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无法言喻

这里地处南城的最北边,旅游业相对之下并不那么发达,秦易风一路开车很快到了音乐喷泉广场,虽然不是周末,但依旧有不少人,多是带着孩子的家长和约会的情侣……

秦易风停好车,带着乔安心在旁边一家店吃晚饭,店面看起来不算大,但到处透着精致,点餐的时候乔安心看了一眼菜单,一度以为是不是小数点放错了位置……

“想吃什么?”秦易风道,“先点吧。”

乔安心看看他,服务员已经很有眼力见的朝向她,一看就知道秦易风依着她,乔安心余光里看到周围空了不少桌,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在饭点其他餐厅几乎都人满的时候这里却显得空了不少的原因了,原来单从价格上就刷了不少人……

以前不觉得会怎样,但现在却莫名觉得别扭……

秦易风看着她翻看菜单却什么都不点,半晌只点了两个价格较低的菜,便又问服务员这里的特色是什么,然后便点了几个特色菜。

“点那么多吃不完就浪费了。”乔安心道,她说得小声,总归是怕丢了他的脸。

秦易风挑眉:“这些话,从前可没听你说过。”

从前在夜城,各大有名或者有特色的地方他带着乔安心基本都去过,那是在他们相识的第一年里……他想着她年纪还小,本该就是大学生的年纪,一旦没了那些糟心的事,到底还是有玩心的,但带着她去了不少地方,后来……

他眉眼微敛,不再想那时的事……

乔安心听了,摇头道:“那不一样,那时候毕竟……”

“毕竟什么?”

毕竟……她还占着那身份的……就算吃穿都用他的,也只会是觉得因着交易应当的,但现在……她留在他身边的原因是为了真相……身份更是与往常相去甚远,再让他多加花费就觉得……心虚得很。

她抿抿唇,道:“毕竟那是在夜城,总不能丢你的脸。”

“现在不怕了?”他眉眼带了些调侃。

乔安心撇撇嘴:“现在可是在南城,又没有人认识我们,就算我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也不用担心有人偷拍什么的。”

秦易风笑了下,“人做的百分之八十的蠢事都是仗着‘反正没人认识我’这念头。”

乔安心一时语塞,跟他理论,他总能几句话让她哑口无言,就算她有许多歪理,也总是败给他……

“可是……浪费就是不好的。”半晌,她憋出这么一句。

“不会浪费的,”秦易风道,“我会吃完。”

“吃完?怎么可能,那么多菜!”乔安心不由道,声音不禁大了些,注意到另外几桌若有若无的打量和窃窃声,她不禁微微低下了头。

秦易风不着痕迹的打量一圈,那些视线便消散了大半,窃语声更是不再有,他这才压低声音对乔安心道:“吃饱了才有力气。”

吃饱了才有力气?

这算哪门子的解释?

乔安心一时没明白,纳闷的看向他,却见他眸色幽深,暗示意味明显,她蓦地愣住,脸色涨红……

这人……

这人从前也这样过吗?

她避过眼去,装作没听懂的样子不再看他,餐厅的对面就是广场,看着来往的人群,还有小孩的嬉闹声,她心里却不由沉了沉。

已经六点四十……

吃完饭差不多七点半左右,蒋明乐说的是晚八点……

秦易风显然不会答应先行回去,可她更不可能当着秦易风面与蒋明乐通电话……

放在膝头的手微微握起,她到底……还是决定瞒着他了……

蒋明乐的变化太大,让她一时完全无法猜测他的想法,这个时候……还是先接通电话听他怎么说……

如果有必要再找秦易风帮忙就好了……

心里沉沉叹一口气……

“您好,您的菜来了。”服务员柔声道。

乔安心转过头,才注意到原来已经要上菜了……

这一看,她才知道秦易风那么肯定的说不会浪费了,原来每一份的分量……都很小……

虽然没道菜做工都没的说,就连装菜的盘子或者说碟子都看得出价值不菲,但分量未免也……太小了点,想到这些菜的价格,乔安心不由觉得太贵了些。

服务员下去后,秦易风道:“先尝尝,贵,自然有他的道理,吃了你就知道值不值。”

