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他护着她

骄傲如他,冷静如他,腹黑如他。

此刻却开口说了,对不起。

乔安心下意识摇头。

之前所有的恐慌绝望在他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心底一下轻松,那些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放松,原来这就是安全感……

她摇头,想说不怪他,是她自己执意要来此,也想问母亲现在怎么样了,但这一切,在触碰到他的目光时,这些话便生生咽了回去,她只觉由嗓子到心里,都涩涩的……

她从未见过秦易风这种目光,即便是在安家她被他救下时,他也不曾是这样的目光。

她一向敏感于文字,这一次却怎么都想不到如何描述的词,只知道自己,心里突然的,就踏实了,也……觉得所有那些都不必问了,只这个人来了,就足够了。

就这一瞬间,她知道,她完了。

这个男人……她放不下了。

胸腔里涌动的情绪冲击着她,让她缓慢转动的思绪不堪其重,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呆滞。

秦易风弯身,将被他的外套裹得紧紧的女人抱起来,转身,朝着那道铁门的方向。

“秦少。”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男人躬身,话里带着些欲言又止。

乔安心记得这个声音,在她最初被关在这里的时候,这个男人曾在隔壁与蒋明乐说过话。听到这声音,乔安心的视觉才仿佛恢复,面前站着的人才由眼睛传入了大脑……

原本空旷的房间此时站了两排的人,清一色穿着深青色的衣服,看起来长相普通,但个个身形却都不一般,而为首的,是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男人,魁梧高大,手持着一个烟斗,立在那里,气场极为强大,而说话的男人,正是站在身后,微微迈出两步,挡在了秦易风身边。

穿中山装的男人摆摆手,那人便退了去。

“秦老弟,”穿中山装的男人转到秦易风身侧,道:“这次是那混小子做的错事,我们蒋家的男人做了错事就被认罚,也从来没有包庇的道理,来人,给我捆了那混账!”

他话音未落,便有人拿了绳子朝蒋明乐走去。

他的气场太强大,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秦易风的气场也强,她有时也会怕,但却与此时的感觉并不同,下意识的,她身子颤了颤,往秦易风的怀里缩了缩。

秦易风抱着她的手更紧了些。

“蒋爷,”他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子不教,父之过。”

话音落,偌大的铁皮房中,一片死寂。

在场的没有一个笨人,乔安心终于知道,原来这人,是蒋明乐的父亲,蒋成进。

这个男人在南城的势力错综复杂盆根错节,远不只是明面上那么简单,这几年渐渐将事情交代给蒋明乐之后,这个男人就渐渐退了出去,说是退出去,其实是说能见到他的门槛更高了些……

而今,他几年来第一次踏进南城,却是因为蒋家新的掌权人惹上了夜城秦少的事,谁都知道他绑了蒋明乐与其是说真的要让秦易风再继续伤自己的儿子,不如说是给足了秦易风面子,在场的都是南城手握权力的人,谁都没想到,在得了如此的脸面后,秦易风却根本不买他的账。

传言夜城秦易风,年纪不大,但手段不可小觑,他们本以为饶是他再怎么厉害,也到底是年纪轻了些,但就在这个年轻人说出这话之后,在场的却谁都没觉得他狂妄竟敢与蒋家叫板……

他立在那里,两人的气场竟不相上下!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蒋成进并未像其他人那般,他抬手,将烟斗放到嘴边张嘴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又轻轻吐出一口烟。

偌大的房间,只有他的动作,乔安心感觉到,秦易风抱着她的手,轻轻拍了她几下,她抬眼望向他,却见他面色冷凝,站在蒋前进面前,分毫不退。

蒋前进终于笑了下,抬脚又走了一步,道:“果然有你父亲当年的风采,哈哈,秦家到底后继有人,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种事啊,在你们年轻做来应该就是你们嘴里说的,那词叫啥来着……哦对,浪漫!”

说完,他又笑了起来。

但乔安心却也听得出他话里的意味。

这个男人,是在说秦易风现在如此,不过还是因为太年轻,所以才会将……她,看得太重,所以才会出言与他作对。

她下意识再次绷紧了神经,想听到秦易风的回答。

秦易风稳稳抱着她,也露出一抹笑,不过只是有了笑的样子,笑意未达眼底,他望着叱咤大半生的蒋前进道:“我从不知浪漫为何物,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是我的底线。男人嘛,总有些拼命也得守的底线,蒋爷,你说是吗?”

针锋相对。

他依旧不退。

房间里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

“呵呵……”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随即便成夸张的大笑,在这个死寂的铁皮屋里,蒋明乐的笑,很渗人。

“蒋爷啊蒋爷,你不是最自负最了不得的?也有被人当众打脸的时候?”他边说边笑,似乎自己的父亲被顶撞是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

有一瞬间,屋子里的人都提了心。

“蒋爷似乎还有事要忙,恕不多陪。”秦易风说着,抱着乔安心就要走。

“等一下。”蒋前进突然开口,秦易风停住脚步,就听他继续道:“到底是那小子差点伤了这姑娘,还关了人家这么些天,你说得对,子不教父之过,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都得亲自道个歉不是?”

说着,他朝这边走来。

乔安心一直被秦易风抱在怀里,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面对他……

她的身子止不住颤抖……心里很是抗拒,但在这个时候,她如果不去理会,会让秦易风的处境更加不利。

不由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她转头就要对上蒋前进……

“不必了。”秦易风抬胳膊微抬,不着痕迹的将乔安心的脑袋往自己怀里带了些,乔安心窝在他怀里,听到他胸腔震动的声音,他说:“该道歉的,毕竟不是您。”

说着,他抱着乔安心往门外走去。

“况且,这也不是道歉可以解决的事。”

这是他留在这里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说完,他径直从心思各异站着的两排人中走过,脚步稳健,目不斜视。

乔安心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心里荡开温温的东西。

他是知道她的怕吧……

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替她挡了下来。

“闭上眼睛。”秦易风的声音传来,轻轻的,似乎怕吓着她,“外头有灯光,你在这里待了太久,眼睛一时会无法适应。”

声音低低的解释,乔安心闭上眼,脸贴在他的胸口。

感觉得到她这番动作,他才继续往外走,胸口温热的感觉传来,他脚步一顿,她……哭了?

乔安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已经没事了,明明最怕的时候都没有流过眼泪,为什么在他怀里,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在被他以保护的姿态护在怀里的时候,眼泪就停不下了呢。

她感觉到他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走。

“安心!”身后蒋明乐突然声嘶力竭起来,“安心!你不要被他骗了!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他救你不过是因为……”

后面的话没有继续,随即是闷哼声传来,想来是被人控制了动作……

乔安心放在秦易风胸前的手抓紧了他的衬衣……

不重要了,她不想再听其他人的声音了,不想再知道所谓他对护着自己的理由了……

这一刻,她只想遵从自己的内心。

“秦易风……”她声音闷闷的传来。

“嗯?”

“我可以……继续……喜欢你吗?”

“嗯。”

对不起,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会放过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