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五十章 五味杂陈

到底是不信了蒋明乐,也到底是怕了他的算计,乔安心还是忍不住把蒋明乐给她打电话的事,告诉了秦易风……

怪不得,怪不得蒋明乐突然又反常……

所以是秦易风那边已经在行动了吗?甚至说那行动的影响大到让蒋明乐都没忍住说了那话……

不过瞬间,乔安心心思几番波动。

蒋明乐抚着她脸颊的手还在继续动作,她每每侧过脸,他另一只捏着她下巴的手就会用力掰正她的脸,让她只能保持与他面对面的姿势。

“你这幅表情,是怕我怪你?”他声音温柔好似情人间的呢喃,“安心,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跟他联合起来算计我,仔细想来,我对你做的,并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反而是他,给你的是什么?不明不白的身份?还是一次次的上床?安心,你怎么能好坏不分?”

乔安心抿唇,不语。

她觉得蒋明乐已经魔怔,她的不明不白的身份,是她自己求了秦易风得来的,而他所谓的一次次上床……如果不是他的茶诱发了她的药性发作,她又怎么会……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起,她问过他的是不是与安家有所牵扯的事,他到现在都没有回答……

这人,总是处于掌控的一方。

战栗感再次传来,连带着对他一瞬的心软也消失不见,这样心思深沉的一个人,怎么会无意间说漏嘴什么消息……这么想来,他说的她与秦易风联合的事,也很可能是在诈她……

心跳停了一瞬,乔安心淡声道:“算计?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蒋明乐眯了眼:“安心,难道你来这里的事,姓秦的会不知道?”

乔安心勾唇,带着一抹冷笑:“他当然会知道,毕竟我已经离开七八个小时,在这个南城,你蒋明乐能时时刻刻知道所有消息,秦易风难道就做不到?”

蒋明乐注视着她,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假。

“我来这里,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乔安心神色更加淡,“我是想过直接求助秦易风算了,但事关我妈,你觉得我会在我妈的事上冒险?”

说完,她抬手一把扯开他的手:“我知道你在试探我,不过蒋明乐,我只在乎明天早上我们即将谈的我妈的事,其他的,我没心力也没那个能耐陪你闹,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我们明天再见。”

一连串的话说完,似真似假,蒋明乐看着她,半晌,笑了下,道:“不要生气,就当我只是找个来看你的借口……安心,你放心,我说话算话,明天早晨,不对,应该说今天天亮后,我一定会给你个痛快。”

房间里只亮着那盏小夜灯,灯管晕黄而暖暖的,偏偏他的笑容落在这样的氛围里,格格不入的阴郁。

乔安心点点头,走到门边开了门:“那么,晚安。”

对她直接的赶人的态度蒋明乐并不恼怒,难得的没有再说其他的,双手插兜,慢悠悠晃了出去。

关上门,乔安心倚在门口,心脏这才开始砰砰直跳,方才……她不是没看到蒋明乐眼中隐隐跳动的火光,那是一种带着欲望和狂热的光……

她心悸,也明白他本来的目的根本不是来质问她……也或许这质问只是他顺带的目的……

那人……

她的手不自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剩下的都是后怕。

幸好……

幸好来之前秦易风已经教过她……

蒋明乐说得对,他是比她更了解秦易风的,但相对的,秦易风对蒋明乐的了解,也比她想象中更深,他甚至能在他如此善变的性格中,教她在这种情况下怎样的态度才能保全自己……

蒋明乐在蒋家长到七八岁,如果不是那保姆的事成了导火索,想来至少表面上,他还能做一个似乎什么都不懂的富家子弟……在那保姆出事之后不久,他的母亲也出了事……

而在他幼年的记忆里,几乎是跟着母亲长大的……

母亲与他,即便不是软肋,也至少是能让他性情变化的一个讫点。

这些,是秦易风告诉她的,在他告诉秦易风她要来换回母亲后,秦易风并未阻止,只问她是不是真的想好了……

乔安心记得清楚,在问完这句话后,他眉眼深深的望着她,说:“‘想好了’的意思就是,不管后果如何,你都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乔安心明白他的意思,现在的蒋明乐,已经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她之前对他所有的了解,都变成了无用的经验,她不明白现在的蒋明乐到底意欲何为,更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真正面对他的时候能做到想象中的冷静和理智……

