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法拒绝

乔安心握着手机的手颤抖着,几乎拿不稳手机,瞬间,慌乱将她包围……

她点开那照片放大了看……并未发现异常,可是……

再看看那句话……

安心,阿姨想你了,你难道不想见见她吗?

若是以前,她一定不会多想,只会觉得是马上可以见到母亲,只会开心,但现在……

她却只有慌张……

从那句子里看到的,也只有了……威吓。

恐惧从脚底到发梢,从发现蒋明乐的异常,到后来秦启佑秦易风说的话,她再也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这个男人……

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慌乱,她手指颤抖的回复:什么意思?

想了想又删除,重新打了个:我妈在哪?

打完后还是觉得太过生硬,又删了去,删删减减几次,也没有决定到底要说什么话……

另一端的蒋明乐定是看到了她不断的正在输入中,手机一响,他的消息再次发了过来……

安心,如果你想见到阿姨,今晚八点,等我的电话,我会告诉你。当然如果比起见到阿姨,你更想做其他事,比如跟身边的男人聊起我,那我觉得你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基本就不需要见到阿姨了。

乔安心手一抖,手机落在地上……

他……这是在威胁她。

威胁她不能把这事告诉秦易风。

他威胁她,如果告诉了秦易风,她……就见不到母亲了……乔安心不敢想他话里的“很长一段时间”指的是多长时间……

他是想监禁母亲,还是索性……

不不不!

思绪骤然打住,她再也不敢深想。

这一刻,所有秦易风或秦启佑对她说的关于蒋明乐的话几乎都得到了证实,她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哆嗦着蹲下身去捡起手机,重新看着他那段话,有一瞬间,她只觉得这个对话框后面的男人不是蒋明乐……而是个阴郁邪狞的男人……

蒋明乐……

蒋明乐说出了这种话……

恐惧,震惊,无措……

各种情绪顷刻间将她包围,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蒋明乐说晚上八点会给自己打电话,那么……

想起他给手机装追踪器时的熟练还有秦易风说的,很多暗里的门路他都熟得很,她突然想到,如果她在这里接电话,会不会被蒋明乐知道他们所在位置……

她所在的地方是一所酒店,秦易风的房间就在她隔壁,除此之外其他住户很少,这几天里她几乎没有出过门,一方面是因为身上的伤和酸痛让她不想动弹,另一方面即便是秦易风不说,但她依旧能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这里不是夜城,没有秦家盘根复杂的关系网和保护网,这里是在夜城,在蒋明乐更占优势的地方,乔安心不敢乱行动,生怕给秦易风造成麻烦。

她已经在受她保护了……

不能成为他的累赘……

可……

现在又该怎么办。

蒋明乐再没有发过新的消息过来,她也始终没有回复过去,只一遍遍的看着那几条信息,半晌,终于下定决心般,蓦地朝门口跑去……

她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是秦易风给她带来的,带来的时候商标都还在,显然是新买给她的,这样的秦易风,似乎是与往常哪里不一样了呢……

脚下是软软的拖鞋,她一手握着手机,急急跑着,一口气到了他门口,这才停下脚步。

身子越发弱了,只是这几步就让她喘息不稳了,她调整了呼吸,几个顿时后,抬手敲了敲他的房门。

“进。”

隔着门,他低沉的声音传来。

深吸一口气,乔安心抬手推开了门。

今天的他,依旧是西装革履,他住的房间与她的不同,多了一个办公的区域,此时他就坐在办公桌前,面前的笔记本开着,他似乎在处理什么工作。

“找我什么事?”他望着乔安心,淡声道。

这几天,她从未主动找过他。

乔安心顿了下:“我想跟你打听件事。”

他抬手,向招呼什么小动物一般,向她招了招,道:“进来说。”

“额,好。”

走到他桌前,对面并没有凳子,他侧身,指指旁边的沙发:“坐。”

