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似是而非

说到那几个字的时候他刻意加重了语气,乔安心几乎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瞬间愤怒冲击着她的甚至,握着手机的手也颤抖起来,她重重一个呼吸,下一瞬,手机却被夺了去……

她回头,手机已经落在秦易风手上,他轻轻一按,挂断了电话。

“哎你怎么挂了!”乔安心一把抢过手机,急声道。

“再听下去也没意义,他今天本就没打算跟你好好谈。”

乔安心一怔,“你的意思是……”

“他只是在试探,试探你的底线,还有我的。”

“你早就知道?”

秦易风点点头:“我了解他。”

“那你还……”

还让她接电话……为什么不早告诉她……

眼里一闪而过的委屈,她微垂了眼睑,蒋明乐那些难听的话还犹然在耳,他却告诉自己这些都没有意义,这两人都知道这个事实,却还在看她一个人认真的算计,认真的试图寻一条路……

他手抬起她的脸,逼她与他对视,因着用了双手,那动作就好像……捧起了她的脸似的。

“但这通电话还是非接不可的。”

“什么意思?”他的双手在她的脸侧,让她出口的声音显得有些怪异。

秦易风在她纳闷的目光中,收回手,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一个界面给她看,乔安心眯着眼睛打量着,看着那些星星点点信号一样的东西,脑中蓦地闪过什么,猛地抬头道:“这是在定位?!你找到他了?!”

秦易风点头:“找到了。”

乔安心眼中那抹光就这么亮了起来,原来……原来他方才只是在……

找到了蒋明乐的所在,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找到母亲了?

秦易风看着她的模样,知道她想什么,却没有说出,蒋明乐一向狡猾,他所在的地方不一定就是她母亲也在的地方……

但这话,看到她眼中的光亮时,他最终没有说出口。

罢了,反正还有他。

总归会解决这件事。

让她早高兴一些也无妨。

他目光沉沉。

情绪大起大落间,乔安心突然想到一件事,对秦易风道:“所以,你早就知道蒋明乐会再给我打电话?”

所以才来了自己房间?所以早就安排了定位的事?

秦易风表情似笑非笑:“他不是让他做了一件事?如果不再打电话过来不合常理。”

看着他的表情,脑中不由再次想起蒋明乐要她做的那件事……还有她方才自然而然的撒谎,她轻咳一声,一股别扭的情绪。

“不过……”秦易风再度开口,“这只是顺便的,最重要的,还是……”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但目光在她身上一个重重的打量,暗示意味不言而喻。

他……是在说她会发作的事……

许是他目光太火炙热的缘故,她竟也觉得身上温度也高了起来。

不过这感觉不过一瞬,心里始终还有更为担心的事,她不由道:“还有我妈的事……之前蒋明乐跟我说的,换一种治疗方法也是可行的,还说他已经联系好了医院等其他一切的都安排好了,我……我那时信了他,后来,在来的路上,他每天都会给我看我妈最新的情况,我……我也一直没有怀疑,现在他拿我妈的事威胁我……我很担心……”

说着说着,一直以来她甚至不敢多去想的可能性再次冒出,如果一直以来蒋明乐都在骗她……

既然从一开始她从夜城离开他都是有了预谋的,那么谁能保证母亲的事不是他一直以来在骗自己呢?

她脸色煞白,几乎不敢往下再想。

“他的目标是我。”秦易分开口,抬手理了下她耳侧乱了的头发,说:“目前为止他做的这些不过都是为了报复我,他的目标在我,不会过多纠缠你,你只要记得,不管他提了什么要求,你都应下就是了。”

“都……应下?”

