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止一次

她……想要的……

不复清明的眼里更添混沌,隐约里她觉得哪里不对,但这思绪被那股强烈的渴望极快的冲击下去……

她再次伸手,挣扎着向他向他靠近,腰间的安全带束缚着她的动作,她伸手胡乱扯开,终于没了束缚的她,朝秦易风倾身而去。

这条路上没有一个人,秦易风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任乔安心几乎爬到了他身上,仍是不为所动。

乔安心小手扯在他的衣服,发出细小的不满的声音。

“说,还是不说?”秦易风一把抓住她在他身上四处点火的小手,力道不会让她受伤却也让她动弹不得。

他声音危险,却带着诱哄般的味道。

乔安心迷迷蒙蒙的望着他,眼神带着疑惑,似乎不知道他要让她说的是什么。

秦易风眯了眼,并不说话,他比她更了解那药,知道她此时的折磨与……挣扎。

他的目光刀子般的利,在**的海里生生劈开了一条道,让她不得不再次想起她瞒着他的那件事……

蒋明乐的电话……

她是有事瞒着他的……

蒋明乐要她在那种时候喊他的名字。

秦易风看着她变换的神色,显然她记了起来,他直视她的眼睛:“安心,难受吗?”

乔安心望着他,愣愣的点点头。

“只要你说出来,就不会再难受了。”

他的眸子墨一般的黑,又海一般的幽深,一眼望进去似乎就被深深吸入其中再无法自拔,他的话,于此时的她来说,便是沙漠里最后一滴水……

她……抗拒不了这种诱惑。

身子不觉得扭动着,她双颊的酡红似要烧起来一般,微张着小嘴,呼吸间的热气蒸腾在狭小的空间……

秦易风的眼神告诉她,如果她不说……那么就要一直忍受着这种折磨……

“嗯……”

喉间发出一声引人遐想的轻吟,她呼吸越发急促,眼里的雾气几乎凝成了泪,用一种让他几乎无法抗拒的目光望着他。

秦易风眼里窜起的火苗越烧越旺,却依旧只抓着她的两只手,并没有其他动作,但目光里的威压却越发明显。

乔安心身子扭动得越发明显,持续不断的强烈感觉向她袭来,她的理智已经七零八散,只觉得身体好热……

很热……

他抓着她的手凉凉的,他身上的气息散发着极致的吸引力,她身子软软的前倾,向他身上倒了去……

小脸蹭在他的颈窝,柔嫩的脸颊紧紧贴着他,她脸上的温度滚烫,他正常的体温都能让她发出了舒服的喟叹声,这声音落在他耳里,无疑又是强力的诱惑……

他额头沁出了汗珠,却一个用力,生生推开了她。

刚才一瞬的贴近让乔安心越发难耐,她横坐在他腿上,能感受到她腿下的不正常的坚硬……

“我……我说……”

不管他要听什么,这个时候她都会说了。

此话一出,他钳着她的两只手蓦地松开,乔安心的手像是柔软又坚韧的藤蔓,牢牢的紧紧的缠住了他……

她在他脸上亲着,说是亲,不如说是胡乱的舔弄,这番动作让她身下硌人的触感又坚硬了几分,她不舒服的哼哼两声,这一磨蹭让他眼里的火终于喷薄而出,他抬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肢,将她紧紧带到自己怀里……

“乖,告诉我……”

迷蒙中,她听到他在耳边轻声道。

她开口,无意识的说了什么。

话说完,像是奖励她一般,他吻上她的唇,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绕到前面解开了她的扣子……

她身上太热,他也温热相比温度还是低了些许,触在身上带了一阵阵熨帖,但随即便是更加强烈的渴望……

她知道这些还不够,身体已经知道他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为她解了这无尽的折磨……

为此,她不惜在他的诱哄中一次次说着什么。

但具体说了什么,那么东西似是没有经过大脑的,或者说她已经失去了记忆的能力,所有的感官和浑身敏感的神经都集中在了身体……

在他终于进入的那一刻,些微的疼痛和不适感不过几个瞬时,很快她便沉沦在他的节奏里……

……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在极度的欢愉之后便是浓浓的疲累感,她软软的坐在副驾驶座,身上盖着他的外套,意识渐渐回笼……

外面漆黑一片,她依旧在车里。

这是……在回酒店的路上?