脑中太过凌乱以至于她思维总是慢一个节拍,他说一个动作她便做一个动作,她在柔软的大沙发上坐好。

“说吧,找我什么事?”他说着,表情明显缓和了不少。

乔安心不知道的是,秦易风此时,正在开视频会议……

他关小了窗口,听着那些人的汇报,一面跟她说话……

而正在与秦易风开会的其他人,却是真正的惊掉了下巴……

这,还是他们的秦总吗?!秦易风于他们来说,向来是冷心冷面冷血的代表,即便是对着女人,不管身材容貌多么出众,也不曾见过秦易风一个脸色的变化,但现在……

他的语气可以说是温和的,眉眼里显然多了不一样的东西……

隔着屏幕,他们开始想象房间里另外一个人,确切的说,是另一个女人是谁……

很快的,他们如愿听到了那神秘女人的声音:

“晚些的时候,我想出去逛逛。”

听声音是个年纪不大的女人,但显然说的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可他们的秦总并没有露出惯有的冷冽表情,反而是鼓励一样的眼神,说:“来了这里确实还没逛过,你想去哪?”

这个架势……

难不成还想陪她一起去?!

从来都是最精于算计和利用时间的秦总,会浪费时间在那种事情上?

那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所有人的表情惊奇的一致,瞪大了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但乔安心却是心里一惊,道:“就在附近就好,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准备待会再出门,可能晚上在外面吃了,你不用等我。”

她努力保持着正常的模样,生怕不小心便泄露了她的紧张,幸好,秦易风点了点头,然后起身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钱包,抽一张卡递给她:“密码是你手机尾号。”

她的手机尾号?

她愣愣的接过,不敢看他的眼……

直到出了秦易风的房门,再次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看着手里的卡,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她有种冲动……想把蒋明乐的事告诉秦易风……

可蒋明乐的警告……

关系到母亲的安危,她紧皱着眉,两手在头发上烦躁的抓着……

在这件事之前,不得不承认,哪怕是一点的,她还是相信蒋明乐,而她相信的底线,是他不会对她母亲出手……

可现在……

打开手机,看着那几条消息……

现实"chiluo"裸打脸。

她开始对他,升起了怨恨。

甚至在昨晚,她快要忍不住在秦启佑怀里……她那般对下药者的怨恨,都抵不上现在的,毕竟……之前再怎么样,牵扯到的都是她自己,但现在,却牵扯到了母亲。

她唯一不能,也不敢做的,就是拿母亲的安危开玩笑。

她呆呆坐在床边,仿佛回到了父亲刚死去的时候那样的……无助。

她想把事情告诉秦易风,问一声她该怎么做,她知道他的理智和冷静,处理这件事肯定比自己好得多,但……却不敢。

她怕蒋明乐伤害了母亲。

她已经百度了地图,打算去到附近最大的一个广场上,那里人流量大,就算是晚上,据说因为有个漂亮的音乐喷泉,人数也不在少数,就算是被定位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她……

而秦易风……

想到蒋明乐与秦易风的关系……虽然她具体不知道蒋明乐到底利用她还做了些什么,但显然是冲着秦易风,这一次……他又会提出什么要求……

脑中浮现出很多电视中受人胁迫的人被逼无奈向无辜的人下手的情节,她越发慌乱……

直到敲门声传来,才打断了她的思绪。

开了门,是秦易风,对她道:“什么时候出去,我送你。”

“不、不用了!”乔安心立马道,说完后觉得自己的反应过了头,又加了一句,“我、我想自己逛逛。”

秦易风眼神里幽光闪过:“你自己出去,不安全。”

不安全……

或许是她太过敏感,总觉得他的眼神,好似已经知道了什么。

“算起来,今天该是你治疗的日子了。”他道。

治疗的日子?

乔安心蓦地反应过来,是了,之前他说过,她体内的药不是发作一次就会结束的……他说过还有后续的治疗……

而那所谓的治疗方式……

所以他口中的不安全是指她在外面发作了吗?

“走吧,我带你出去。”

怎么办……

无法拒绝……

甚至想到会发作……她已经升不起拒绝的理由……  ,o

如果秦易风不在身边,她恐怕会忍不住对陌生人不知羞耻的……

不!

不行!

机械般的穿上外套,背上包,她跟在秦易风身后出了门……

脑中却是惊涛骇浪一般……

该……怎么办?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