秦易风点头:“必要时,我会配合你。”

他说得配合……乔安心不由想起离开夜城时……

“如果他再让我下药呢?”她冲口而出。

现在的蒋明乐,已经完全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蒋明乐了,虽然第一次下给秦易风的药并不会怎么样,但有一就有二,难保他以后不会这么要求……

秦易风眼波深沉些许,说:“如果他开得筹码足够,你可以下。”

乔安心怔了一瞬,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可是……万一他让下的药……伤害特别大呢?”她声音不大,望着他,呢喃般的说出,这话,像问秦易风,又像是在问她自己。

万一蒋明乐的筹码足够大,她真的会给秦易风下药吗?

其实她自己清楚得很,蒋明乐最大的筹码便是她的母亲,可是……她真的做得到以伤害秦易风的身体为代价吗……

她的挣扎落在他的眼里,他眼神缓和了更多,说:“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更迷茫。”

乔安心眼底依旧迷茫,这迷茫,更多的是对自己,耳边听到秦易风继续说着:“这本就是他跟我的事,他擅自把你牵扯进来,不管你怎么做都可以,不用想太多。”

真的可以……不用想太多?

他说得有云淡风轻,仿佛蒋明乐的枪口对着的是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就是原因吗?”脑中闪过什么,她突然道,“只是觉得不该把我牵扯进来,所以才在我从夜城走后……又来寻我吗?”

秦易风眼睛一眯:“你这么觉得?”

“那……不然呢?”

她追问,神情带了她自己都未察觉到的隐隐的一丝……期待。

他说,他帮他从来不是因为她能为他做什么……

蒋明乐的电话来之前,他未说出口的话……到底是什么。

她像是中了诅咒一般,急切的想要知道他未说出口的话,急切的想知道他真实的想法。

“如果说不该牵扯的,并不只你一个,”他神色深沉,隐隐带着她不懂的流光,说:“但我只寻了你。”

但我,只寻了你。

乔安心蓦地愣住,心跳几乎停滞了一瞬,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传来,他的话……让她心旌摇动,但同时……她也依旧记得在夜城时,她鼓起了勇气终于问出那句他是不是喜欢她的话时,他的回答……

他说他不会有那种廉价的情绪。

那么现在呢……

他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乔安心望着他,脸色不由红了起来,但这红,却并不是因为害羞的情绪而是……

体内蒸腾起的热和不明的躁动再次传来,她知道,这是……又要发作了。

她不由咬了唇,对这样的自己产生了厌恶的情绪,秦易风眼神微暗:“不舒服?”

“嗯……”她点点头,目光轻轻避开了他,声音低低的,“好像是……又要发作了。”

秦易风眼中暗色流动更甚,他身形微动,朝她更靠近了一些。

眼前就是他的胸膛,还隐隐有沐浴后的味道,乔安心下意识吸吸鼻子,头顶传来秦易风的声音:“回来之后我洗过澡了。毕竟,在车上出了一身汗。”

后面的话他说得一派正经,乔安心却不由心里酥了一瞬,抬眼瞪他,却见他眼神并不像语气那般正经,反而隐隐透着邪气,她瞪他的动作就这么顿住,只觉现在的他,也像蒋明乐一样,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让她看不明白了……

“在想什么?”看着她发呆的样子,他声音低沉的道。

“在想蒋明乐……”

话一出口,周身气息一冷,她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再朝他看去时,却见他神色与刚才无异,但眼里却闪着危险的信号。

她下意识就要后退,秦易风却伸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到了怀里。

“要去哪?”他低头,与她挨得紧紧的,说话的气息喷洒在她唇边,让她不由舔了舔唇。

“没、没要去哪。”她结结巴巴,心里暗道自己的没出息,明明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

感受着他的手在她腰间轻轻摩挲着,后面的话她再也说不出。

“乔安心,如果是其他人中了这药,我是不会帮她解的。”

说完这句,他蓦地将她抱起,就像床边走去。

体内升腾的需求,耳边他灼热的气息,还有这似是而非的话……

再反应过来时,身下已然是柔软的触感,她躺在了床上,而他,手臂撑在她的身侧,眼睛里跳动着火光,连声音都带了不一样的热度。

“安心,怕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