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仿若恶魔

“嗨,安心,好久不见。”

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是蒋明乐的声音没错,他语气自然,好似他们本来就是分离不久的友人罢了。

这样的蒋明乐,让乔安心产生了瞬间的错乱感……

仿佛此时电话那端的人与给她发信息的那一个,并不是同一个人。

“蒋明乐……”她低低出声,“我看到你发的消息了。”

这个时候,还是开门见山得好。

“那安心你觉得呢?”蒋明乐的声音竟还是无波无澜,道:“你难道不想见到阿姨吗?”

听着他轻快的语气,乔安心也几乎要怀疑是不是她理解错了蒋明乐的意思,或许他真的并没有恶意呢……

还是不可抑止的产生一丝幻想,她试探着开口:“我当然想见我妈……”

电话那端随即道:“我就知道你也想见阿姨了,既然如此……”

“什么?”后面的话他的声音很低,喷泉再一起喷起,伴随着周围人的欢呼声,她并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蒋明乐似乎也并没有不耐烦,又说了一次:“既然你想见阿姨,那就来见吧。”

这么简单?

乔安心愣了下,可他说的是,那就来见吧……

也就是说,他现在正与母亲在一处?

“你现在跟我妈在一起吗?”她急急出声。

“对啊”蒋明乐道,“看起来阿姨也很想你呢……”

他正说着,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乔安心正好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陈女士您最好配合一些哟,我们现在是在给您进行治疗,您不配合的话病怎么会好呢。”

然后便是母亲的声音……

“你们是谁,快走开……”

声音渐渐弱了,乔安心心一下提了起来,母亲的声音尖利听起来情绪激动,看不到电话那端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更加焦躁,立马问道:“蒋明乐!我妈怎么了?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如果说他一直在骗她,那么所有关于治疗的事也是都是在胡扯的吗?

她呼吸急促,“你说话啊!我妈怎么样了?!”

“呵呵,着急了?”蒋明乐终于说话,开口的声音却不似往常的明朗,即便隔着电话,乔安心也能感觉到阴郁。

他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

来不及多想,她继续道:“我当然会着急,拜托你,告诉我我妈怎样了?”

声音不由软了一些。

“阿姨现在很好啊,刚才只是在治疗。”

“可是……”

“你看吧,我说了你也不肯信,还不如你自己亲自来看一下呢。”

乔安心冷静了一些,所以,这就是他的目的?让她独自一人去他那里……

“蒋明乐,”她开口,声音低了许多,“原先我一直很信你。”

话出口,电话那端便是静默,乔安心自顾道:“就算是刚才,刚接通电话的时候,不可否认,我依旧还保留对你的一丝信任,他们都跟我说,跟我说你做的一切都是在利用我,在骗我……”

说到这里,她顿了下,曾以为对蒋明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会情绪激动甚至歇斯底里,但并没有……只是心里很难受,还带着憋屈……

缓了下情绪,她继续道:“现在,我就想听你亲口说一句,蒋明乐,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

终于都说出口。

他回答的时间比她想象中来得更快一些……

“安心,这些话,我想当面告诉你。”

想当面告诉她

乔安心眼神沉了沉:“所以,你是要我只身到你那里去,对吗?”

“你很聪明。”

“是不是我去了,你就会放了我母亲。”

“放?”他声音拔高,又蓦地低下去,但声音里阴郁更甚,“所以在你心里早就认定我是在囚禁阿姨了吧,呵呵,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事做起来会更方便。”

他的声音落在耳里,乔安心只觉背脊发凉。

“我可以去你那里”她眼神定定的,“但你要先把我妈放了。”

“安心,这可不是公平哦。”

“蒋明乐,这场游戏里,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公平而言。”

她声音淡淡的。

于乔安心来说,这件事里,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公平的,她只是循着他们安排好的剧本在行动……

蒋明乐沉默半晌:“安心,你这伶牙俐齿的样子,可真是……让人……”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乔安心也没有再问,只是定定等着他的回答。

但就在这时,她体内一股燥热由内而外产生……

这种感觉……

她并不陌生。

这是……

这是那药发作的感觉。

秦易风说过,她今晚会发作一次……

可偏偏为什么是在现在……

她咬唇,幸亏是刚刚开始,也幸亏……与蒋明乐的对话即将结束。

她知道她于蒋明乐来说,定是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只要她的利用价值还在,他就不会真正对她母亲怎样,只是……

母亲原本在治疗中,却因为她……不知遭到了怎样的待遇……

心绞痛起来,她自己再怎样都可以忍受……唯独母亲,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只怕时间来不及……

“怎么样。”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

蒋明乐这次回答得并不慢,他说,“这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还是觉得我太吃亏了……”

“那你想怎样?”她另一只狠狠掐着自己,务必使自己神智清明。

她微微起身,在石凳上换了个地方,冰凉的触感再次传来,她整个人清明了些许,这一次的发作与前一次并不尽相同,上一次发作起来,那感觉来得又猛又烈,但却是一阵阵向她袭来,每每她稍微放松些许,更加强烈的感觉就会冲向她,让她在身体每个稍微放松的瞬间神经反而绷得更紧。

但现在的感觉却是不同的……

现在那股感觉是持续性的,虽然并不如之前的强烈,但这种持续性的折磨却更让人难以忍受……

她尽量调整这着自己的呼吸,生怕被蒋明乐听出了端倪,她已经想好了,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总之先答应着……

她已经意识到,电话那端的蒋明乐,再也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蒋明乐,或者说,之前的那个将明乐,只是他想要表现给她认识的那个而已……

过了一会,那边终于有了回答,却是……

“安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晚……你还会发作一次吧。”

此话一出,乔安心有一瞬甚至忘了身体的难熬……

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

他如此了解她发作的时间,那么是不是说……秦易风说过的蒋明乐参与绑架她的事……是真的……

秦启佑说的,蒋明乐给的茶有问题的事……也是事实……

“这跟我们之前说的好像并没有关系。”她淡淡道。

声音几乎没有异样,但刚要愈合的嘴唇却几乎再次咬出了血……

她很想知道蒋明乐是不是与安家勾结过……

很想知道当时打晕她的真的是他吗?

也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给她下这种药……

但现在,却不是时候。

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这个人潮涌动热闹熙攘的广场,她,格格不入。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安心你现在……很难受吧。”

说到这里,他自己的声音哑了不少。

他连这个都算到了?

是因为她反而没有继续问下去吧……

但乔安心已经顾不得这些……她语气不免带了急躁:“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边的蒋明乐似乎轻笑了一声,道:“这么说来,姓秦的肯定离你不远吧,也是,你都快发作了,他怎么敢离你太远,安心……或许你不知道,你发作起来的样子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你!”

乔安心涨红了脸,不过不是害羞什么的,而是气愤。

自蒋明乐嘴里说出这种话,让她怎么都无法接受!

“生气了?”他的语气带着从未有过的邪气,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况且安心,我要你做的事,就是在今晚晚上……”  》≠》≠,

在今天晚上?

需要她做什么?

体内持续不断的强烈感觉冲击着她的甚至,额头已经沁了汗水,她咬牙道:“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今晚叫一次我的名字。”

“什么?”

“今晚,在姓秦的给你‘治疗’时,喊我的名字。”

他声音低低,语气邪气,像地底最阴郁的恶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