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别有用心

她终是到了蒋明乐所指的地方。

到站后,那司机停下车子,示意乔安心到站后又报出车费,直到付钱下了车,乔安心还有些缓不过来,若不是蒋明乐的话,她绝对不会怀疑那司机的身份……打车本就是随机性那么高的一件事,再加上那司机的行为,甚至她下车时还不忘收钱,俨然就是一个真正的司机……

饶是她百般小心,却也没有想到,在这一环就遇到了蒋明乐的人……

秦易风提起过蒋明乐在这个南城的势力,但如此看来,他的势力远不止她想象中的那样。

车子已经开远,乔安心收回目光,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她知道还会有人来找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这是一条极普通的巷子,白墙灰瓦青石板,这种巷子在南城随处可见,就算是明知道了这里与别处不同,但这样找过去,却怎么都看不出哪里不同,或许,这才是最可疑的地方。

就连周围时不时走过的人,都像是南城普通的民众一般,带着那份南城人特有的闲适和安逸。

乔安心静静站着,大约半分钟后,一个面色黝黑的少年走到她面前:“小姐,老板在等你了,请跟我来。”

他说话的声音恰到好处的低,只能让乔安心听清内容,而过路的人只能隐隐听到声音的恰到好处,显然是经过训练了的,乔安心心中一凛,点点头:“好,劳烦你带路。”

说完便跟着那少年向着巷子深处走去,慢慢绕进了巷子,才发现这里远不止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她在这里走过的最深的巷子,是在小城跟着冯医生一连跑了好几条巷子还在里面迷了路,原以为那已经够幽深繁杂了,没想到这条巷子所连接和通往的地方更为复杂,转过几个弯之后,乔安心已经迷糊,原本还想着或许会有人给她蒙了面什么的,现在才知道人家光明正大带她进来也是早就算准了即便让她睁着眼看路,她也绝对记不住的……

意识到这些后,乔安心放弃了把心思浪费在记路上,转而目光落在侧前方的黝黑少年身上,那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大小,声音刚开始变声一样,带着特有的沙哑,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过的人家隐隐透出灯光,乔安心似是无意的道:“小哥,你是本地人吗?”

少年像是没听到一般,闷头继续往前走。

“你多大了?看起来年纪不算大,我猜……十四岁?”她又道。

少年依旧不答,不光不答,更像是是连听都没听到一般的继续走,仿佛只是个带路的机器。

乔安心停下脚步。

那少年往前走了两步就意识到乔安心没有跟着了,他终于停下,回头,“请跟我来。”

“小哥,你是本地人吗?”乔安心再次道,不过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要动的打算。

少年没说话,只眼神望着她,想要让她继续跟着自己走,他似乎从没遇到过乔安心这种情况的女子。

“你不回答,我就不走。”说着,她索性往墙边一站,斜着身子懒懒靠在墙边,那架势,当真是不准备再走了。

南城的黄昏并不冷,她带来的外套依旧拎在手里没有穿上,还是那一身琳珑有致的衣服,暗色里,她好看的脸上带着一抹笑,笑容有点坏,一股邪邪的诱惑……

少年脸色红了,不过隐在黝黑的面色和暗色的黄昏里并不显得出来,他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再次开口,只重复道:“请跟我来。”

说完,顿了下,又加了一句:“老板在等了。”

乔安心不语。

少年似乎没料到就算搬出了自家老板,竟也还有人不买账,乔安心注意着他的神色,心思飞转着。

僵持不过片刻,那少年开口道:“是。”

是?

