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电话交锋

乔安心坐在房间,回想着秦易风对她说过的话,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正是因为明白了,才更加不愿相信……

苏冉的出现,很可能是蒋明乐一手策划。

听起来很扯,但却可能才是所谓的真相……

乔安心愣愣的坐在床边,手里握着手机,界面是蒋明乐给她打过电话的那号码,她……试着拨过,却被提示是空号,显然蒋明乐也是早已准备过的。秦易风与她说那么多,不过是想让她得出那个结论,但在她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的时候,明明该是更接近真相了的,不想却陷入更深的困惑……

她不懂,越发不懂蒋明乐的意思。

秦易风在隔壁处理公事,他的新助理江影儿过来过一趟,询问乔安心中午想吃什么,对于江影儿,她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隐隐的敌意,想来她也是把自己当成了傍着秦易风的女人吧,秦易风在夜城与安家的事,有心人稍一打听就能知道一些,即便远离了那些舆论,乔安心也能想到,秦家与安家的婚事未定,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庆幸的,一方面,秦家与安家若联合,那么夜城的局势又是一轮的洗牌和变动,另一方面,秦家与安家的现状,对其他人来说,反而是个机会,不管是攀上秦家或是安家,也都是机会。

江影儿该是把她当成了被家族送到秦易风身边的女人吧。

对此,乔安心并不想解释,甚至她觉得这样反而是好的,毕竟如果江影儿开口问她的身份,才是更让她尴尬的处境,这样也好,她不必解释,江影儿便自动赋予了她得身份,虽然这身份也并不光彩,但总归……

不再是小三了。

母亲的事,有了秦易风,她安心不少,但总归是没见到母亲的面儿,说完全不担心了是假的……

她翻看着蒋明乐以往发给她的消息,每天都有好些关于母亲的照片,后来他们一路走来,更多的时候是蒋明乐拿着自己的手机给她看,照片大都是在夜城时蒋明乐发来的,手指无意识的滑动,她脑中迅速思考着,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惊得她一个激灵,手机差点从手中滑落……

来电显示的号码显示是在未知城市,也并未有备注,她心里砰砰跳着,不知为何,她有种感觉,打这通电话的人,很可能就是……蒋明乐。

“喂……”她接起电话,出口的声音比她想象中更为镇定。

“昨晚过得不错吧……”

这是那人说的第一句话。

这声音,是蒋明乐。

乔安心握着手机的手指更加紧了紧,很快答道:“还好。”

他问她昨晚的事……

昨晚她与秦易风……

不管蒋明乐意欲何为,乔安心不想深究那些,她知道蒋明乐这通电话,万不可能只是打电话跟她讨论昨晚的事……

秦易风一定已经有所行动,而蒋明乐,极有可能已经有所察觉,蒋明乐这通电话,一定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乔安心绷紧了神经,很奇怪的,明明该是紧张的时候,她却越发理智起来,脑中分条缕析的分析着,这个模样落在其他人眼里,竟带着秦易风的影子……

电话那端的蒋明乐听到她的回答,似乎有些意外,这份意外让他原本调笑一般的声音多了些尖锐的东西,他道:“亏我一晚上都在担心你,安心,没想到你倒是适应的快。”

这显然不是赞赏的话,但乔安心并不觉难堪,甚至在听出他那一份理智的破裂后,她反而有些许的庆幸……

庆幸他的不再那么理智,理智一旦破裂,便等于会给人机所趁。

她微微眯了眼:“没办法,中了药总是要解的。”

“呵呵,你说得没错,”蒋明乐的声音带了几分怪异,“中了药总是要解的,得了病也总归是要治的。”

病……

他,是在说母亲。

许是早有心理准备的缘故,也或许是得了秦易风会帮忙的应允让她安心了许多,这一次,她并未有前几次的心慌,反而镇定道:“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

那端的蒋明乐并未接着回答,乔安心继续道:“蒋明乐,我们虽然认识时间并不久,但好歹朝夕相处过,你知道我母亲对我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某些方面我们是一类人,我明白取舍得失,知道要换回我母亲总归要付出一些代价甚至是牺牲什么,但你知道,我总归会做的,不管你要求我做什么,或许我会犹豫挣扎,但最后总归是会做的。”

话毕,她握着手机,静静等待蒋明乐的回答。

她知道他把她的话听了进去,也知道他同样的在思考她的话。

但她知道,他会信的。

蒋明乐是多疑的,不知为何,在接通电话的一瞬,她突然就想到了如果苏冉真的是蒋明乐安排的人,那么他安排苏冉的理由是什么……

是为了试探。

她一向难于做决定,但一旦做出决定,却往往是轻易不会再改变,在苏冉出现后,在她心中开始怀疑蒋明乐之后,她终于还是选择了相信蒋明乐……

而这个决定一旦做出,在往后遇到疑点或者说蒋明乐有奇怪的地方时,她想过很多,甚至冒出过怀疑蒋明乐的念头,但这念头一冒出,也不过是一瞬而已,她心中早已决定相信了这个人,便很难再去真正的怀疑他,当疑点出现的时候,与其说是怀疑他,倒不如说她的思考,更多的是为了摆脱他的嫌疑,让他再度合理的成为自己无条件相信的对象。

很难想象,在接通电话后不久,她迅速想到了这些。

而一旦想通了这些,在说出刚刚那一番前,她就笃定了蒋明乐这一次会选择相信她。

多疑如他,不惜冒险让苏冉的出现加深自己对他的信任,这种人,最怕的也就是乔安心那种真假难辨的话。

从某种程度上说,她说的是实话。

为了母亲,她可以连自己的命都搭上。

她静静等待着,理智占据着上风,冷眼看着她心里冒出的酸涩,不过才短短时日,曾经她一心以为的朋友就变成了需要她如此耍心机的人……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目光落在不远处,寄给周燃燃又被她退回来的衣服就挂在那里……这么想来,她好像总是交不到朋友,好像越是她想要珍惜的关系就越是会被她搞毁……

有那么一瞬,她好像是分裂成了两个,一个理智得分析着局势对蒋明乐说着对自己最有利的话,另一个兀自抱着腐烂的感情伤春悲秋无法释怀……

但不过是一瞬,在等到蒋明乐的回答时,她迅速变成了冷静理智的乔安心。

“安心,你还是那么聪明。”他说。

“或许我最聪明的一次就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聪明,蒋明乐,聪明的是你们,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都逃不过你们的算计……”顿了下,她继续道:“所以我不打算跟你们算计什么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说出我想要的和我愿意付出的,你们之间的算计,我再也不想参与了。”

说出的话,大半都是真的。

“安心,很大程度上,或许你是受害者,但我也不是获利者,毕竟……”

“毕竟什么?”乔安心微微拧眉,下意识觉得他可能会说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但下一瞬,他的话却让她攥紧手指咬紧了唇……

他说:“毕竟昨晚在你床上的,是另外一个人,不是吗?”

呵!

这就是他所谓的不是获利者的意思?!

脑中划过的愤怒冲击着她的理智,她几乎要忍不住骂一句回去,但终极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她只淡淡的说一句:“追根究底,还是要怪给我下药的那人。”

秦易风曾说过,她被安家绑架的事,与蒋明乐逃不了干系,这话,像回答,也像试探。

蒋明乐顿了一瞬,“安心,我想我们是时候见一面了。”

乔安心心中一顿,果然……

这个时候还是要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