驾驶座的秦易风衣着整齐,只是衬衫扣子比平时多开了两颗,而在不明显的地方,衣服上的褶皱也显示出一丝的不寻常。

乔安心目光从他身上回到自己身上,她身上盖着的是他的西装外套,而里边的衣服……

抬起一只无力的手她轻轻掀开他的外套,里面自己的衣服也穿戴整齐了,但……

身上并不陌生的酸痛感和身体那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让她褪去了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

不同于上次的碎片式的记忆,这一次……

却是完完整整的记忆。

从她忍不住向他伸出手开始,在他停了车子之后,她自己解开了安全带……坐到了他的腿上,还……

她……是在主动求欢啊……

想起这些的她,瞬间苍白了脸,虽然……虽然这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但……

她记得方才的他,是那么冷静……就算是答应了给她继续解药,但……他肯定不会想到在这车里她就会那般隐忍不住。

他有多冷静,她就有多狼狈。

“谢……刚才谢谢。”

她脸扭向窗外,嘴里轻轻道。

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嗓子也涩得很,他没说话,抬手递给她一瓶水,“刚才嗓子累着了吧。”

乔安心下意识伸手接过,才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

她刚才……

那些羞耻的画面更加清晰完整的浮现,她刚才……不觉出口的声音……

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瓶子的盖子是拧开过的,是知道她已经瘫软没有力气了吗?

一口气喝了几口水,凉凉的水润过嗓子,她的理智更清明了一些,脑中蓦地闪过他向她反复询问着什么的画面,而她,似乎也回答了什么。

“我刚才……说什么了吗?”她转过头,声音带了焦急。

秦易风眼神一丝波动也没有,道:“你指的是哪句?刚才你说得,并不算少。”

她说得并不算少?

刚才……最开始的时候她记得蒋明乐让她说出口的话的,但一度在纠结挣扎着,后来……后来意识混沌,她隐约记得秦易风在问她什么,可到底回答了什么却是记不清了……

忍不住坐直了身子,想进一步问一下,无奈身体的疲累超过她的想象,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让她轻吟出声。

秦易风看她一眼:“你的身体状态可能要稍事休息再进行下一次比较好。”

下一次?

什么下一次?

脑中几个回转,乔安心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脸色腾地再次红了,她急忙道:“不,不是……我不是,我没有要……那个……”

越说到最后,声音越是低了下去,很难想象,她曾是那个在其他女人面前说着刀子样锐利的话的女人……

乔安心这种人,是很好的演员,但一旦卸下伪装做了真正的自己,那些圆滑和锐利便也不复存在。

秦易风眼神里带了不明的意味,“希望待会你也会这么说。”

他将车子开得很稳,但速度却几乎已经到了最快,乔安心忽然意识到什么……

“你是说……我这次发作……”

秦易风点点头:“嗯,应该不止一次。”

乔安心蓦地瞪大了眼,就听他继续道,“所以你最好休息一下,免得待会……受不住。”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这种话,撩拨得她的耳朵痒痒的……

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明明有更重要的事的!

“先不说这个,我是想问,我刚才跟你说的话里……”她顿了顿,心里五味杂陈,有些艰难的开口,“我刚才跟你说得话里,有没有包括关于……蒋明乐的。”

话说出,她几乎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但依旧强撑着望着他。

他眸色平静,微微转头望着她,在她紧张得神色里,点了点头。

轰的一声,乔安心脑中空白了一片。

她竟然真的说了关于蒋明乐的话?

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她真的按照蒋明乐要求……在那种时候喊了他蒋明乐的名字……

但是这样的话,秦易风的反应是不是不对?

如果她真的在那种时候喊出其他男人尤其是蒋明乐的名字,秦易风纵然不会是暴跳如雷,也不该是现在这番平静……的吧。  △△

乔安心望着他的神色,神色带了些不确定,这会不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呢?

可如果不是这样呢?

那就只剩下一种情况了……

她提到关于蒋明乐的事……如果不是按照蒋明乐的要求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相反的情况,也就是说……她跟秦易风坦白了。

也就是说,她很可能把蒋明乐的那通电话以及她的打算告诉了他……

而她的打算……

是倾向于……离开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