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十三章 高估自己

疯子!

她是要把这事大事化小,她是要原来麻烦,他偏偏要把她扯进麻烦中,还让她亲自动手。

乔安心的笑容终于崩裂,看着脸色发青不敢吱声只是死瞪着她的方如云,虽然这巴掌挨得恼火,但她深知,要是还回去的话,她跟方如云,就是彻底对上了。

方家在夜城也是大家族,不然方如云也没有资格被安排给秦易风。秦易风会跟方家算账,而方家,确切的说是方如云,会把账全都算在她头上……

她,还有必须要待在夜城的理由。

想到这里,她叹口气,抬起手,望着秦易风:“秦少要的,不过是两巴掌,我来还!”

话音未落,她猛地扬手,“啊!”方如云一声尖叫,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

疼痛感迟迟未降临,方如云颤抖着放下手,却看到秦易风的手,抓住了乔安心扬起的手腕,但她没感到半分安慰,因为这不是英雄救美的戏码,乔安心的手,挥向的,是她自己的脸。

原来那两个巴掌,她是要自己还给秦少的。

她咬咬唇,那两人之间,明明是剑拔弩张,她却有种自己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去的感觉。

秦易风目光定定的注视着乔安心。

乔安心同样回视着他,不带半丝半分的犹豫。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啊。

蓦地,秦易风笑了:“乔小姐,对待自己,都这么狠吗?”

他面上在笑,但手腕上传来的力道让她知道,他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平静。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冲动了,恐怕在这个男人眼里,自己的行为是在挑衅他吧。

她缓了下语气,回道:“没什么狠不狠的,我们小老百姓哪里有讲究的权利。”

言下之意,请秦少不要再逼她了,她们反抗不起。

“对自己都能这么狠了,更何况是对其他人呢。”

秦易风落下这句话,蓦地松开了她的手,转而看了小心翼翼站在中间的方如云:“我从不打女人。”

方如云心下一动,面上更加楚楚可怜起来。

“既然乔小姐不动手……”

他顿了下,方如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那么你就自己动手吧。”

自己动手?!

方如云身子一颤,她知道他是认真的,她方如云,方家娇养着长大的大小姐,但此时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一文不值,甚至,还不如那个贱女人!

“秦少……”

方如云开口,泫然欲泣。

秦易风抿着唇,眸光冷得像冰。

“啪!啪!”

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乔安心眼神闪了闪,不是没注意到方如云嫉恨的眼神,可是,这事她阻止不了。

她从来不是能左右他的人。

手腕被人抓住,乔安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易风带到电梯里,从方如云身侧经过的时候,秦易风留下一句:“方小姐最好记得,我的东西,就算不要了,也容不得别人破坏。”

乔安心心里一疼,下意识挣扎起来,他这么抓着自己,算什么?

秦易风岂能容她挣脱。

“放手,你抓疼我了!”

乔安心忍不住皱眉道。

抓着她的手力道小了些,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半晌,他薄唇微启,吐出几个字:“去医院。”

“乔小姐,您的脸,伤得可不轻,最好还是赶紧治疗下。”站在角落里的小林默默开口。

乔安心动作一顿,抬眼看了一眼沉声不语的男人,本想说声谢谢,但一想到他那句“我的东西就算不要了,也容不得别人破坏”,就默默把那句谢谢又咽了回去。

是了,他怎么会是因为在乎,不过是独裁,不过是专制罢了。

想明白了这点,她索性不再挣扎,被秦易风带着上了那辆低调奢华的座驾。

上车后,秦易风一坐定,小林就赶紧把笔记本电脑送过去,秦易风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工作,乔安心下意识坐得离秦易风远了些,闭上嘴装哑巴。

这是他的习惯,即便是在车上也会这么处理工作,他担着秦家的光环,也扛着秦家的责任。

秦易风抬手揉揉眉心,这也是他的小习惯,在车上长时间盯着屏幕,就算是再稳的车,也容易疲劳,每每他都是这样缓解,以前每每看到他这样,乔安心都是带着心疼的,因为这个她还特意去学了按摩……

陷入回忆里的乔安心没注意自己已经盯着秦易风看了好久,直到秦易风犀利的目光望向他。

跟他对视的瞬间,乔安心立马移开视线,心里不由有点虚,她轻咳一声,假装不经意地看向窗外。

“有话就说。”秦易风淡淡道。

乔安心只得转过头,天知道,刚才她差点忍不住说了那句“我给你按按吧”,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跟天利的合作,你同意了?”半晌,她问。

“嗯。”

“为什么?”她立马道。明知道被算计了,还能咽得下,这不是秦易风的风格,他在商场上,向来是雷霆手段,就像他的人,冷漠、凉薄、锋利又危险。

他终于合上电脑,回道:“你好像不希望我答应?”

“好歹是你一夜换来的,我总该顾念着两年的夫妻情分。”

一夜换来的……

夫妻情分……

这些字眼落在她的耳里,锥子一样扎得生疼,但她面上不见难过,反而笑起来,配着脸颊上尚未消退的巴掌印,怎么看怎么作。

“第一次知道,秦总还会顾念情分呢。”

“也对,要是不顾着咱们的情分,也不会给我那么多钱,对了,还有一幢别墅呢”,她靠在椅背,玩着自己的发丝,语气闲闲的:“也对,秦总不光是大方,还很仗义,虽然离了婚,但对我这个前妻的情况可是了解得够清楚呢……”

她半真半假的说着,却不敢深思自己说出这话的原因,到底是因为有种被监视的憋闷感,还是因为心底那丝隐隐的期待。

“停车。”

秦易风的声音响起,冷得像冰。

乔安心嘴角一抹苦笑一闪即逝。

小林手一抖,后视镜看了下自家老板的脸色不像开玩笑,只得默默把车停在路边。

“下车。”

仍旧惜字如金。

她知他从不会解释,他也从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什么,不过也没想到他会如此……

“那就谢谢秦总载我一程了。”

乔安心觉得自己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从前扮演他的小三,扮得谁也不会想到她其实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而现在,就算是心里波动再大,面上也维持了浅笑嫣嫣的模样。

秦易风盯着她,语气缓缓:“乔安心,不要太高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