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二章 目呲欲裂

乔安心被蒋明乐关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囚禁。

在夜城最后的日子里,在蒋明乐的暗示下,她以为自己被秦易风幽禁了起来,现在想起来只觉自己可笑,那时的情况与现在相比,简直是千差万别。

蒋明乐自那日说过那些话后,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里,他每天几乎都待在隔壁那间房子里,乔安心能清晰的听到那边的对话,不管是下属向他汇报,还是其他东西,他似乎都没有避开她的打算,但……

即便是不能完全听懂,乔安心也能感觉到蒋明乐现在的处境……极为不妙。秦易风已经将他逼到了一定地步,蒋明乐下属口中的“老爷”更是一天一个消息的催他回去,而蒋明乐,每每在收到他的消息时,必定会发一通火……

他发火时,便会狠狠的砸那扇铁墙,乔安心坐在小凳子上,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难熬的是晚上……

每到晚餐时间蒋明乐便会带着饭菜进来,这也是她一天里,唯一的一次用餐时间,这间铁屋里,从不会给她缺了水,但饭却是每天就那么一顿的,乔安心再怎么抗拒蒋明乐,在这个时候也知道必须要吃饭,她的头已经隐隐昏沉了,眼睛也适应了这房子里的黑暗,她不知道蒋明乐打算这么关她多久,但如果她不肯吃饭倒下了,秦易风来救她的时候岂不是会拖累了她?

被这个念头撑着,她在偌大的铁屋静静等待着。

如果不是这念头,她很可能会疯掉,因为这里跟蒋明乐说的一样,只有他能够进来,他来的时候,她便在打雷似的声响里惴惴不安,他不在的时候,这里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第三天的晚上,到了吃饭的时间,蒋明乐却没有按时来,莫名的,乔安心有些不安。

这几天,即便他来的时候,带给她的饭菜也十分有限,似乎是精准计算过了的,仅能保证她最基本的能量需求,不至于让她饿得发昏,但那也是在她基本保持不活动的情况下……

为了保存体力,这两天里她从未与蒋明乐发生过冲突,而蒋明乐,却愈发暴躁越发反复无常起来,今天白天他反常的只在隔壁待了不过几个小时后就急匆匆出去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乔安心直觉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秦易风来了?

头有些晕,她尽量保持冷静,暗暗告诉自己不管一会发生什么都要冷静,母亲已经安全,现在她只要等待着就好……

正这么想着,门外恰传来脚步声,她已经能分辨得出,这是蒋明乐的脚步声,听声音,也依旧只有他自己,她抬眼往门边看去,微微眯了眼,她的眼睛一直在黑暗中,即便是外面已经是傍晚略显昏暗的光亮也能让她的眼睛很不舒服所以她只能眯了眼朝门边看去……

厚重的铁门打开,进来的事一身黑衣的蒋明乐。

今天的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整个人更加阴郁。

乔安心注意到,他手上,并未像之前一样带着食盒……

她心下一凛,蒋明乐渐行渐近,皮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晰的声音,“饿了吗?”他道,说话的语气声音带着关切。

但他越是这样,乔安心越是不安,她已经能摸得出蒋明乐的脾性,他越是这样的语气,就证明积郁的狂躁越多……而那些狂躁,不知在她哪一句没说合适之后就会突然地爆发……

她微微敛了眉,点点头。

见她点头,他的步子越发快了,几个顿时便到了乔安心面前,乔安心已经从小凳上站了起来,蒋明乐高大的身影罩着他,他还没站定的时候就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嘴里道:“安心,才不过三天,你就又瘦了,你说你这个样子,要是姓秦的看到了,会不会心疼?”

