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既是无心

他们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已经是剑拔弩张,这个时候蒋明乐口中的见面,他们都知道,不可能只是简单的见面……

乔安心曾与他说过,愿意用自己换回母亲……

蒋明乐此时提的见面的意思,很大程度上便是两人之间的交涉,乔安心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不管蒋明乐提出的要求有多过分……至少,她都不能直接拒绝。

心思百转,她终是道:“好。”

听她这般回答,电话那端的蒋明乐,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随即说:“那就等我的通知吧,对了,毕竟你跟他刚过了一夜良宵,我给你们再留点时间。”

说完,不等乔安心说什么,那端便自顾挂了电话,听着那边的忙音,乔安心紧绷的思绪这才算是缓和了一些,这一缓和,才发现手心已经出了细密的汗珠,但这和缓也不过一瞬的时间,随即便开始思考蒋明乐最后那一番话的意思……

忽略掉他话里所谓的一夜良宵,只想着最后一段话,他说给自己和秦易风再留点时间……

是在试探吗?

他知道她必定会去见秦易风,那么这话的意思算是警示?

告诫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秦易风?

乔安心静静坐着,思绪更比之前复杂,敲门声却在这时传来,她看了下时间,该是吃饭时间了,调整下表情,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江影儿,踩着恨天高,精致的妆容,无可挑剔的笑容,对乔安心道:“乔小姐,秦总在三楼等您,请跟我来。”

“三楼?”

似乎早就知道乔安心会有此一问,江影儿公式化的道:“我想乔小姐可能没注意,酒店三楼是休闲会所,已经按乔小姐的口味定了餐,秦总已经在等了,乔小姐再有什么疑问还是边走边说得好。”

说出的话并无什么不对,但神情间隐隐的倨傲乔安心还不至于看不出,若是以前,乔安心几乎条件反射性的就会反唇相讥,那两年里,她几乎成了习惯了,对秦易风身边对他抱有不正常念想的女性都带有攻击性,最开始是因着那份交易,那是她的职责,再后来,连她都分不清她做那些事的时候,是职责多一些,还是私心更多一些……

但现在,江影儿的心思她岂能看不出,江影儿对她的敌意她岂能感觉不到,不过却不想与她多说一句,明明与秦易风之间没有了那一纸婚书的羁绊,她与他的关系却好似多了一些她想不清楚的东西……

看着江影儿,她笑了笑:“等我下,我马上来。”

说完回房间拿了包,便出门淡淡道:“走吧。”

江影儿眯眯眼,走在乔安心侧前方给她带路。

一路上,乔安心能感觉到江影儿的欲言又止,但她始终没有开口的打算,周身拒绝的气息太明显,江影儿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到了三楼,才发现这里果真是个休闲会所,布置与酒店风格一致的低调大气却暗含奢华,偌大的地方人并不多,服务人员明显远远多于顾客,秦易风坐在靠窗的座位,乔安心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他,摆摆手示意江影儿不用跟着,便自顾朝秦易风走了过去。

江影儿停下脚步,看着秦易风在看到乔安心的一瞬表情的变化,眼里暗光闪过,跟旁边的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便出了三楼。

乔安心走到秦易风旁边,早有服务人员帮她拉了座椅,乔安心小声说了谢谢,她虽穿着随性,与出入这里的绝大多数女性都有所不同,但极好的面容和声线还是让那小哥红了下耳根,对她说没关系的时候还差点结巴了。

乔安心坐定,秦易风便让那微垂着眼的小哥下去了,对乔安心道:“点过菜了。”

乔安心缓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秦易风的意思是不需要那小哥在这里待着了,她点点头,对这些并不在意,脑中还是蒋明乐的那一通电话,想起自己的猜测,她开口道:“秦易风,你走后我又想了一下,关于苏冉和蒋明乐。”

秦易风看着,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乔安心斟酌了下措辞,道:“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苏冉根本就是蒋明乐自己安排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我对他的信任?”

说完,她有些紧张的望着他,说不忐忑是假的,这是她自己想到的最大的可能性,但想归想,连她自己都知道这种想法有些扯,真正在秦易风这种角色面前说出来,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她……其实有些怕他觉得自己傻……

又或者是,觉得自己心思太过阴暗,都能往这种方向上扯……

但秦易风闻言,眼中出现的却是淡淡的赞赏。

乔安心愣了下,随即道:“真的是这样?你早就知道?”

秦易风不置可否。

乔安心心绪却越发复杂,自己琢磨是一回事,就算自己确定了,但自被安家人绑走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让她越发怀疑自己的判断,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多是自作聪明,甚至因这份固执和自负,还被有心人利用……

现在终于想对了方向,得到了秦易风的认同,却并没有想象中松一口气的感觉,因为这就意味着,蒋明乐心思的复杂程度,远远不是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那一晚,蒋明乐在小城河边对她说过的,他说自己总是有私心的……

乔安心总能记得他当时的语气和神态,如果说连那些都是骗人的,她不能想象到那人的心思要深沉到什么地步,直觉里,她觉得那一晚,蒋明乐是认真的……

一想起他当时望着她的目光……她心里莫名不安,总觉得还会有什么事发生……

抬眼,对上秦易风的目光,莫名的,那股不安渐渐退了去……

人家说,女人会对拥有自己身体的第一个男人念念不忘,她以前总是不信,但现在,却不由往那个方面去想,是不是真的是因为这个,才让她对秦易风再次产生了……不该有的感觉……

明明他已经拒绝过她两次。

第一次,是在一年前,第二次,是在不久前夜城他的书房里,她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他眉眼淡淡的,说他没有那种廉价的情绪。

嗯,他是用的廉价这个词。

但……

当时离开他的决心有多大,现在对她的念想就有多深……

她突然想到一句话,真正爱过的人是不能再做回朋友的,因为再多看一眼,还是会想要拥有。

是不是就是在说她与秦易风,她到底还是不能……再心思淡淡无波无澜的与他一处。

“蒋明乐很了解我。”秦易风突然开口。

乔安心回过神来,一时不明白他的话,就听他继续道:“但我对他的了解比你想象中还多。”

他的话,似乎有些不着边际,但乔安心却是明白了,他……这是在安慰她。

想来是她刚才的神色变化太过明显,他以为她是在害怕了,所以说出这一番话来。

涨潮一样纷至沓来的复杂情绪褪了去,她微微歪了头:“所以,你是在安慰我吗?”

他眼里映着她难得的久违的戏谑的模样……

这样的表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她脸上了。

他摇摇头:“我只是实话实话,如果起到了安慰你的作用,我想你应该感谢我。”

这人……

乔安心眼睛微眯:“既然是无心,怎么好意思让别人感谢。”

“结果比初衷更重要。”

乔安心瞪眼看着他,一时想不到反驳他的话,半晌,避过眼去,轻轻歪头看着窗外,声音不大的道:“道不道谢也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带着股子无赖劲儿,秦易风挑眉:“嘴上不肯道谢的人,往往需要用身体道谢。”

“你!”乔安心蓦地转过眼去瞪她,一边瞪余光里一边看向周围,幸好这周围并无其他人,服务人员也已经听了秦易风的话走了,乔安心暗暗松了口气,眼神依旧在瞪他。

秦易风面无表情:“我是说,需要付出体力劳动,你那副表情,是不是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

咳咳!

如果正在喝水她一定心虚的呛到……

“是你自己的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乔安心梗着脖子,依旧不肯退步,与他这样随意说话的时候太少,以至于她突然不想那么快提起蒋明乐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这只是单纯的好好吃一顿饭罢了。

但她依旧是低估了秦易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