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句句戳心

“安心……安心?”

谁在叫她?

黑暗中,乔安心迷迷茫茫的望过去,就见是许久不见的……蒋明乐的脸。

说是许久不见,也不过不到十日的时间,看着与往常无异的蒋明乐,乔安心有瞬间的愣怔。

蒋明乐还是原来的模样,笑得明明朗朗,看见乔安心望向他,笑着朝她走来,嘴角噙着的笑,明朗中隐着邪气,这一丝危险的气质,才更让女人为之沉迷。

“蒋明乐?你怎么在这?”乔安心愣怔怔的。

“说什么傻话,我来接你啊。”蒋明乐已经走近了她,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乔安心下意识挣脱:“接我?接我做什么?”

说完这句话,她才想起脑中更重要的事,另一只手反拉住他的手,道:“对了,我妈呢?蒋明乐,我妈在哪?”

意识混沌,她隐隐知道眼前捉着她胳膊的人,有哪里不对劲,却想不到自己忽略的到底是什么。

听到她的问题,蒋明乐神色突然一变,笑容还在,只是无端让人觉得心悸,他使劲抓着乔安心的胳膊,说:“安心,你妈当然我在那里啊,只要你来了,咱们一家人就能在一起了啊。”

“一家人……”乔安心喃喃般的道。

“对啊,你忘了?”他抓着她胳膊的手力道不减反增,俯身在她耳边沉沉的说,“你忘了你早把自己卖给我了?”

乔安心蓦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随着他的话,眼前闪过许多的片段,有母亲被鞭打虐待的画面,有蒋明乐逼她在纸上签字的画面,更多的是……她卑微的跪在他脚下求他的画面……

脑中隐隐提醒着自己忽略了什么……

但还没等想到那些,下一秒,她就被蒋明乐一把扯住往前走,边走边说:“别挣扎了安心,这就是你的命,如果你乖乖听话我还能保证你妈的安全,如果你不听话……”

他没说话,只是回了头,乔安心所有的注意力就全部都集中在了他的眼神……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

执拗,愤怒,癫狂,不顾一切……

很,可怕。

她瞳孔蓦地收缩,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

眼睛干涩,呼吸急促,映入眼帘的仍是熟悉的画面,意识渐渐回笼,原来……只是个梦。

乔安心缓缓抬起手臂,手臂上被蒋明乐抓过的痕迹已经基本褪了去,不知是不是心理的错觉,此时的她仍感觉到丝丝的疼痛……

方才梦中的场景在脑中清晰的再次回放,梦中的感觉也随之再次侵入她的脑海,眼睛落在自己的胳膊上,目之所及的地方,大半都是暧昧的痕迹……

昨晚的记忆冲入脑海……

身上的衣服显然已经被换过了,就连身上……也是被清洗过了的,她动动身子,全身尤其是私密部位隐隐的不适感,都在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那些隐秘而羞耻的记忆,身体比神志先一步的想起。

秦易风啊……

昨晚的那个男人,若非长相是无可替代的唯一,她当真要怀疑其实是另外一个人了,毕竟……在她的印象里,在前几次混沌的记忆里,秦易风在床上……都不曾有过昨晚的模样……

似乎他的霸道不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他的寡言也更是因着运筹帷幄,而他独有的温柔……则在每一个湿热的吻和他灼热的体温里,融化着……

这一波记忆强势的冲击着她,让她原本从梦中惊醒的心悸和不安渐渐的缓和,乔安心终于明白,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她一直忽略了的东西是什么……

原来她一直忽略了的,是感觉……

她缓缓坐起,抬手抚在自己心口的位置,秦易风是答应了帮她的,不可否认,只是得了他的应允而已,她便极大程度的安了心,这种感觉,她骗不了自己。

门突然被推开,她转头,果然是秦易风。

他已经换下了惯常的西装,穿着浅灰色的上衣,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些温暖的东西。

