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六章 谋外有谋

蒋明乐的消息来得比乔安心想象中更快一些,像是精准计算过似的,在她与秦易风吃完饭刚回到房间的时候,手机就又震动了起来,这一次,是一条短信,短信上只有一个地址名和一个时间,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其他消息,乔安心注意到,这一次收到的消息,与蒋明乐给她打过电话的号码又是不同,他每次联系她2,都是用不同的号码……像是刻意在躲避着什么。

看着短信,短信上说的地址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地方,上网查了一下,显示的地图只能搜到大致得到街道,在科技如此发达的现在,那条街道像是被从地图上刻意抹去了一样,突兀得空白了一瞬。

她是一定要去的。

蒋明乐规定的时间是在两个小时之后,打车到最近的街道差不多就要花一个半小时,更何况还要找到那个地方,也就是说,她必须立刻出发。并且,是在不惊动任何人的前提下。

联系到蒋明乐之前的作为,他越是这样甚至没有一丝的威吓,就显得越发怪异,乔安心反而越不能掉以轻心,关系到母亲,她……不能不小心。

从酒店这里出去其实很容易,不同与在夜城最后那段时间,在这个南城,秦易风未曾限制过她的行动,甚至对她愿意出去走走的想法很是乐见其成,只要她想出去,其实随便一个理由都可以……

只要秦易风点了头,其他人就不必在意,因为即便盯着她的人不止一个,但总归是两股势力,一方是秦易风,另一方,自然是蒋明乐。

这么想着,她又往包里放了些东西,打开衣柜,里面又有了新的衣服,这段时间里,每天都有人给她送来不同款式的衣物,想来也是秦易风的作为,手指在那些衣服上划过,乔安心知道其中任意一件的价格都是现在的她所不能承受的数量,手指最终停下,乔安心抽出那件衣服换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是件剪裁看起来甚至过于简单了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并不起眼,但穿在身上,却意外的将她的身材优势凸显得淋漓尽致,简单中却不时透着诱惑,但那诱惑又是被包裹着的,明明并未有肌肤过多的暴露,却反增了一股神秘,惹得人移不开目光……

乔安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瞬间甚至怀疑镜子里映着的女人是不是她……

今晚是去见蒋明乐的,她穿成这样……

但想到一会的计划,她生生忍下换衣服的冲动,只又另外带了件外套,再次检查了包里的东西后,她出了门,走到隔壁秦易风的房间前,轻轻敲了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不出所料,开门的是江影儿。

方才与秦易风吃饭时,江影儿出现找过秦易风一次,餐桌上只有三人,且周围除了淡淡的音乐声,再无其他喧闹声,乔安心就算不想,也听到了江影儿的话,她知道江影儿一会要来秦易风房间处理一些资料,而秦易风,则要出门半小时左右。

江影儿与乔安心,门里门外的距离。

“乔小姐来做什么?”江影儿没能忍得住,在乔安心面前微微皱了眉,尤其是看到她那身衣服后,脸色更是连基本的职业般的微笑都几乎维持不住。

乔安心微微歪头,懒懒的站着,一边朝门里看,一边道:“秦易风呢?”

听她直呼秦易风的名字,江影儿脸上的笑更加僵硬,语气也带了生硬的道:“秦总不在。”

乔安心眨眨眼:“那我进去等他。”

说着便要往房间里走去,江影儿一个闪身,挡在她面前,乔安心抬头:“江秘书这是什么意思?”

她眼皮掀了下,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了江影儿,表情似笑非笑,道:“江秘书该知道的,秦总在时,我可以随意进出他的房间。”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江影儿脸上的笑彻底龟裂,她依旧踩着十几公分的鞋子,比乔安心高出了半个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乔小姐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乔小姐也说了,你能随意进出秦总的房间,也是在秦总在的情况下,现在秦总不在,有工作交代给了我,我想虽然乔小姐可能不明白我们这种工作的不易和承担的风险,毕竟我们工作性质不同,一旦出了什么纰漏或者泄露了什么东西,我可担待不起,还请乔小姐体谅下,如果乔小姐要见秦总,就在他回来之后再来吧。”

乔安心刻意换了衣服,身上带着包,还拎了外套,显然是要找秦易风一起出门,江影儿岂能看不出,但还是说出让她等待之类的话,也并没有半分透露秦易风行踪的意思,说出的话明里暗里更是强调工作,实则是在讽刺乔安心见不得人的身份……

