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九章 撕破脸皮

再怎么不想,还是到了就寝时间。蒋明乐将乔安心安排在东边的房间里,严格说来,这并不是一间卧室,而是一个套房,乔安心被安排在最里面的卧室里,而一墙之隔的隔壁,就是蒋明乐的房间。

这样的安排,她本能的想拒绝。

但蒋明乐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只说她可以选择,在现在的房间与他的房间之间二选一,他显然不是在开玩笑,乔安心无法,只能选择了最里侧的房间,进了房间,她立马反锁了门,虽然知道这样的做法并无多大意义,但至少心理上多了些安慰,来这里之前,她已经做了心理准备,甚至也往最坏的方向想了,如果……

她靠在门边,手握着把手,手指微颤,直到自己到了这个陌生的房间,她才真正意识到一旦发生了什么,她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但这却是她唯一的机会,只要过了今晚,到了明天蒋明乐就该给她个答复了,如果明天他再没有答复……

乔安心摸摸手里的手机,不到万不得已,她不能与蒋明乐撕破脸皮。

手机其实已经没了信号,在进入这个院子后,她就发现了手机没信号的事实,此时距离她离开酒店已经过去四个小时……

她摇摇头,一面让自己不雅想那么多,一面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又盖上被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暗暗思考着……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但也睡得极浅,所以敲门声一响起的时候,她立马就惊醒了,床边的夜灯还开着,望着陌生的环境,她立马清醒过来,而敲门声还在继续……

“谁?”

“是我。”

明显是蒋明乐的声音,是了,他把自己安排的房间,就相当于他房间的套间,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能来敲她门的人,也只有他了。

乔安心坐直了身子,道:“我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

“明天再说倒也可以,不过我还以为你会对秦的消息比较感兴趣呢。”

姓秦的……

秦易风?

乔安心只觉心跳又加快了几分,她声音微微拔高:“什么意思?他……能有什么我感兴趣的消息。”

嘴上这么说,心却一直提了起来,想起临走时他们最后一顿饭上秦易风对她说的话……

“你已经失踪七八个小时,难道不好奇他什么反应吗?”

隔着一道门,蒋明乐的声音带着戏谑,猫戏老鼠般的说。

乔安心下了床,她没有换衣服,依旧穿着来时的衣服,甚至还裹着外套直接睡下的,她翻身起来,直接下床往门边走去,走到门边,脚步顿下,道:“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当然,他越惨我越高兴,越高兴就越想跟你分享……”

话没说完,那道门蓦地被打开,乔安心拧着眉打断了他:“他怎么了?!”

惨?

这个字眼怎么可能跟那个人扯上关系?

他们明明已经说好……

思及此,她猛地意识到自己似乎上了蒋明乐的当,抬手就要重新关门,哪知时间已晚,在她的手触到门的一瞬,就被蒋明乐抓住手,他抬腿撑住门不让乔安心碰到,同时一只胳膊揽住乔安心的腰,闪身进了门。

门啪地被关上。

门里的人,却变成了两个。

乔安心蓦地用力想从他怀里挣脱,但他的力气却大到她根本无法反抗,他两只胳膊像两条锁链,牢牢的将乔安心箍在自己怀里,一面继续用力,几乎要把她的腰身拧断的架势,一面咬着她的耳朵,说:“果然,一提到他,你就沉不住气了,嗯?”

“你放开我!”乔安心继续挣扎,她穿戴整齐,蒋明乐却只穿了睡衣,他揽住她的胳膊纹丝不动,说出的话挨着危险的气息:“别动,不然擦出火了你呀负责灭火……”

乔安心愣了下,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身体僵住,道:“蒋明乐,你先放开我。”

“不放,你先回答我。”

“回答你什么?”嘴里这么说着,其实额头已经冒出细细的汗珠。

“回答我,是不是一提到他,你就乱了方寸沉不住气了?”