“在想什么?”看着乔安心略显呆愣的模样,他道。

乔安心注意到,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眉尖淡淡挑了挑,这模样与他往常的样子显然又是一处不同,乔安心缓了一下,道:“没,没在想什么。”

她显然没有说实话,秦易风却并不在意,走到她床边道:“先洗漱一下准备吃东西。”

还是与往常相同的语气,带着点命令的口吻,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不管是再怎样,那种一直以来处于上位者的气场是骗不了人的,她也不在意这些,点点头掀开被子下床。

双腿比她想象中酸软更甚,尽管已经早有了心理准备,但下地的一瞬她还是踉跄了下身子,不过好在扶着床被,倒不至于跌到他怀里,像前几次一样……

秦易风看着她走路不稳的模样,并没有伸手帮忙的意思,乔安心看他精神好像更好了的模样,莫名有些不爽,“都说力是相互的,为什么我都站不稳了,而你……”

她上下打量他一眼,意味十足。

秦易风薄唇微启:“力是相互的,但双方的承受能力却不是。”

“那就是施力方的不对,没考虑到受力者的承受能力。”乔安心立马道,边说边小心往洗漱间走,尽量稳着步子。

“嗯,说得有道理。”这一次,秦易风难得的没有反驳,乔安心稳住身子回头看他,直觉哪里有些不对,这显然不是他秦易风风格,果然……

秦少先是点点头表示赞同,但接下去的话却是说:“所以,下一次的施力方和受力者,角色应该互换一下。”

这厮!

如果是早些年里,乔安心脑中蹦出的肯定就是玛丽苏文里必不可少的“坐上来,自己动”的桥段了……

但现在,虽然没有那些画面,但却也是免不了心跳一瞬乱了节奏,她耳尖微红,装作不在意的模样转过头,下一瞬,身子却一个旋转,乔安心忍不住尖叫起来。

“昨晚还没叫够吗?”低沉的声音伴随着胸腔的震动再次传来,乔安心顿住,抬眼迎上秦易风的目光,她这是……又到了他的怀里……

“你干嘛突然抱我!”被他这样突然抱起,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这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让她有些没有安全感,不由如此道,也刻意忽略他暗示意味十足的话。

不过一个晚上,这个男人似乎变得让她更加招架不住……

“你又做错了,知道吗?”秦易风边说,边抱她走。

乔安心一愣:“什么?”

他停住脚步,低头,垂眸望她,眼神深似海,语气沉沉:“难道只有在发作的时候才会想到我?”

“什么?”乔安心下意识皱眉,心里凉了一点,他这是……以往的记忆涌上心头,在她的经验里,每每他有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下一瞬总会说出让她最为难受的话。

他似乎比她还要了解她,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何种的话会让她最为难受,说出的话刀子一样,句句戳在心口。

不由屏了息。

下一瞬,他出口的话却是:“路都走不稳了,不该找我帮忙吗?”

嗓音低低哑哑,回回绕绕从耳中到心里……

原来,他给的不是刀子……

心头荡开缠缠的思绪,她呆愣愣望着他,片刻的反应不过来:“你……就是要说这个?”

在她的目光中,他抬头继续走,仿佛刚才说出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话,乔安心抬头,继续望着他,带着执拗。

他的声音终于再次传来:“我记得我之前说过。”

他说着似是而非的话,乔安心突然想起,不久前她在房间门口摔到,狼狈跌在他的脚边时,他只冷眼望着她,表情毫无波动,甚至还带着一些她不懂的冷冽。

那时她不懂他,他明明是对她……严格想来,他其实一直在帮她的,但每每在那种时候却总是对她那般……

现在却突然懂了,那时他说,乔安心,让你向我求助,就那么难?

他……只是要她在那种时候,在需要人的时候,想到的是他……

乔安心眼神里闪现异样的情绪,望着他坚毅的下巴和让万千女人倾慕的模样,片刻的神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