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得到奖赏

言情中文网 ,最快更新有种别宠我最新章节!

电话已经挂断。

乔安心呆坐在那里,身体,依旧很难受,远远的,她看到秦易风正向这边走来。

广场上人依旧很多,嬉笑声喧闹声依旧不止,那么多人里,她一眼就看到了他,一身得体的西装,拥有世上最完美的容颜和最冷冽的气质,他一步步向她走来,也似在一开始就知道了她的所在。

终于走近,一看她的模样,他便微皱了眉,未说一句话,只俯身,打横将她抱起。

乔安心被他稳稳抱在怀里,抬头望着他,耳边是周围人的窃语声,似乎这些都已经从她耳边自动被屏蔽,眼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模样……

但……

让她羞耻的是……

在见到秦易风的这一刻,她的身体像是自动忆起了那一晚发生的事……

就算是之前意识不清,醒来后只有零星的片段和满身的痕迹可以证明那一晚的事,但现在……身体里蒸腾翻滚的火热,她看着秦易风,那一晚的记忆重新回到脑中……

他抱着她,把她迷茫无处安放的双手放在他的脖颈,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般的道:“抱着我……”

她像是被蛊惑般,乖乖抱住了他的脖子,她似乎……从来没有离他那么近过……

呼吸相接,水乳交融。

……

她的脸腾地涨红,不,不能再想下去!

蒋明乐的话还在耳边尚未散去,他说,要她今晚叫一次他的名字。

她不是不懂人事的小女孩,她……知道他的意思。

那个人,是要她在秦易风跟她……时,让她喊出他蒋明乐的名字。

乔安心愣愣的望着秦易风,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她真的喊出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就算是普通的男人,在那种时候被身下的女人喊了其他男人的名字都会接受不了……更何况是他……

身体里永不停歇的波动,她微张着嘴,呼吸越发急促……

一只微凉的手抚在乔安心的额头,乔安心仰头望着秦易风的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她的眸子里已经雾气涟涟,身后伴随着巨大的霓虹彩光,秦易风冷冽得好似不是真人,他看着乔安心的模样,什么话都没说,俯身一把将她抱起。

这个怀抱,短短的时间,乔安心已经熟悉……

她伸手自觉揽住他,开口轻轻道:“秦……易风。”

“嗯?”

单单一个字,却醇得像陈酿一般,他走得很稳,轻微的摇晃里,乔安心有一种醉了的感觉……

人群都向着喷泉聚拢,只有他们游走在人群的边缘,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乔安心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该说什么?

又该怎么说?

她知道秦易风要带她去做什么……

身体里那么浓烈的渴望折磨着她,甚至让她隐隐生出一丝期待感……

而这期待感,又比那么身体的难受更加强烈的折磨着她的精神……

即便如此,在这折磨的间隙,她脑中还不断萦绕着蒋明乐的话,她甚至想到过蒋明乐或许会再次给她药物之类的东西让她去害秦易风……

可万万没想到,他最终让她做的,竟是这样的事……

刚才的一刻,蒋明乐这话出口的时候,她真的确信了蒋明乐想要报复秦易风的事……

他,是要羞辱他啊……

她不再说话,紧紧咬着唇,连眼睛都紧紧闭了起来,仿佛这样就能封闭了五感,就能让她不再受这种折磨……

但从秦易风的方向望去,她紧紧咬着唇,模样隐忍,抓在他胸前的小手,也攥得紧紧的,细白的手骨节分明,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就连那双眼睛……虽然也紧紧闭了去,遮住了满眼的莲雾和荡漾,但轻轻颤动的睫毛却依旧暴漏了她的无措和……渴求。

他喉结滑动,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加快了脚步。

乔安心……

闭上眼了眼睛,沉浸在一片黑暗里,但那感觉反而越发强烈了起来,她只能更加用力的咬紧了唇,因为一个不小心,喉间的轻吟就会泄出口。

耳边的声音渐渐淡了,她张开眼睛,已经到了车边,他一手打开车门,将她放在座位,自己进了驾驶座。

乔安心坐的依旧是副驾驶,她使劲攥着手指,道:“秦易风……我……我要坐在后边。”

体内一"bo"的冲动不断侵蚀着她的理智,这个时候待在秦易风的身边就是对她最大的考验……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得住……

不久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候她坐在秦启佑的车里……也是在还有一丝清明的时候坐在了后座,现在想来……她无比庆幸那时的选择。

秦易风面上毫无表情,冷冽得仿佛没有一丝情绪,这样的他,与方才吃饭时是不同的……

那会的他虽然表情不多,但周身气息却是明显让她感觉到了缓和的,不过一会的功夫,他怎么越发……冷冽了起来?

