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否认

我帮你,从来不是因为你能为我做什么。

满脑子回荡着这句话。

她心跳加快,血液却几乎凝滞,他……这是什么意思?

隐隐冒出一个念头,让她几乎不敢接着想下去……

“那……你帮我,是为什么?”

她听到自己呢喃般的声音。

他望着她,“因为我想帮你。”

“你为什么会想帮我?”她盯着他,几乎立刻的,接着问了下去。

秦易风望着她,眸色深深。

在他沉默的时间,乔安心不由升起一种类似紧张的情绪,房间里只闻两人的呼吸声,她看着他薄唇轻启,心一下跟着提了起来……

嗡嗡

手机却在此时突然震动起来,正放在桌上的手机,这震动声似乎也更大了起来,空气中好像有什么被打破了。

秦易风的话并未出口,乔安心的勇气几乎散尽,她跑向桌边:“我……我去接电话。”

但在拿到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她却一下僵住了。

是……蒋明乐的。

下意识回头看向秦易风,秦易风抬步向她走来,“他的?”

“嗯。”乔安心点头。

偏偏蒋明乐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来了……

如果是在之前,秦易风没来之间这电话先来了,乔安心能保持自然地接完电话,但现在,秦易风就在她身边,在他面前接蒋明乐的电话……

况且,他方才才答应了要帮她的……

随着这个念头冒出的,是又一次不规则的心跳。

手机还在震动着,秦易风道:“接吧,你之前怎么打算的,随机应变。”

“可是你……”

这样难道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他摇摇头:“没事。”

说完,他径自坐在了床边,那模样,与往常无异,仿佛乔安心接的不过是通再普通不过的电话罢了。

他的沉稳感染了她,让她紧张的情绪渐渐放松下来,深吸一口气,她接通了电话:“喂。”

“睡了吗?怎么这么久才接?”

蒋明乐出口的话,依旧如往常一样,仿佛他们还是朋友般的自然,但反而是这种自然,在他那般威胁了她之后,显得更加诡谲起来。

余光里秦易风坐在床边,分明神色淡淡无波动的模样,却无端让她心神定了下来,仿佛再怎样危险的情况,只要有那个男人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了。

“嗯,睡着了。”

话一出,那端传来蒋明乐的笑声,这笑声,也不似他以往的笑,乔安心相信,若是此刻房间只有她一人在,她定然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蒋明乐这笑……无端让人背脊发凉,是一种比不怀好意更加让人不舒服的笑。

“你笑什么。”乔安心人忍不住皱了眉,道。

“呵呵,安心,咱们的事还没说完你就睡着了,看来刚才……累着了吧。”说到最后,他声音越发低沉,暗示意味十足。

乔安心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蒋明乐是知道她今晚会发作的事的……他的暗示,也很明显的指的是那一方面的累……

她顿了下,语气不动声色:“还好。”

她的反应似乎让他有些不满,他骤然收了笑,说:“安心,你这么淡定,好像我们说好的事情你做到了一样……”

他的语气……

分明是知道了她并未完成他让她做的事……

她确实没有在那个时候喊出他的名字,至少,在她清醒的记忆里,她……始终没能喊得出口。

她……该怎么说?

眼神不由飘向一旁的秦易风,他拿着手机,微低着头,在手机上操作着什么,与她并没有哪怕一个眼神的交流。

不过几秒的时间,脑中各种念头闪过,最终她轻轻开口:“没,我……做到了。”

语气带着恰到好处的难以启齿和隐忍。

这次轮到那端的蒋明乐顿了一下,很快的,他反驳道:“不,你不可能做到。”

他说的是不可能,而不是没有,也就是说,刚才他那些话也不过是试探罢了,他并没有在她身边再做什么手脚监视她的行动了……

得出这个结论后,乔安心心里大大定了,说:“我做到了,蒋明乐,你该知道为了我妈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吧。”

他们从夜城来的这一路,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蒋明乐将陈凤兰当天的情况转告给乔安心,或是图片或是小视频之类,从未间断,一般情况下都是蒋明乐在收到消息后立马转告给乔安心,若是哪一天那边的消息来得晚了,乔安心便会心神不宁……

从一开始,她愿意接受他的帮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可以说是决定性的原因就是蒋明乐能够很好的安顿好她母亲……

所以,陈凤兰于乔安心的重要性,蒋明乐再清楚不过。

听她这么说,他又一个停顿,明显对自己的想法动摇了,但乔安心却越发不明白他的用意,若是说他早已断定自己根本做不到在秦易风面前在那种时候喊出他的名字,那么他还为什么要自己去做呢?

思绪越发混乱间,蒋明乐开了口,不过出口的话却让乔安心蓦地僵了身子,他说:“呵呵,打着为了你妈的幌子做这些事……安心,你说阿姨要是知道你在秦易风身下喊其他男人的名字……”

“蒋明乐……”乔安心打断他,“你……”

一个你字出口,眉头皱的紧紧的,虽然她并没有做出那种事,可……他的话还是直直刺中她的软肋,她最大的心结一直是……是怕母亲清醒后知道她曾做出的事……

可蒋明乐啊……

当真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紧紧攥着手机,眼里有怒火闪过。

“怎么?说到你心里去了?乔安心,我还以为你真不在乎呢……不过这种心态,该怎么形容来着?做"biaozi"还要立牌坊?”

“你混蛋!”她语气骤然变了,虽然一再做心理准备,却始终对这个完全陌生了的蒋明乐始料未及。

“谢谢夸奖,”他语气痞里痞气,似乎对她的愤怒毫不在意,反而道,“不过安心,你最好别忘了,就算我再怎么混蛋,你也是有求于我的。”

他这话一出,成功让乔安心即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她原本的打算就是不管怎样先稳住蒋明乐……不要让他伤了母亲。

“我知道。”她稳了稳心神,“你要我做的,我做到了,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妈?”

“呵呵,不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姓秦的正在你身边吧……”

乔安心心里猛地一跳,他这是……试探?还是说……

脑子飞速运转着,额头出了细细的汗,她声调平稳的继续说道:“他在卧室,我在卫生间接的电话。”

“我就知道……他怎么舍得让要发作的乔美人独守空房。”他说到。

乔安心暗暗松了口气,果然……这么说是对的,时间上来说她才与秦易风在车上……现在否认秦易风在她房中的事反而显得奇怪了,她算是赌对了。

心里那口气松了,耳根却悄悄红了,目光再次不由望向一旁的秦易风,他手上依旧拿着手机,不过已经抬起了头,正直直望着她,目光里隐隐跳动的火光,显然已经听到了她方才的话。  △△,

与他视线相交的一瞬,仿佛被电到了一样,她呼吸一滞,立马避了过去,对着手机道:“所以,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妈?”

那个人就在她的不远处,原本与蒋明乐的对峙也仿佛并不那么危险了,她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依旧落在她身上,灼热而深沉,让她几乎溺毙,几乎燃烧……

她不自然的站在那里,等着蒋明乐的回答。

“那就要看安心你的表现了。”

他声音阴测测,让她不由再次绷紧了神经。

“我已经照你说得做了,你还要怎样?”

“不,你只是照我说得‘说’了,我们还没有‘做’,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