炙热……

乔安心微微张开嘴,伸出小舌学着他的样子,迎合……纠缠……脑海中划过的,是她昏睡过去的前一刻,她埋头在他怀里……

“我可以……继续……喜欢你吗?”

“嗯。”

他,答应了她。

心底狂跳,说不清的情绪。

似是满足,好像终于得到了什么,转瞬却是更大的空寂,好像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填充……

但她没能继续思考,因着她的仅有的主动显然刺激了他,温柔的吻渐渐狂热,乔安心几乎融化在这炙热里,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的身子被他紧紧揽着,唇齿相缠间,仿佛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这个吻,也与之前并不同。

一吻结束的时候,乔安心片刻的眩晕,她苍白的脸上升起两抹潮红,小嘴微张,急促的喘息着,而那唇瓣,已经些微的肿了。

秦易风眼里星星点点的火光,他依旧揽着她,让她半靠在自己怀里,开口的话带着不同寻常的沙哑,“还渴吗?”他说。

乔安心愣愣的望着他,待看到他眼里意味不明的晦暗,还有薄唇上丝丝濡湿的痕迹……才蓦地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

是在说……

是因为她说渴才……

方才炙热的吻,他的气息还有……味道,自动在脑中重现……

她胸口起伏得更厉害,拧着眉,想说出威吓的话,但出口的声音却无端变了味道……

“你……你怎么这样!”

她说,落在他耳里,却让他眼里的幽暗更深了些。

“我不光会这样……还会那样……你,要试试吗?”他揽着她的胳膊似乎更紧了些,她躺在他宽厚炙热的胸膛,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腾地红了……

耳端传来他低低的笑声,带着胸腔的震动,她的脸更红了些。

“笑什么笑……”她轻轻别过头,别别扭扭。

她自然知道他在笑什么,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定然让他看透了心中所想只不过……是他的话太过暧昧,她才不由想起……那些更加暧昧的场景……

他抱着她,看着她难得别扭的模样,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目光里的情愫,多得能溺毙了她。

“乔安心……”

“嗯?”

“我答应了你。”

“什么?”她纳闷。

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要喜欢我的事,我答应了你,所以……”

他的话,一字一顿,打在乔安心心头,荡起层层涟漪,连带着最敏锐的神经,都仿佛酥麻起来。

他顿了下,终于说道:“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