乔安心抿唇,没有回答。

他捏着她的手越发用力,另一只手抬起,在她脸侧不住摩挲着……

“我饿了。”乔安心道,提醒着他,经验告诉她,在他提起秦易风的时候,她最好不要顺着继续这个话题……

“饿了……难受吧?”他眼里像是阴郁了一团怪物,锁着乔安心,几乎让她喘不过气。

“嗯,不好受。”

“你也知道难受?!”他猛地甩手,乔安心被他甩得站立不稳,歪着身子倒在一边的铁墙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动铁皮的震动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般,那声音持续了几个瞬时后才在这几近密闭的空间里渐渐消散……

下巴被他捏过的地方很疼,身上摔着的地方也疼,乔安心一声不吭,站起身……

还没等她站稳,蒋明乐一步又跨了过去,这一次,他直接将她推倒在铁墙上,随着后背传来的疼痛感,乔安心生生撞在了墙上,蒋明乐两手撑在她身子两侧,低头,眼里隐的火光渐渐浮出:“安心,你知道吗?饿了渴了疼了,并不是最难受的……你知道什么才是最难受的?”

他一只手抬起,握拳捶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声音低低的,“最难受的是,我把你放在这儿,你却拿刀捅了我。呵呵,安心,你真是……好样的!怪不得这两天这么乖,即便把你关在这铁皮屋里,你也不哭不闹,甚至连吃饭都那么配合,原来一直没放下跟着姓秦的的念头?”

他抬起的那只手动了下,换了方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在乔安心的领口,说着:“姓秦的那么咬着你不放,是不是因为终于知道了你的‘好处’?”

说到好处的时候,他语气暧昧而低沉,勾在她领口的手指用了力便将那领口勾开了不小的距离,虽是穿着打底的衣服,但到底还是露出了衣服下小片莹白的肌肤,蒋明乐眼神一暗……

乔安心蓦地抬手打掉他的手,“蒋明乐,你冷静点!”

“冷静?我忍着这么久不碰你,你一点都看不到我的好?怎么,我今天就不信了,他秦易风碰得,我就碰不得?”他说得咬牙切齿,抬起乔安心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俯身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他是真的在咬……

乔安心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应该已经出了血,但他并不满足,咬完一口后便在她裸露的肌肤上不断啃咬,乔安心抬腿往他身上攻击,他却似早有预料般在她刚一动作时便控制了她的腿脚……

“你放开我!”乔安心喊道:“蒋明乐,你明知道我是因为中了药,为什么还一再拿那件事羞辱我!”

蒋明乐动作一顿:“中药……对,在小城你第一次发作时我就该给你解了!”

他越说越恨,钳制她手脚的力道也越大的大,乔安心动弹不得,在他另一只手抚上她腰际时,她再也保持不了冷静……

“蒋明乐,你别让我看不起你!”她呼吸急促,怒气与慌乱并存,几乎是声色俱厉,“你斗不过秦易风就发泄在我身上?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话音落,蒋明乐顿住,但不过一瞬,他邪邪笑了一声,说:“我马上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他的语气,并不像开玩笑,被他碰过的地方还泛着疼,乔安心颤抖了一下,反抗得更厉害,但她的反抗却让蒋明乐眼中的狂暴更甚,他索性俯身一把抱着乔安心的腿将她抱起。

“你干嘛!放……开我!”乔安心挣扎着,抬手在他后背用力捶打,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砸打得自己的手都已经发麻,但蒋明乐却像是感觉不到似的,另一只手一把扫掉桌上的东西,水杯之类哗啦啦落地,乔安心一个眩晕,下一瞬就被他放到了桌子上……

他一只手控制着乔安心,另一只手迅速解下领带将她的手绑在头顶,乔安心脑中一片空白,他高大的身影罩在她上方只让她心慌不已,手被绑住了,她抬脚向他双腿间再次踢去,但他依旧轻松便化解了去,乔安心立马扭转身子,朝他按着她胳膊的手上咬去。

蒋明乐反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他的力道控制极好,让她难受不已处于半缺氧的状态,却也不至于让她晕过去。

乔安心瞪着他,目呲欲裂。

“安心,别这么看我,你越这么看我……我越忍不住……”他一边单手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一边笑着,眼神里狂暴和欲望交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