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请你帮我

终于离开了让她难堪至极的视线,她脚步一下慢了下来。

南城环境很好,不像夜城,污染得厉害,尤其是这个季节,晚上更是见不得几颗星星,她抬头,望着南城的夜空,包里是买来的避孕药,她心神不宁着。

手机上始终没有其他消息,她原以为在她没有达到蒋明乐要求的时候,蒋明乐会再次找她,她甚至已经想好了说辞,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蒋明乐那边却始终没有了消息……

难道他其实只是在诈她?

他其实并不能做到连秦易风都监视在其中的吧……

可是母亲……

她眉头不觉再次皱起,朝酒店方向慢慢走去,脑中一会是蒋明乐阴鸷的话,一会是秦易风居高临下的脸……

他问自己求他帮忙就那么难?

她也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单说实力,在蒋明乐与秦易风之间,她其实是倾向于秦易风更多一些的,蒋明乐要挟自己的事,如果跟秦易风坦白甚至说向他求助的话,她知道秦易风有那个能力做到的……

当年父亲刚去世,母亲查出了病,她整日为那些债务逼得无法,家不成家一团乱麻的时候,秦易风不过短短的时日就全部解决了所有的事。她知道那时候并不只是牵扯到钱的事,隐约记得当初父亲手上有一个大工程,牵扯到整个夜城甚至北部的发展……事情之复杂其实远超出了她的想象,但秦易风依旧在短短不过一周内疚全部解决了,至少,那之后……她从未再因那件事所扰。

她知道这次如果他答应了帮自己,这件事基本就可以解决了,但……

求他……

她深深吐出一口气,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求他,在以前的日子里,她求过他不止一次,每一次,都意味着新的交易产生……

但现在,莫名的,她不想再给她和他的关系上,打上交易的烙印。

在房门口,她跌倒时,他的语气……是在生气吗?

酒店大门就在前面了,她脑中回想着方才的一幕,不由揣摩他的意思。到了酒店门口的时候,她下意识垂了眼,前一次进门来的场景还犹然在眼前,她尽量快步得穿过大厅向自己房间走去,出电梯刚到走廊,远远的便看到一人从秦易风房间走出来,是个女人……

那人身形窈窕,即便是这样的晚上,也一身利落的职业装,看起来干练又不失妩媚……

她不由放慢了脚步,那女人就这样朝她这边走来,越走近了看越能看出是个十足的美人,两人势必要擦肩而过,乔安心避开目光,不再看她,但那女人却在离她三两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开口道:“乔小姐,你好。”

出口的声音不似江南女子柔柔的感觉,反而多了一丝清冷,这番清冷从这样的美女口中说出,反而最会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乔安心站定,女人望着她,脸上带着职业性的笑,说:“我是秦总的助理,江影儿”

乔安心点点头,脸上也浅浅笑:“江助理,你好。”

乔安心曾替秦易风挡过两年的桃花,那时最常感受到的,便是来自其他女人的敌意,与秦易风结束了那段关系后,这种感觉就很少了,甚至在安娜……他曾经名正言顺的女朋友那里,她不曾感受的敌意,在现在,这个姓江的女子面前,再次感受到了。

“听闻乔小姐曾是秦总的前任助理,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向乔小姐讨教一二。”江影儿说话的语气和模样,好似乔安心只是个单纯的前辈,但她眼底的隐隐的傲气却不由散出。

乔安心依旧保持着浅浅的笑,摇头道:“我想必要性不是很大,秦总的眼光不必怀疑。”

这话的意思自然是既然江影儿通过了秦易风那一关,她的能力自然不必担心。

听她这般说,江影儿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表情未变,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对乔安心微微欠了身:“那么乔小姐,我先去忙工作了,再见。”

“再见。”乔安心道。

两人擦身而过,乔安心走得速度依旧不快,等到了门口,朝电梯望去的时候,早就没了江影儿的身影。她收回目光,开门进了房间。

秦易风身边最不缺乏的就是女人,只是这一次竟然是以助理的身份……

他的助理一直是男性所以当初她以助理的身份进入风华的大楼时,风华的员工才会用那种眼光看她……

但现在……

罢了,她摇摇头,不要再想了,她有什么资格和身份想这些……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母亲的事……

