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八章 血腥味儿

“别人做的更过分,你反而心存感激,我不过关心你是否烫伤,你就这么对我,同样的,某些人的算计恐怕不比我浅,但落在我身上就是别有用心,而那人,就是运筹帷幄,安心,你不觉得,对我过分了些?”

他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乔安心自然知道他说得“更过分的事”以及“某些人”都代表着什么……不过这些话落在她耳里,她只觉气难平,道:“别人对我做的过分?别人是为我解药,蒋明乐,我只问你一句,在小城时,你给我的茶,到底有没有问题?”

这几乎成了她的一个心结。

蒋明乐眼神并未闪避,看着她,轻轻点了头。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在他亲自承认后,她还是乱了呼吸,极力压制着心里的气愤,她道:“所以,你是故意让我那时候药性发作的?”

蒋明乐再次点头。

“为什么?”她压着嗓子。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秦家的人应该跟你说过,说过找人研究你体内的药,好找到解药的法子吧。”

“那又如何。”

“安心,别傻了,”他勾起唇角,“你中的那药,靠其他药物,根本无解,世上只有一个法子能解,那就是……跟男人……”

“你闭嘴!”乔安心蓦地站起来,声音拔高:“蒋明乐,你以为你说这些话我就会信?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设计害我,你不要转移话题!”

“不要激动。”他也起身,继续慢条斯理道:“我只是好心跟你说实话,而且,你中的药不光是只有那一种法子可解,发作的次数其实也是固定的,只要条件合适就会发作,一定要让你跟男人做够了次数才会消退,在小城时,我之所以给你喝了那茶,不过也是为了你好,让我给你解了药,总比你在其它时候神志不清下被陌生人……”

“别说了!”乔安心呼吸急促,看着他,气极反笑:“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你的好心好意?蒋明乐,药是安家给我下的,你敢说,我被安家绑走的事,跟你完全没有关系?”

冲动之下,她还是问了出来。

“我……不敢说。”他又朝她走过来,面对面站在她身边,勾唇笑得邪气:“安心,刚刚你骗了我。”

“什么?”一直以来在骗人的,难道不是他蒋明乐?

“在我的地盘上,你还能这么跟我说话,哪里像是怕我?可你刚刚分明还说怕我,”他声音低低的,说话的时候俯了身,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脸侧,道:“安心,骗人是要受罚的。”

乔安心背后一凉,反唇相讥:“如果说骗人,怕是没人比得过你,蒋明乐,我把你当朋友,你却一直这么害我,如果真要受罚,你一定是落到我前头的那一个!”

“呵呵”他低低笑来了,抬起她的下巴:“你在他面前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可爱模样?”

他掐着她下巴的手力道不小,疼痛的感觉传来,乔安心不得不抬眼回望着他,他眸色浅浅,她能看到他眼里自己的影子,还有他眼神里挥之不去的阴郁,那阴郁应着他淡笑的模样,越发让她心悸,她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来……

本是为了换回母亲……

却不知为何,没能忍得住,竟与他说起这些……

明明来之前她以及做好了打算,不管怎样都不激怒他不与他正面冲突的……

再回想起进门来发生的一切,似乎自己的情绪一直在受他的掌控……

这个念头冒出来,她迅速冷静下来,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变了,道:“已经发生的事再讨论也意义不大了,蒋明乐,我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我妈,我们说过的,我来这里,你把我妈放回去。”

“放?”他目睹着她一系列的变化,冷笑一声,蓦地松开她的下巴,道:“大门没有关,也没人阻拦,是阿姨自己不肯走,何来要我放这一说。”

他这话出口,乔安心却是一身冷汗……

母亲虽然神志不清,但在夜城时已经好了不少,如果蒋明乐的人对她不好,她一定会想着逃走,但现在……在没人阻拦的情况下母亲还不肯走,是不是就是说……母亲已经……失去了逃走的能力?

“你对我妈做了什么?!”一瞬间,她理智全无,蓦地上千揪着他的领子,目眦欲裂。

蒋明乐眯了眼:“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我只能替你照顾下阿姨,有时候想你了,便也去找阿姨聊聊,你以为我做了什么?”

