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事实相反

蒋明乐的身世,并不是乔安心想象当中的八点档狗血连续剧的模样,虽然蒋家背景复杂,但蒋明乐出生前,就已经被赋予了接班人的身份,他一出生,就是带着蒋家万千的期待和绝对的特权。

有着这一层身份的蒋明乐,自小过着的生活是乔安心所不能想象的……

秦易风说话,一向最为客观,即便是对于蒋明乐的事,也不会带着个人感情夸大这些,但即便是秦易风,对蒋明乐的生活描述也是乔安心不敢想象的……

作为蒋家接班人的蒋明乐,除了必要的各方面知识和技能的储备,在人格塑造上,蒋家奉行的是,绝对的权威。

也就是说,不管蒋明乐年纪和心智是否足够成熟,他的话在蒋家也有除了当家人之外的绝对的权威。

乔安心开始并没有明白秦易风这话的意思,直到秦易风给她举了个例子。

“蒋明乐之前有一个保姆,他跟那保姆的感情很好,后来有一段时间,保姆请假回家照顾自己的孩子,蒋明乐正巧遇到了事情,对保姆的不在大发雷霆,气急之下,说要让自己成为保姆唯一能照顾的人……几乎在他的话出口的瞬间,这话就成了现实。”

“这话……什么意思……”

乔安心愣愣的出口,脑中其实也想到了……不过是自己也不敢相信。

秦易风的意思是,因着蒋明乐的一句戏言,那保姆所能照顾的其他的家人……就已经再也不需要她的照顾,而蒋明乐,就变成了她唯一的能够照顾的人。

乔安心不敢往深了去想,不敢所谓的除了蒋明乐之外的需要那保姆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秦易风看着她的模样,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虽然事实是残酷的甚至可以说得上血腥,但这却是她不得不经历的一步,秦易风望着她,等着她消化着这件事。

乔安心知道,秦易风的话才是个开始,更为重要的,应该是他接下来的话,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那……那个时候蒋明乐,有多大?”

“七八岁。”秦易风道。

七八岁……

不过是小学几年级的样子……

“他……知道保姆的事吗?”

秦易风点头,望着她的目光里带了深邃:“知道,他一向知道自己说出的话的分量,但严格来说,那是他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

乔安心微微拧眉,有些不明白,就听易风接着道:“出于一些原因,蒋明乐成长到七八岁之前,一直跟正常孩子差不多,甚至比他们更为阳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好比他之前在你面前表现的那样。”

“那为什么……”乔安心更加不明白。

秦易风眼神里闪过一些乔安心并不懂的深邃,道:“蒋明乐那段时间之所以反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蒋家当时的掌权人。”

顿了下,他又道:“所以,当时即便出事的不是那个保姆家,也会是跟蒋明乐有关系的其他人。”

他语气淡淡,神色也并无波动,但听在乔安心耳里却是波涛汹涌的惊愕,秦易风这话的意思,显然是……不管蒋明乐意愿如何,蒋家已经为他安排好这一关,这种波折,或者说经历,是蒋家人所需要经过的一步。

“那……他是什么反应?”乔安心道。

“蒋家长大的孩子,又是被当作接班人培养的,他其实也是明白的,”秦易风深深看她一眼,“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关,甚至可以说,事情的发展,不只是蒋家在操控,更需要蒋明乐自己……”

话未说完,乔安心只觉背脊发凉,那时候的蒋明乐,也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那个时候的她,最大的烦恼不过是镇子上人对她们母女的指指点点,后来长大了,再回想起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算是早熟的一个孩子了,但同一年纪的蒋明乐,却是已经因为几个人的命运轨迹与蒋家斗智斗勇了……

有一瞬间,她看着眼前的秦易风,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如果说蒋明乐是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那么……秦易风呢?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秦易风望着她,神色缓和了些,眉眼点点的温润,对乔安心道:“秦家与蒋家有不同,掌权人需要的东西也不同,还有……你知道的,我以前也不是作为秦家掌权人的。”

乔安心一愣,也想起,秦家这一代的掌权人,应该是秦启佑的父亲,秦易风的大哥,如果不是他出了意外,现在的掌权人该是他才对。

他这话的意思,是他与蒋明乐有不同?

