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二章 犹置冰窖

直到洗漱完,再次坐回床上,乔安心纷乱的思绪这才渐渐回笼,想起秦易风刚才的话,她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方才她洗漱完,秦易风照例端来了早餐,她一边吃一边忍不住跟他说了昨晚的梦,其实说这话的目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对他的依赖更多了些,或者还是带了试探的成分……

秦易风听到后,神色并无多大变化,甚至在乔安心明里暗里一再提起陈凤兰后,他神色也依旧淡淡,最后,在乔安心几乎要忍不住直接发问的时候,他才说了一句,嗯,这些我都知道。

都知道?

乔安心当时就有点愣了,她说的是她的担心,还有……对蒋明乐行为的猜测,对于蒋明乐做的这些事情,就算她再不想不愿相信,在这些事实面前也由不得她不信,又加上牵扯了母亲,她总要压下自己的情绪……

对母亲在蒋明乐手里这件事,她不耽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但不管这恶意有多大,不管她有多在想象中恶化蒋明乐会对母亲做的事,但揣测终究只是揣测,在一向最为理智的秦易风面前,这种揣测就显得薄弱而站不住脚了。

所以,她没有把这些告诉秦易风,或者说,她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却从未把自己所担心的极致向他表现,但秦易风却好似看透了一切。

就在不久前,她吃饭时,终究还是没忍住再次提起母亲的事,提起那个让她心慌不止的梦,但只是提起,秦易风甚至眉眼间并无波动,说出的话却是让她瞬间安了心,他淡淡抬起眉眼,说,蒋明乐做的事,追根究底是因我而起,即如此,我会负责到底。

顿了下,他又加了一句,这件事里,不会再有受害者。

就是这么一句话,安了她的心。

夜城秦氏风华集团掌权人秦易风的话,向来是说一不二,他说出的话,从来没有哪一句是无用之言,也从来没有哪一句是一句妄言。

乔安心知道他的话的分量,也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是说这件因他而起的事,他会负责到底,而作为人质一样被蒋明乐带走的她的母亲,他保证不会让她成为受害者。

乔安心知道,既然说出这番话,就证明,秦易风已经在做了,或许有许多她不知道的事,在她不知道的更早的时候,秦易风就在谋划甚至进行着什么行动了。

有他这句话,她安了心,但下一瞬,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脑中浮现出一张清秀朴实的女孩的模样,她突然想起在车站碰到的女孩……

那女孩自称苏冉,在那个小镇的候车室厕所,曾善意提醒乔安心让她小心自己的钱包……那是她们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见面是在驶向南城方向的长途车上,乔安心再次见到那女孩,以为不过是巧合而已,女孩与她类似的经历让乔安心对她的防备心大减,甚至在那个时候还让女孩与蒋明乐换了位置,两人并排坐着聊着,对于那个懂事又不得不坚强的女孩,乔安心总觉得她身上好似有自己的影子,所以在对待她的时候,自然地多了几分亲近,但不成想……

那女孩的靠近却是有预谋的。

女孩说蒋明乐是坏人。

那是乔安心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一直以来都以为的在帮她甚至可以说于她有恩的人,其实是一直在算计她的人,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她自然而然的难以接受,但女孩却指出了证据,最明显的,就是她的手机上被动过的手脚。

原来她的手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被做过了手脚,而能做手脚的人,一路上不过只有两个,一个是被临时拉来当司机和向导的岳鹏,另一个就是……最有可能接触到她手机的,蒋明乐。

所以即便再不想,她也不由有了怀疑。

后来,女孩在纸上写下一连串的东西,也说出其实她们的遇见是早有预谋,有人用她奶奶的病为筹码,让她帮自己做了这件危险性很大的事……

后来,在把她带出夜城的蒋明乐与不过两面之缘的女孩之间,她还是选择了相信蒋明乐,而那个女孩……

记忆的最后,是她钻入一辆黑色的车子,而那时候,是仅有的几次车子停下的时候,女孩的消失也像她的出现一般,是早有预谋。

这段时间她终究开始接近一些真相,疑点太多,要问的太多,直到现在,她才想起那个女孩的模样,才想起这一件事。

她举着筷子,却没有夹菜,也没有任何动作的保持那个姿势,显然是陷入了回忆里,这种类似发呆的行为,曾经都被他认为是极度没有效率和无用的,但现在,他没有任何一丝反感的情绪,眉眼淡淡,等着她的回神。

思绪纷飞的乔安心,终于回过了神,看着眼前的秦易风,语带忐忑的道:“秦易风,你认识一个……叫苏冉的女孩吗?”

苏冉曾说,有个陌生的男人找过她,说可以让自己病重的奶奶得到最好的治疗,只要她答应帮一个忙。

而那个男人,对苏冉与自己的相遇甚至相处的每一个细节都最了最大和最细致的分析和教导,以确保她能向他预期中的,对苏冉产生好感,卸下防备,愿意听她哪怕是非常荒唐的论调……

那个男人,显然是极了解她的。

而她,不管是在那个时候,还是在当下,向秦易风询问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心底希望的,其实是那个男人就是秦易风,或者说是得到秦易风授意的其他人。

那般的了解她,甚至是比她自己还要了解的那种缜密分析过她一样的,一想到可能是秦易风之外的人……她忍不住背脊一阵发凉……

但这一次,秦易风却是摇了摇头。

乔安心一愣,“你不认识?”

难道是因为名字的原因?或许那女孩不叫苏冉?

“是我在来的路上遇到的,她告诉我蒋明乐对我的手机做过手机,就是因为她,我第一次对蒋明乐产生了怀疑,那个女孩,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乔安心话急急出口,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焦灼。

但秦易风依旧摇了头:“你说的女孩,我并不知道。”

从他的神情,显然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寻常。

“把事情再说一遍。”秦易风语气淡淡的。

乔安心闻言,把遇到那女孩前后的事以及能想到的所有细节,都跟秦易风说了一边,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曾想到过,这个时候的她,对秦易风产生的……信任和她从来不敢想的,依赖。

几乎在听完乔安心的话后,秦易风就立马分析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也因此,他更知道她的担心……

“之前我说过,蒋明乐背景复杂,有些事还不是你知道的时候,”秦易风身子微仰,眉尖微拧,“关于蒋明乐的其他事,我想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些了。”

他在这个时候提起蒋明乐,乔安心无端揪心。

苏冉的出现,最为不利的一方,明显是蒋明乐,而秦易风在说不知道苏冉之后,她曾惊诧过难道是第三方的势力……但第三方的势力会对她了解到那种可怕的程度?

还未来得及往更深了去想,便听到了秦易风的这番话,这个时候提起蒋明乐,她不得不把这件事跟蒋明乐联系起来,但……蒋明乐分明应该是最不希望苏冉出现的人才是。

乔安心眉头皱了紧。

秦易风抬手,在她眉间轻轻抚了一下,像是有魔力般的,抚平了她皱着的眉,她抬眼望他,他神色像是往常一样,好似天塌下来他也自有谋算的模样,乔安心莫名一股心安,皱着的眉松了松,她接着他的话,道:“嗯,你说。”

这话的意思,是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秦易风接下来的话却还是让她……犹置冰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