但她别无选择。

乔安心深深叹口气,消逝的气力此时才渐渐恢复,她朝床边走去,坐在床边想着她与秦易风说的话……

她不敢拿母亲的事冒险,便直接点头对秦易风说了是,秦易风似乎也早料到她会这般回答,乔安心原本以为他会不耐烦……毕竟她这样的行为,应该会给他带来麻烦……

但他虽面色冷冽无表情,再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说过这件事我会负责,自然也包括你的安全。”

乔安心一愣,接下来的时间,秦易风便冷静的告诉她可能会遇到的状况以及每种状况下怎么做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最后的最后,他说:“如果不让你去,让你在这里胡思乱想反而更煎熬,但乔安心,我不希望你成为我计划中的变数,也就是说,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

五味杂陈。

那是她当时唯一的感觉。

但随即的,便是一股不甘这种她好似不堪一击的笼中鸟的感觉并不好受,她想让他知道,她也是能独自做一些什么的……她并不是……

并不是万事都需要靠着与他的交易……

他们之间,已经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交易了。

虽然秦易风与她说了一部分的计划,但他们都知道,就在他们身边很可能就有蒋明乐的眼线,所以秦易风才会在吃饭时让服务人员都下去,也直接包了大半个场,所以即使是有了那些计划,乔安心也必须像秦易风完全不知情那般的行动,才会有了之后的与江影儿的一幕。

越想越是睡不着,她索性下了床,走到窗边,南城的环境比夜城好得太多,这样的晴天里,夜空里的星星好看极了,她歪着身子靠在窗边,脑中整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从蒋明乐的态度来看,他对秦易风的反感比她想象中更深一些,不到万不得已,她万不能暴露自己与秦易风另有计划的事……

眉心隐隐的痛,她抬手慢慢揉着,不知秦易风那边怎么样了……

……

几乎一夜无眠。

天色微亮的时候她便起了床,蒋明乐说今天早晨会给她答复,关于到底要如何才肯放过她母亲的条件……她已经想好,不管是怎样的条件,她都答应下,至少是……缓兵之计,虽然不仁义,但也无他法,但蒋明乐那里,不知还会出什么状况……

这么想着,洗漱完后她看了下时间,等着一会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找蒋明乐,但左等右等,隔壁却一直没有动静,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她终于忍不住了,走到门边想敲门,抬手,手还未碰到门,砰砰地敲门声便传来,这声音又急又快……

乔安心吓了一跳,以为定是蒋明乐,便直接开了门,但开门后,却愣在那里,外面站着的,并不是蒋明乐,也并不只是一人。

乔安心认识其中的一个,是昨天接她来的那个黝黑少年,那少年身后分别站着两个壮硕的男人,乔安心下意识后退一步,“你们做什么?蒋明乐……你们老板呢?”

她以为在安家的事早已算过去,但看到那两个男人……记忆中的恐慌却再次传来……

“乔小姐,您得换地方了。”

那少年一个眼色,后面的两个男人便上前,一个扯着乔安心往外走,另一个进了房间迅速拿起她的包和外套。

“你们老板呢?”乔安心知道挣扎无用,很快便放弃了徒劳的挣扎,转而道:“昨日你们老板跟我有约,我要见你们老板……”

“乔小姐,”黝黑少年边走边说:“这就是老板的吩咐。”

说完便再也不肯开口,乔安心目光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显然已经做过处理,想到昨天吃饭时蒋明乐的话,乔安心不再开口。

手边的健硕男人紧紧拽着她的胳膊几乎是扯着她往外走,这个架势……

一定是出了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