他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今天的他,或者说这几天的他,都与往常不太一样,虽然大多时候还是惯有的冷冽的模样,但她心里,却莫名觉得靠近了他不少……

她拿起筷子,小心的夹了一小口,菜的名字记不清了,但吃到嘴里的味道……她眼睛亮了下,吃完一口不禁对秦易风露出赞赏的眼神。

“喜欢吗?”他突然问。

乔安心点头:“好吃,但是贵。”

“贵,”他薄唇微启,“但是好吃。”

两个词一换位置,意思翻天覆地的变化。

乔安心突然想到以前她见秦易风总是加班到很晚,很多时候她睡醒一觉了,偷偷到书房门口看,也能隐隐看到里面透出的光,有一次她玩笑一样问他:“秦易风,你说赚钱的意义是什么?我是说除了责任之外的东西,你觉得赚多少才够花?”

他当时正在处理文件,钢笔落在纸上,刷刷写着什么,他的字写得极好,手指修长有力,乔安心单是看着就觉得是享受,想到他晚上的加班,不由问出了那句话。

他抬眼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对于她这种傻问题,他很多时候都不予回答,只是给她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后来她偶然与任牧之几个聊起来的时候说到这个,任牧之拍着她的肩膀说他也问过秦易风同样的问题,边说边朝乔安心挤眉弄眼,说嫂子你福气真好,乔安心便纳闷的问,后来才知道秦易风说给他们的答案是……

他说,我自己无所谓,不过,总有个人出现,会让你觉得赚来整个世界给她都不够。

……

思绪归位,她看着对面的秦易风,这个男人……也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怎么就突然想到那里了?

菜色虽多,但每一份的量却少,所以一顿饭吃完,桌上所剩不多,几乎没有浪费。

两人吃完出门的时候,大概七点半了,音乐喷泉正好新一轮的喷水,小孩子的欢呼声传来,广场上显得更加热闹,五彩的灯光罩在两人身上,显得更加迷离,乔安心又一次看看时间,还有不到半小时……

“那个……”她突然停住脚步。

“怎么了?”秦易风站定,微微低头望着她。

乔安心舔舔唇角,尽量语气自然道:“你能不能先回车里等我一会?”

终于说出了口……

秦易风眼中,不易察觉的异光闪过。

乔安心心提了起来,大脑迅速运作,思考着如果他问为什么她该如何回答……

“其实是因为……”

“好。”

她的谎言刚要出口,他便说了好。

他没有问她原因,仿佛她的要求再正常不过。

说完后他便去了停车的方向,即便是在这种环境里,他的光彩也依旧无法掩盖,他经过的地方,皆是引起女人的窃窃私语和男人的侧目……

乔安心望着他的背影,手伸进口袋,握紧了手机……

心里强烈的愧疚感……

这感觉与往常不同,往常她谎话总说得顺口,现在对他说谎,似乎比想象中的更难……

微微叹口气,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找了一处人群最多最集中的地方,她坐在了人群后面的石凳上,拿出手机等待着。

手机上并没有多余的信息,她满脑中都是蒋明乐有可能会说的话……

他们都说他的目的是利用她对付秦易风……

那么他最可能用母亲的事威胁的……就是让她对秦易风做一些事,一些很可能是伤害他的事……

这么想着,她握着手机的手指紧紧攥起……

光是给他下药的事,她已经无数次的后悔过……

尤其在他可能昏迷不醒住院的时候,她的煎熬……无法言喻。

如果这一次,又是这样的事甚至是更过分的要求……  △△,

她,该怎么做?

一面是母亲,一面是秦易风……

如果可以,她宁愿能自己代替他们……

正想着,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乔安心蓦地低头望向手里的手机……

号码是……蒋明乐的,她记得他的尾号。

“喂……”

她接通电话,开口的声音涩哑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