“唔……”来不及多想,一口轻吟从她口中溢出,而后她紧紧抿了唇,眼色带了祈求,望着他艰难道:“我……坐后面好不好。”

“不好。”他望着她,目光晦暗如墨,只说了这两个字便倾身过来。

乔安心身子一僵,他的手臂绕过她的腰……给她系安全带……

乔安心呼吸骤然急促,他离她那么近……

但他似乎并不知她艰难的忍耐,连系安全带的动作都变得慢了起来,在乔安心一度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伸手的时候,身边的气息蓦地撤了去,他直起身子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乔安心侧头望着他,目光带着一点的迷离和迷茫……

秦易风终于开口,说:“就坐这里。”

说完,不等她说其他的,发动了车子。

车子已经发动,她坐在他身边已成事实,望着他的侧脸,乔安心呼吸越发急促。

他那么沉稳,冷静的望着前方,似乎对她的状况毫不在意,车子稳稳开着,他也似乎对她的状况毫不心急……

他越发沉稳冷静,越发显得她急不可耐……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她混沌的意识抗拒着身体一"bo"难以忍耐的感觉,也挣扎在蒋明乐的话里……

不是没想过不管怎样先答应下来再说,但蒋明乐似乎知道她的小心思,在挂电话之前,甚至说了他既然要她说,就自有办法知道她到底说了没……

想到那些暗里的手段,又想到蒋明乐精通着那些手段,她就无法不正视他的话……

确实,他既然要她去做,就一定是早就想到了这些,又怎么会给她留下那么简单的路子可走,那么她又该如何做……

如果不照着他说的做,那么……母亲怎么办?

她已经应下了要用自己换过目前的话,她深深望着秦易风,似乎要把他映到眼里,刻到骨子里似的,如果她能换回母亲,她肯定会去做的……

不是没想过蒋明乐会利用自己再对秦易风做些什么事……可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在意自己的吗?

他冷冽的眉眼望着前方的路,似乎绝不会施舍给谁哪怕多一个眼神,他是这样的冷冽,可他的温柔……她却怎么也无法忘掉……

如果啊,如果自己真的会影响到这人……

她甚至……甚至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就这样吧,只要母亲还好好的。

她咬咬牙,迷蒙的脑中一阵短暂的清明。

但随即而来的,是越发强烈的刺激,她的理智被淹没在**的海洋中,望着秦易风,无意识伸出了手……

“秦……易风……”她声音小小的,手无意识的在他胳膊上撕扯。

力道不大,她浑身软软的,小手搭在他胳膊上,与其说撕扯,倒更像是缱绻的纠缠。

秦易风眼中暗色流光闪过,但仍旧不为所动。

“你……为什么不理我?”

这一次,她像是受了委屈般,一只手扯着他的袖子,因为系着安全带,另一只手也朝他伸来,但并没有扯在他身上。

见秦易风仍是不搭理她,她那只手不再扯着他的衣袖,反而越发的过分游离到其他地方……

在他腰上摩挲着……

秦易风眸色越发幽暗。

见他仍不为所动,那只小手从腰上移开,向他腿上滑去……

这是从未有人敢做过的动作,剪裁得体的西裤,她的小手游移着,想得到什么,但意识已混沌,只是凭着本能的这番动作,但往往越是这样的毫无技巧性,越是能勾起人最原始的感觉……

“喂……”她软软的唤他。

秦易风猛地停了车。

因着惯性,她身子前倾,而后重新倒回座椅。

秦易风望着她,目光沉得摄人心魄。

“叫我做什么?”他说。

声音清冷。

乔安心望着他,目光有些呆呆的,“我难受。”

她说。 ②miào②bi.*②阁②,

眼中是狂风暴雨,面上却是冷冽无情。

“除了这个,你应该有其他要对我说的。”

其他的?

什么意思?

乔安心眼中迷茫划过,心中隐隐有念头冒出,似乎她是知道她在瞒着他什么的,但意识却抗拒着,阻挡她继续思考下去。

看着她的模样,他抬手松松领带,蓦地笑了,模样邪气又危险,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诚实的人才能得到奖赏,安心,乖乖告诉我,我就给你你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