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三章 绝望挣扎

“别……”乔安心喃喃般的道,“蒋明乐,你别……”

声音不由就低了下去,在挣扎无用的情况下,巨大的恐慌包裹了她,本能的,她软了声音。

蒋明乐眼里暗光闪过,控制着她的手松了松,但依旧在解着衣服,他的衬衣扣子已经解开了大半,露出精壮的肌肉,而更为显眼的,是他胸前一道十几公分长的伤疤……

不过一眼,心里一颤,乔安心避过眼去。

“蒋明乐,你觉得这样有意义吗?”她语气平静了些许,但紧紧攥着的双手却还是暴露了她的紧张,她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如果你是为了报复秦易风,大可不必做到如此……蒋明乐,你知道的,有些事一旦做了,就算再后悔也是无法挽回的。”

“别让我恨你……好吗……”

她目光定定,看着他,带着隐忍和淡淡的请求。

蒋明乐一顿。

解衣服的手就这么慢了下来。

而后那只手抬起,抚在她的脸颊。

“别怕。”

他说。

她脸色蓦地苍白:“别……”

“嘘”,他轻声道,目光紧紧锁着她,抚在她脸颊的手暧昧的摩挲着,“别怕,安心,他能给你的我全部都能给他不能给你的我也全都能给,安心,我这么做……都是因为爱你啊。”

爱……

他还紧紧控制着她的手脚,力道没有分毫的松懈,嘴里却像温柔的情人一般说着缱绻的情话……

乔安心只觉诡异异常,她不自觉的颤抖,开口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爱?蒋明乐,你这么对我,怎么还有脸说是爱?但凡有一点感情,你就不该……勉强我……”

“勉强?”他打断她,身子压得更低,精壮的胸膛直接压在她的胸口,语气危险:“我现在就是在勉强?那么姓秦的呢?他把你压在床上的时候不也是勉强的你?不过是打着给你解药的名义罢了……安心,乖,只是因为你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好……别怕,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你也会爱上我的……”

他的话越说越缓,声音越来越低,抚在她脸颊的手却慢慢向下滑……

心底一阵绝望,乔安心手指攥得紧紧的,黑暗里,蒋明乐的脸格外阴郁而狂热……

在安家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那些绝望而揪心的感觉潮水般将她淹没,那个时候……有秦易风救她,现在……

秦易风,你在哪……

手心的疼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她避过眼不再去看蒋明乐,但他的手略过的地方像是在肌肤留下了灼伤的痕迹,让她怎么都无法忽略,从她的脸颊,已经到了脖颈……

“蒋明乐!你住手!”她终于再也忍不住,蓄着力的手脚再次挣扎反抗,这一次是是拼尽了最后的力气……

但依旧是以卵击石。

蒋明乐几个动作便再次控制了她,“安心,别逼我伤了你。”

嘴里这么说着,乔安心明显感觉到他的桎梏更加大了力气。

这个男人……可怕。

“你放了我,好不好?”她低低的哀求,“相信我,要让一个人喜欢上自己,这是最糟的办法,你这是……强奸啊……”

“呵呵,安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通往一个女人心的最短的路就是……”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但乔安心知道,他说的是张爱玲那句名言……

“可那并不适用于所有女人,蒋明乐,我比你更了解我自己,如果你放了我,我保证,我一定答应你会试着跟你相处,好不好?”她语速急急地,带着迫切和最后的希冀。

她知道她已经语无伦次,但却别无他法。

蒋明乐并未说话,只是看她一眼,好似在看个天真的孩子,他的上衣已经解了去……

乔安心避过眼去,“你一定会后悔。”

“将来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现在放了你,我才会后悔!”

咔哒……

皮带解开的声音。

巨大的绝望涌来,乔安心脑中一片空白,她身子颤抖着,面色苍白如纸,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跟蒋明乐发生了关系,她跟秦易风就彻底没了机会吧……

心如刀绞。

——咚咚!

绝望到了极致,她竟听到了敲门声。

是幻听吗?因为蒋明乐的动作还在继续……

——嘶啦!