叩叩

敲门声传来,她刚换了睡衣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听到敲门声披了件外套开门,果然……

是秦易风。

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在车中被她弄皱了的衣衫已经换了下来,她眼神微敛,开门让他进来。

“刚才去哪了?”他开口。

刚才……

去买避孕药……

但这话,她怎么能对他说出。

话咽回了肚子里,再出口便是另外一句:“刚才……出去走了走。”

“出去走走?”嘴上这么说着,他的目光却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下,目光里的意思不言而喻,她身体依旧疲累,双腿虚软着,刚进酒店的时候走起路来还在打颤……

这的确是个不高明的谎言。

乔安心点点头,表情甚至不带一丝不自然,道:“嗯,出去走了走。”

他并未在追究,望着她换了睡衣的模样:“准备睡了?”

眼里暗光浮动。

乔安心明白他的意思,她的身体……很可能在后半夜再次发作,或许是笃定了他会再次过来找她,她才敢放心休息……

她点点头,很快的又摇了摇头:“没,没打算睡,只是想休息一下。”

他对她的回答不甚在意的模样,依旧盯着她,似乎知道她尚有未出口的话,乔安心在他的目光中感到一阵威压,她抿抿唇,“我刚才遇到你的新助理了。”

“嗯?”

他一个嗯,她突然想咬自己的舌头,怎么就突然说起这个了,她分明是想说,也应该说关于蒋明乐的事,关于母亲的事……

抬眼,果然是他似笑非笑的模样,她梗着脖子,吐出一句:“她……不错。”

他眉眼和缓了些许,“除了这个,不是有其他的要跟我说?”

乔安心眼波微动,果然他是知道的……

点点头,她道:“我……在车上的时候应该跟你说了不少吧,关于蒋明乐的……他今天下午,确实给我打过电话了,电话里,他用我妈威胁我……说让我在那个时候……喊一声他的名字。”

真正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比想象中要简单一些,在清醒的时候说完这些话,心里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一样,至少,这代表着,她真正做出了选择……

“这些,在车里你说过了。”他道,“还有呢?”

还有……

还有就是……

“这一次,恐怕需要请你帮我。”

终于,终于这句话也说了出来。

她望着他,眼里微弱的闪着光。

“如果不是到这个地步,你是不是还不会找我?”他眼睛微眯,并未回答她的话,反而如此道。

几乎立刻的,乔安心回道:“我不知道,但所有的事情不都是这样一步步发展的吗,谁也不能确定另外一种情况会是怎样,我只想说,至少现在,我……是是真心请你,请你帮我。”

说完这番话,她胸膛不正常的起伏着,显然是情绪带了激动。

“好,我帮你。”

就这样?

她望着他,带着些不可置信。

他的答应,比她想象中更容易了太多。

以往每一次的,她每每求了他的帮助,总要付出些什么,这一次呢?

“你……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她神情很快冷静下来,看着他,道:“我是说,蒋明乐把我妈不知道藏在哪里了,虽然我还不知道蒋明乐的真实身份,但这些事情发展至今,也知道他的不简单,再加上他给我带电话的时候,语气……很危险,所以我想这件事肯定是不容易的……”

“所以?”他继续道。

乔安心抿抿唇:“所以,如果这样接受你的帮忙,我想总是不公平的……如果你需要我做些什么,我也愿意去做。”

说到最后,语气越发坚定起来。

是了,她与秦易风之间的交易,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不要欠他,至少,不要欠他那么多。

“你觉得我需要你为我做什么?”秦易风站在那里,说出的话利得让她生疼,他说,“两年前,就算不是你,我也能找到其他帮我应付外面和家里的女人。做我的助理?平心而论,乔安心你做的工作风华任何一个员工都能胜任,还是说做我的情妇?你比我清楚,你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情妇,乔安心,你觉得你能为我做什么。”

他冷静的说着,难受的情绪包裹着她,让她如此难受的,不只是他所说的内容,而是……她知道他说得这些,都是对的。

她微微低了头。

下一瞬,一只手抚在她的头上。

“乔安心,我帮你,从来不是因为你能为我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