这便是在回答她的问题了,这少年是本地人啊……

乔安心脸上的笑容深下,起身道:“走吧。”

少年有些莫名其妙,但见她又开始走,也赶紧再次带路,他转过身后,乔安心脸上的笑落了下去。

两人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后,少年终于停在一处宅院的门口,对乔安心道:“您可以进去了。”

乔安心抬手推开门,略显老旧的木门发出特有的吱呀声,在寂静的傍晚格外明显,乔安心莫名有些紧张,再转头,那少年已经不见。

抬脚迈进高高的门槛,入眼是夜城四合院一样的布局,只有正屋的灯还亮着,显然那便是蒋明乐的所在,她边走,余光里扫过不大的院子,乍一看天井里的布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乔安心甚至有种错觉,似乎在下一个瞬时里,就会有年过古稀的老爷爷,摇着扇子躺在藤椅上,脚边放着咿呀作响的收音机……

铺着青石板路的上边,甚至还有偌大的葡萄架,她抬步走在寂静的房子里,有一瞬间怀疑正屋里的人,是不是那个蒋明乐……

正屋的门没有关,只半掩着,乔安心象征性敲敲门便推门进去,堂屋没有人,右手边古色古香的椅子后,竖着一块屏风,乔安心直觉蒋明乐就在那里……

她朝那边走去,绕过屏风,便看到一张摇椅上,蒋明乐半躺着身子,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才短短的时日不见,乔安心感觉自己似乎已经不认识他了,面容依旧俊朗,不过感觉上却已经大不相同,这种不同,不知是因为这段时间里两人隔着电话的交锋让她对他的感觉早已发生变化,又或者是……这才是真正的他。

蒋明乐慢慢睁开眼睛,浅色的眸子里映着乔安心的模样,他坐起身:“安心你来了?”

语气熟稔而一如往常,乔安心只觉诡异,她点头:“门没关,我就直接进来了。”

“没关系啊,我的房间你可以随意进,”他边说边起身,“毕竟你在他那里,也是如此,总不能到了我这里反而委屈了你。”

这话……

是两个小时前,她在秦易风门口,与江影儿说过的,一转眼就从蒋明乐嘴里说出来,乔安心面色微僵,再抬眼,不知何时蒋明乐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带着与往常不同的压迫力,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安心,你好像……在怕我?”

乔安心点头:“嗯,我怕你。”

“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坦率得这么可爱。”说着,他抬手摸在她的脸颊,明明在笑,乔安心却只觉压抑。

乔安心偏过头,避开他的手,道:“以前我也没发现,我认识的蒋明乐,原来是那么厉害的人物。”

即便不断告诉自己要忍耐,不断告诉自己再见到的蒋明乐早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一个了,但……明明是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她……终究还是没能忍得住。

蒋明乐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随即道:“安心,你这伶牙俐齿的模样倒是一直没变,先坐吧,我给你倒茶。”

说着,他从屏风后走出,乔安心便也跟着,在堂屋的椅子上坐下,不一会,茶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好,蒋明乐坐在一侧,手法娴熟得泡茶,他这番模样……

乔安心便想起在小城时,蒋明乐也这般给她泡茶……

那茶……

蒋明乐这次泡得茶格外快,显然其他工序早已经做过了,他端到乔安心手边的茶,恰到好处的香醇……时间显然计算得刚刚好这份算计……

乔安心端起茶,并未喝,只道:“蒋明乐,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了这里,我妈的事……”

“不急。”他摆摆手,“先尝尝这茶,喝茶也有最佳时间,过了,就不好喝了。”

乔安心没再说话,端起茶,放在嘴边,轻轻喝了一小口,蒋明乐挑眉:“我以为,这茶你不敢喝了。”

乔安心知道他的意思,在小城时,他给她泡的茶,很可能是有问题的……而她体内的药,再次发作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因为那茶……想到这,她轻轻敛了眉,道:“来都敢来了,再不敢喝茶就矫情了。”

“女孩子在外,还是小心些得好。”

“再怎么小心,也抵不过某些人的别有用心。”

乔安心放下茶杯,手指在杯壁轻轻摩挲着,很烫,她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直到一直手覆在她手背,将她的手带离了杯子,指腹已经被烫得通红,蒋明乐低头,将她的手指放在自己的脸侧……

乔安心蓦地抽回自己的手指:“你做什么?!”

她的反感落在他眼里,蒋明乐并不恼,道:“比这些更过分的事,某些人都已经做了吧。”

说着,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无忌惮打量了一瞬,乔安心一阵鸡皮疙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