他甚至用力撕开了她的衣服……

——咚咚!

敲门声再次传来,紧接着便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爷,老爷来了,请您开……”

“让开,老子自己来说,蒋明乐,你给老子开门,只会强迫女人算什么本事?我们蒋家还没出过这个不爷们的人!你要还是个站着撒尿的,就立马给老子开了门!”

浑厚有力的声音,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怨怼。

蒋明乐的动作停住。

乔安心瞪大了眼转头朝铁门的方向望去,铁门被砸得哐哐作响,门外显然并不只是一人。她呼吸急促,空白的脑中渐渐有了思绪,是……有人来救她了吗?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深吸一口气,张口要朝门外喊,声音还未出口却别蒋明乐捂住了口鼻……

“唔唔……”她挣扎着,窒息的感觉渐渐传来,原本就羸弱的身体更是使不上力气。

蒋明乐通红的眼珠盯着她:“安心,你跑不掉的!不管你跑到哪,我都会把你抓回来的!在秦易风床上的时候你也会记起你在我身下挣扎的样子,我要你……一辈子都忘不掉!”

“唔唔……”她的力气渐小,耳边蒋明乐的话也越来越不清晰,伴随着越来越大的撞击铁门的声音,她眼里只剩下蒋明乐通红的眸子……

——哐当!

铁门终于被撞了开来。

晕色的夜光。

乔安心觉得要昏过去的前一刻,捂住她口鼻的手突然消失了。

呼——

她贪婪的呼吸着,几个瞬时过后,眼前才渐渐能看得到东西,理智也渐渐回笼……

这间铁皮围成的房子里,突然就站满了人。

之前觉得空旷的房间,突然就显得拥挤起来。

她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盖上了一件衣服,遮住了她破碎的衣服和裸露在外的莹白的肌肤……

这是一件做工精良的西装外套,熟悉的味道,是……

他的!

乔安心蓦地坐起身,手腕和腿上的酸痛持续不断的传来,她无暇顾及,起得太猛眼前阵阵的眩晕,她双手抓着桌子沿,眼前阵阵发黑后,终于能看清眼前的场景……

蒋明乐在与人打架。

确切的说,是单方面的挨打。

他被那人单手掐着脖子按在铁皮墙上,就像他方才对她的那样……但不同的是,按着他的那人,另一只手抬起,又不断落下,一下下打在他的腹部,力道极大。

咚!

咚!

咚!

这是拳头透过皮肉落在墙壁的声音。

除此之外,偌大的房间再无一丝声音。

被打的人闷声不吭一声,而动手的人,动作狠厉而机械。

即便未说一句狠话,空气中却弥漫着那人暴虐的怒气。

心里颤了颤,乔安心张张嘴,连声音也是颤抖的,她说:“秦易风……”

这场景……

好似在安家那时的重演。

那时,他也是在她最绝望时出现,像个从天而降的英雄,带着她所有的希冀破门而入,她感受得到他的狂虐,也……嗅得到他的温柔。

就像现在,在她颤抖着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动作在三下之后停止。他松了手,掐着他脖子的手也放了下来,缓身退后一步。

“蒋明乐,你不该动她。”

蒋明乐嘴角沁着血,他却毫不在意,身子半靠在铁皮墙上,显然是也伤得不轻,他没有回答秦易风,只是看着乔安心的方向,眼神狂热得骇人,他张张嘴,话未出口,血先流了出来,他满不在乎的侧头吐出一口血,“安心,这就是你选的男人?”

那眼神,仿佛在说,他就这么点本事?

这就是他不还手的原因?

那些鲜红的血落在乔安心眼里,她只觉触目惊心,但……眼神却不由移向秦易风。

蒋明乐的激将,对秦易风并没有起作用,他转过身,缓缓向乔安心走来,明明是不远的距离,明明是并不急切的感觉,但似乎只那么一瞬,他便到了她的身边。

乔安心抬头望着他。

他没有说话,抬手用外套紧紧裹住她。

“我来晚了。”

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对不起。”

这是第二句。

乔安心,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个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