这话两人都懂。

事实上,站在秦易风门前替他挡女人甚至是赶走一些女人的事,是乔安心往常惯会做的,甚至她做起那些事来,说出的话比江影儿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挡在门口的人换了人,而她,变成了门外的角色。

瞬间的感慨,不过她并未忘记初衷,在江影儿越发没了笑的表情里,她抬手晃了晃手里的包:“我是要找秦易风出去逛街,江秘书既然不愿让我进去,我也不会进去打扰你认真工作,不过总可以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吧。”

“总裁在忙工作,”江影儿的眼里瞬间的嫌恶没能掩盖得住,她不明白面前这个长得祸水样的女人除了那张脸还有什么好,凭什么就值得总裁一个不离的带在身边,要不是今晚的事情非要总裁亲自出面,想来总裁也不会拒绝她这种毫无意义的要求,越想越是不忿,她继续道:“我建议乔小姐现在还是不要打扰总裁得好,毕竟乔小姐现在手上拎着的名牌包,穿着的全球独一无二定制的衣服,都是总裁辛苦工作赚来的,如果乔小姐还想享受这些,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打扰总裁的工作。”

江影儿这一番话,针对的意味明显了,乔安心再听不出就是傻子了,闻言,她也变了脸色,想与江影儿争辩又生生忍了回去的模样,最后,甩甩手里的包,道:“江秘书说得对,道理我也都懂,我自然不会再去打扰你们的总裁,但就是不知道明天你们大总裁知道我一个人去逛街之后,江秘书还有没有工作的机会。”

她嘴里的秦易风,简直成了昏君一枚……江影儿就差直接摔门把她关在门外了,看着那女人神色乖张的懒洋洋走开,江影儿眼里的厌恶一览无遗,那个蠢货,真以为总裁会为了她耽误工作?

呵,可笑!

手机上不断提示着消息,江影儿一个个看着,有几个是连续报告乔安心行踪的,她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消息传达给秦易风,只对那些人吩咐道,不必理会乔安心,让她出去便是。

她自然知道乔安心身边有秦易风安排保护的人,所以并不担心乔安心的安危。

乔安心一路出了酒店大门,她能感受到工作人员对她过多的打量,但那些并不重要了,她知道今晚的消息,至少在几个小时内,江影儿不会让有关她的事传到秦易风耳朵里。

虽然利用了江影儿,但……

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法。要想瞒过秦易风谈何容易,甚至秦易风今晚反常的外出,她都有种感觉,是蒋明乐在其中做了什么,才给她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这么想着已经出门走了一小段距离,她招手打了车,直接让司机往最大的商场开,那里人流量大鱼龙混杂,最容易避开眼线……

车子刚开动,她的手机就响起来,是陌生号,心下微动,她接起来,那端传来的,果然是蒋明乐的声音。

“安心,真没想到你会为了见我做到这个地步呢。”

乔安心没有说话,就听他继续道:“你今晚的衣服……很好。”

她的衣服……

他能看到?!

乔安心背脊一凉,下意识往车外看去,车里就只有她跟司机两人,车外是不断驶过的各种车……

“呵呵,不必看了,反正我们就快见面了,不必急于一时。”他像是好心的安抚。

果然……他在监视自己,如果自己没有选择一个人来与他会面……乔安心不敢想象蒋明乐又会是如何打算……

“辛苦你了,接下来会有我的人接应你,不必担心了。”

他声音明朗,甚至带着些温柔的安慰,听在乔安心耳里,只让她头皮发麻,她终于开口:“怎么接应,是有什么暗号吗?”

“安心,难得也有你不明白的时候。”

“什么意思……”

“你没有跟姓秦的出卖我,我怎么能让你再奔波劳碌,我给你的地址即便你问到了路,也是进不去的,所以,我直接帮你安排了司机。”

即便隔着手机,乔安心似乎也能看到蒋明乐说完这话后,带点得意还有期待被夸奖的模样……

好似他做了多么聪明的事情一般……

但这个时候,他越是聪明,她越是……

握着电话的手攥得紧紧的,抬眼向后视镜看去,那长相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年司机,对上乔安心的目光,朝她露出一抹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