他……感觉到了她一瞬的疏离?

明白过来后,乔安心心里一股异样的情绪,他依旧是冷冽的模样,但偏偏总是不经意间总是给她异样的感觉……

心里浅浅的荡着涟漪……

这个时候他还在照顾她的感受……

“没想到……蒋明乐成长环境这么复杂。”她微微敛了眉眼,说到,带了自己也不想深究额度逃避的心态。

秦易风眼神一闪,并不拆穿她,道:“所以,蒋明乐,比你想象中的更为复杂。安心,你觉得,他,为何会帮你。”

明明是询问的句子,在他说来,却像是早已经有了答案一般,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他比她还要了解她的事一般。

乔安心更加慎重的思考这个问题,半晌,道:“开始我以为他只是把我当朋友,帮我也只是因此,后来……后来我开始相信,他是存了报复你的意思,虽然我不知道具体他还做了什么,但总归该是这个方向的……”

确实,虽然不知蒋明乐还做了什么,但他不是还提出过让她在发作的时候喊他的名字吗……这种要求,显然是给秦易风添堵……除此之外,乔安心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意义。

听她回答,秦易风似乎也早料到她会如是说,并未点头,只是看她的目光更加深邃:“安心,你知道的,还有其他原因。”

还有……其他原因……

这话落在乔安心耳里,一抹心虚划过,她下意识避过他的眼睛。

秦易风要她说的,是她极力忽略的……也是最不想承认的……

在小城中,漫天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河边,蒋明乐比月光更亮的眸子,还有他……似是而非的话……

一路上,她一直抱着与蒋明乐是好友的心态,却不敢深想这心态是自己真正的想法,亦或是更为了压下心底越发怪异的感觉……

她不是感觉纯白的小白乐,相反的,自小算的早熟的她,遇到秦易风后百转千回的感情更让她的感觉敏锐了不止一丝半点,如果说完全感觉不到蒋明乐对她的异样,那也算得是自欺欺人……

可……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相信蒋明乐如此对她,不过是为了报复秦易风……

“他……对我……或许……”

心里的慌乱最直白的表现到了嘴上,明明与面前这个男人之间,身体的牵扯更多过其他的牵扯,他甚至还未直白的说过什么……但她已经在心虚。

秦易风露出一抹淡笑:“我知道,我信你。只是,我不信他。”

他……信她?

她需要他哪般的信?

心思婉转,她只觉跟不上他的思路,仿佛弯弯绕绕间,被他带到了其他奇怪的方向。

但心里却有一丝甜……

他看着她,仿佛早就明白了所有,冷冽的眸子里深沉如海,继续道:“跟你说蒋明乐的事,是想让你知道,他不同寻常的成长经历,以及还有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其他方面的……执拗。”

他斟酌半晌,用了执拗这个词。

不知为何,乔安心就想到蒋明乐自己说过的,他的姐姐,那个已经去世的姑娘,也是他与秦易风之间矛盾的根本。

“他对待感情的方式,不能以常理度之,他的心思手法,更加不可常理去想。”

秦易风的话将乔安心的思绪带回,她惊醒般记起,秦易风与她这一番话的目的,最开始是因为……她说了那个叫苏冉的女孩的事……

她说了苏冉的事,秦易峰才说的这些……

秦易风做事总有道理……

联系着这一番的话,一个念头划过乔安心脑海……

那是不是就是说……苏冉的事,并不是她想象中的……

“你是说……苏冉跟蒋明乐……”

或许很可能是认识的?

秦易风不置可否,半晌,道:“安心,这件事里,或许他并不是受害者。”

也就是说……苏冉的出现,表面是针对的是蒋明乐,但其实不然……

乔安心蓦地瞪大眼睛,一时无法消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