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一章 格格不入

乔安心被带到了一间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房间,从外面看,这里大都是木门,极少有这样的铁门,再加上涂了黑色的漆,在清冷的清晨更有一股冰凉的气息,走到那门口的时候,乔安心忍不住心里一紧。

黝黑少年打开门,厚重的铁门发出特有的声音,门一打开,扯着她胳膊的壮硕男人一个用力几乎是用甩的将乔安心推进门,乔安心被他推得一个趔趄,随即带着她东西的另一人便将她的东西丢进了门里。

“哎,你们……”乔安心只说出这几个字,门就被关上,她反射性朝门边跑去,却抵不过门关上的速度,随着门的关上,房间里迅速暗了下来,她单手扶在门上,冰凉的触感让她一个激灵,待眼睛适应了这黑暗,她才打量起来。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却只放着一个木质的下凳子,一张单人木床,再加一个简易的小桌子,怎么看怎么空旷,她下意识皱了眉,这地方怎么看怎么都像一间……监禁室。

迈开步子,她慢慢朝那凳子前走去,不过走了五六步……

“砰砰!”

一阵巨大的声音突然响起,乔安心一身冷汗,僵立在原地,这声音就是什么东西砸在铁上的那种声音,她转头朝身后看去,以为是有人在砸门,但那门却没有丝毫的晃动,在她转过头后那声音依旧在继续,这一次她真真切切的听到,声音……是从她的右侧传来的。

可右侧,是墙啊。

她抿唇,朝右手边走去。

这间房子真的很大,至少是她方才住的房间的两倍大小,那声音不断传来,在这房间里荡着回声,让人莫名烦躁,随着她走进右边的墙壁,那声音越发大了起来,终于走到墙边的时候,她眨眨眼,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因为她发现那墙……随着那砰砰的声音,正在微微晃动着……

这分明是……在这墙的对面,有什么在砸墙,可是……该是多大的力道,才能把墙砸到晃动?

她抬手摸在墙上,那触感……

与门的相同!

是铁!

这根本不是一面墙,或者说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墙,这是一面铁做的墙!

那……是不是说,这个房间,根本就是铁皮围起来的空间?

这个念头冒出,诡异的感觉传遍满身,砰砰的声音依旧在响,是有人在对面砸这墙?

“谁?”

试探着开口。

回应她的是更大声音的响动,但很快的,她便听到那边有人在说话了……

——少爷,请克制。

——滚!

这声音……

是蒋明乐?

他……似乎在用拳头砸墙……

乔安心屏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老爷让您尽快回去……

——滚!

拳头打在铁皮墙上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鼓膜震颤的感觉,这声音落在耳里,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发疼了……

那边的声音还在继续……

——少爷,老爷很生气,让我转告您,您这次捅的篓子大了,咱们与夜城的势力从来不能主动发生冲突,老爷说,如果您还是因为个女人就一意孤行,那么……

——我说让你滚!

蒋明乐暴怒,乔安心能听到清晰的脚步声,他似乎走到了另一人身边,乔安心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不要跟我张口闭口提起什么老爷,现在我才是蒋家的当家人,如果不想现在立马回家养老,你最好给我从哪来回哪去,告诉你所谓的老爷,想跟我说什么就让他亲自来,老子听不懂狗的话。

——是,爷。

瞬间的安静。

然后是开门的声音,那人出去了。

脚步声渐进,蒋明乐在朝这边走……

乔安心下意识想退,但理智却让她立在原地,等待着。

“安心……”那端传来蒋明乐的声音,压着怒气的,略带沙哑的声音。

乔安心手指微微收紧,道:“嗯……”

除此之外,她甚至不知说什么合适。

暴怒中的蒋明乐,似乎比她想象中更可怕……

“知道你为什么被带来这里?”他继续道。

“不,不知道。”

“呵呵”他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隐在怒气里,格外让人心悸,乔安心攥紧着手,听到他继续道,“你知道吗,我本来是打算让你来我这边的。”

去他那边?

“可我怕我忍不住……”

他的声音太过危险,乔安心只觉嗓子干涩,出口的声音也沙哑起来:“什么?”

“我怕我忍不住……掐死你。”

他终于说完了这话,听到的瞬间,乔安心背后一凉,头发瞬间发麻……

“或许也不是掐死,也可能是像这样……”他话音刚落,便是又一阵击打墙壁的声音,落在乔安心耳里,她感觉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蒋明乐还在继续说,“你说你那小身板,怎么经得住我这一拳?我怕我一个收不住就打死了你,呵呵……”

“为……为什么。”这个时候,她还能保持正常的语调说话,这么说着,联想到方才对面房间另外一人提到了的夜城,她不由往秦易风身上想……

果然是秦易风行动了吗?

听那人话里的意思,秦易风的行动给蒋明乐带来的压力应该很大,不然那所谓“老爷”也不会给蒋明乐施压让他回去了……

那么母亲怎么样了?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那边的蒋明乐继续道:“安心,你是不是你觉得没了你母亲在我手上,你就不必在意我了?”

他是说……

乔安心心脏跳得厉害,她努力保持着语调,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还有,我们昨天说好了的,今天你会告诉我放了我母亲的条件,我一醒来就被你的人带到这里了,蒋明乐,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个解释。”

“呵呵……解释?安心啊,你的演技可真好啊,以往我夸你聪明,却还是低估了你,你从在酒店时就开始演了吧,还装作是甩开那姓秦的来这里,安心,原来你不过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

他越说,声音越低,但偏偏即便是隔着这道铁墙,乔安心也能听得清他的话,甚至那种感觉……好似他离得墙极近,好似贴在墙边说的话,乔安心只觉诡异。

脑中迅速分析着,所以是秦易风那边有所行动带走了母亲,或许还有其他的行动,才让蒋明乐突然发了这么大的火……

母亲没事了,她心下一松,秦易风曾说过,如果他那边的行动先成功带走了陈凤兰,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带走她,而她需要做的,就是保护自己,尽量麻痹蒋明乐,可现在……

蒋明乐大怒,但幸亏是他只将她关在隔壁,如果是当面……乔安心甚至不敢多想。

神思几经变换,她开口道:“你什么意思?蒋明乐,你比我清楚,你跟秦易风之间的恩怨,从来不是因我而起,我也不想再成为你们利用的工具,你能不能不要一发生什么就往我身上扯?”

她语气也是不好,恰到好处的不好。

那端半晌的静默。

乔安心连呼吸都放缓了些。

砰!

又是一声响动,她身体跟着一个震颤。

“安心!你还在骗我!你是不是以为我手里再也没了你的把柄?是不是以为他很快就能来救你?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他语气低沉却如低吼般,“安心,你当真以为我的目的是你妈?又或者是秦易风?呵呵,我的目标从来就只是你,这间房子就是特意为你打造的,除了我,谁都打不开,除了我,谁都碰不到你,除非我同意,不然你哪里都去不了……安心,我为了你,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心思……”

说到最后,他语气蓦地变得像是低喃般,凉凉的扫在乔安心的神经,让她莫名战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