乔安心眼睛微眯,“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总不会大半夜就只为问她这个问题,乔安心知道,他定是还有其他未说出口的话。

“呵呵,我想说什么?”他声音越发低沉,“我就是好奇,是不是女人上了哪个男人的床,就会对他格外上心?即便是被伤得再怎么深,身体的欢愉都能抵消心里的伤?”

乔安心气极反笑,本能的想要讥讽出口,却碍于现在的姿势实在危险,生生将要出口的话压了回去,再次缓声道:“你说得那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会用蛮力桎梏女人的男人,肯定会让人反感。”

闻言,蒋明乐顿了下,似乎没想到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冷静的分析说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话,但不得不说,她的话还是有用的,他不觉泄了力气,只这一个松懈,乔安心便从他怀中挣脱了出去。

但再逃,也还是在这间房中,蒋明乐就挡在门边,况且……就算出了这门,也是他的房间……

她跟他保持距离得站着,说道:“我现在要休息了,关于我妈的事我们明天再谈,其他事情我也不想现在说了。”

很明显的逐客令,蒋明乐不可能不懂,但他却依旧没有回去的打算,反而放松了身子,换了个更加随意的姿势站着,对乔安心道:“其实我本来为了让你开门,打算用你母亲的事情做诱饵来着,但没想到只是说了姓秦的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开了门。”

母亲的事……

乔安心心下一动,但也明白他说得不过是诱饵,也就是说所谓的她母亲的事根本也是不存在的,至少,是他本就没有打算告诉自己的。

暗自松了口气,她微垂了眼,没有说话。

蒋明乐朝她走了一步,乔安心下意识后退,抬眼看他。

他挑眉:“对我就这么戒备?这一路走来,我们同吃住这么久,安心,你这样可伤到我了。”

他不提这一路还好,一提这些事她就只觉心气难平,她呼吸急促,道:“不要说了。”

别逼我……

“怎么,想起我们以往的情谊觉得愧疚了?”他却继续道。

“愧疚?!”乔安心攥紧了手指:“我愧疚什么?蒋明乐,一直以来在骗我、利用我的是你好吗?你现在跟我说愧疚?我们的角色是不是反了?”

她终究……还是觉得难受了的。

她这幅模样落在蒋明乐眼里,蒋明乐神色微动:“你……”

后面的话却没再说出口。

乔安心话说完,也意识到自己又冲动了……但这一次,她却也没有后悔,据说人在晚上情感会格外丰富,相对的,理智也会格外薄弱,所以很多在晚上做出的决定,到了白天往往会后悔。

她呼吸依旧急促,翻涌的情绪让她几乎理智全无。

毕竟是她一直以来那么相信,甚至把自己母亲都交给他了的朋友……

怎么会……

突然就变成了针锋相对需要处处防备算计的敌人……

这种落差,饶是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接受期,但真正重新面对这个与印象中性格完全不同的蒋明乐时,她还是没能忍住心底积郁的情绪……

“我不是故意的……”蒋明乐突然道,说着缓缓上前,在乔安心面前站定,声音低低的,没了那股阴郁的他,好像又回到了原本的他,他解释一般的道:“我只是……有点嫉妒罢了。”

嫉妒?

“安心,你当真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他低着头,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这一次的力道并不大,“你知道你看我的眼神吗?安心,你看我的时候跟看他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正因为你对我很重要,我才不能看着你毁在他手里。”

她微微避开他的眼睛:“我跟他……早已没了关系,何谈他会毁了我。”

蒋明乐的喜怒无常,让她心悸,在他面前说出的话,再也不能像从前那般……

“呵呵,就算你说谎也无所谓,安心,我不会再给他伤害你的机会,你就乖乖待在我身边……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乖乖的……”他另一只手轻轻抚在她的脸侧,说出的话像是自语又像是低喃,“只要你乖乖的,我也不会怪你跟他联手骗我的事……”

乔安心身体一僵,他,怎么会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