乔安心抓着他衣领的手慢慢松开,她……要冷静。

“既然我妈自己不走,那我送她离开,蒋明乐,我要见我妈。”她语气淡淡,望着他,半分不肯让。

“安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说好的只是‘放’与‘不放’的问题,我记得我从来没答应过让你送走阿姨。”他看着她,好似她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乔安心心里剧烈起伏,恐怕这些说辞在她来之前他早已经想好了的,他根本就没打算直接放母亲回去……

脑中飞快思考着,她道:“那你怎么才肯答应。”

他……必是有所图。

他作出思考的模样,道:“我还没想好,这个,你要给我点时间。”

“多久?”乔安心立马道,她……跟他耗不起。

蒋明乐挑眉:“至少,也要到明早。”

明早……

秦易风那边……

蒋明乐也不催她,乔安心终于还是点了头,看着蒋明乐只浅浅笑了下的样子,便知道他对她会答应这件事,也是早已料到了的,他对她,果然比她想象中了解更深……

蒋明乐又喝了会茶,门外便有人敲来了下门,在蒋明乐应声后便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乔安心自然已经不饿,但这个时候却只能被蒋明乐带着去了饭厅。

好似完全不知道乔安心在刻意观察这里,蒋明乐甚至主动跟乔安心介绍起这里的布局,进了饭厅,乔安心一眼看到旁边站着的少年,正是带她来的那个皮肤黝黑的少年。

不同于刚才,那少年在蒋明乐进来后,躬身跟他们两人打了招呼,模样卑微,乔安心只觉怪异,蒋明乐显然是习惯了被这么对待,乔安心不由想起秦易风说过的,蒋家的那些规矩……

落座后,蒋明乐招呼着乔安心,乔安心虽吃不下,却也只能象征性跟着吃,她不信蒋明乐不知道她已经吃过饭……

让她吃不下的另一个原因,是她总觉得房间里有股血腥味……

或许是她的错觉,但这种感觉,在坐下后就一直有,蒋明乐慢条斯理的吃饭,似乎毫无所察,乔安心却更加吃不下东西,余光里,扫过那少年,他站在一边,应该是注意到乔安心的目光了,整个人更加瑟缩了些……

乔安心直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恰在此时,蒋明乐对那少年道:“下去吧,闻着你身上的血味影响食欲。”

他身上的血腥味?

少年忙点头应下,又是躬着身子向外退。

“慢着。”

听到蒋明乐的声音,少年蓦地停下,等着蒋明乐的吩咐,蒋明乐却转头看向一边的乔安心:“安心,还需要他在这里吗?”

乔安心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自己,只道:“你说了算。”

意思是她无所谓,但心里却砰砰直跳,她在路上曾与那少年搭话,带了试探的目的,这份试探……不是因为那少年,而是……蒋明乐,会不会是因为她的试探,让这少年……

“既然乔小姐不需要你,那你下去吧,伤好前不必出现了。”

“是。”少年躬身退出。

乔安心垂了眼:“刚才,为什么问我。”

蒋明乐挑眉:“我以为那你喜欢跟他聊天,这才留了他下来。”

聊天……

他果然知道她在路上做的事,那么……

“你罚他了。”乔安心抬眼看他,语气笃定。

“在他开口说其他话的时候,就该做好承担后果的责任。”蒋明乐依旧慢条斯理。

她原本是为了试探蒋明乐的态度……却没想到蒋明乐的规矩……竟是如此……

她知道他是在震慑自己,那少年退出去时,她看到了少年背在身后的手,只包了薄薄的绷带,露着鲜血淋漓,显然只是包了起来并未做其他处理,这就是……蒋明乐对她的警告,他或许不会怎样对她,但……有人因她流血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目光落在蒋明乐身上,鼻端似乎还有尚未散去的血腥味,这味道伴着饭菜的香味,让她胃里很是难受,而蒋明乐却像是感觉不到似的,吃得慢条斯理不受影响,似乎是现在,乔安心才真切的体会到……

眼前的人,再也不是那个蒋明乐了,他,只是蒋家的接班人。

蒋明乐放下筷子,“吃好了吗?一会我带你转转,毕竟以后你也要常住这里,别在自己的地方还迷了路。”

常住,自己的地方……

这些字眼落在乔安心耳里,刺得她心里一颤,她下意识摇头:“我……”

“是了,是我疏忽了,你今晚肯定会很累,来日方长,以后再看也不迟。”

他笑道,乔安心却更加心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