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三十章 刻意隐瞒

被蛊惑般的,她点了点头。

看到她的点头,他眼神里星星点点的温柔扩散了些,但很快消融在幽暗的眸子深处,“先吃饭。”他说。

乔安心轻轻嗯了一声,总觉气氛好像突然变得奇怪了些,不过一顿饭的时间……她与秦易风之间,好像又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明明她待在他身边,也不过是为了查明真相而已……

秦易风带来的饭菜都是以清淡营养为主的病号餐,乔安心本就胃口不好,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秦易风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再多吃些,不然下一顿也还是吃这些。”

乔安心一听,即将放下的筷子又重新拿了起来,突然想到他们刚认识不久的时候,他帮她解决好了乔家的烂摊子,紧绷的情绪突然放松了下来,她整个人才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大病了一场,那时候他也常让人把饭菜布在她的房间跟她一起吃饭,也陪着她吃那些病号餐,她那时还有些挑食的毛病,她挑出胡萝卜不吃,他当时不说,但下一顿厨房做的往往每一样里都有胡萝卜……后来她渐渐改了挑食的毛病……

嘴里重新吃着清淡的饭菜,脑中回想起那些久远的记忆,她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她吃的少了,下一餐肯定也还是这些东西……

“那我多吃些,是不是下一顿就可以换一些……菜了。”鬼使神差的,她竟说出这些。

说完自己先后了悔,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就突然说起这些矫情的话?

但出乎意料的,秦易风并没有露出异样的神色,他很是认真的看着她,点了点头:“把碗里的饭都吃完,下一顿加你喜欢的菜。”

明明是暗自恼怒的情绪,却依旧因他这句话而多了一分窃喜……

她一定是不正常了。

吃过饭,秦易风收拾了东西带了出去,“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好。”乔安心点点头,她不想承认,他往外走的时候,莫名的,她心里一抹恐慌闪过,但他竟还多说了一句……

心里再次平静下来。

她靠在床头,半躺在床上,窗外是一棵树的树冠,茂密繁盛,间或还有鸟叫声,她叫不上树的名字,也不知道鸟的名字,但风吹过,树叶莎啦啦作响,透过窗吹到她脸上,心里是久违的安定。

这种感觉,即便是跟着蒋明乐到了小城,也不曾有过的。

她依旧有很多疑问,比如暗地里追踪她的人还有谁?如果给她手机动手脚的是蒋明乐,那么很可能在那个小镇旅馆老板监视他们的事就是蒋明乐在骗人,但苏冉呢?

苏冉应该是秦易风派的人了吧?

她翻身下床,身上依然各处酸痛着,昨晚的事,就算她记忆模糊,但只那些零星的片段也足以让她知道……他到底是有多……激烈。

撑着身子到了衣柜边,她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蒋明乐买给她的手机早已经在昨晚丢掉了,现在的手机是秦启佑给她的,或者说,是秦易风准备的……

一款样子和功能都略显老旧的手机,她翻开手机,看了信息,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信息,手机上联系人里是空白的,只有通话记录里有秦启佑的电话,想了想,她还是拨了出去,秦启佑很快接了电话。

“喂,启佑,你在哪?”

秦启佑顿了下:“安心,我回小城了,那个……你没事了吧?”

他声音明显的不那么顺畅,显然把她亲手交给秦易风之后,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乔安心耳根红了下,道:“我……没事了,你放心。”

说完,她突然意识到他说的是“回小城”了,那么就是说……

“启佑,你回小城了?那我现在是在……”

“你在南城呀安心,”这下轮到秦启佑讶异了,“小叔没跟你说?”

“我……我忘了问。”她不自然的笑笑,似乎一见到秦易风开始,她就不停的问着,但问了那么多,却忘了问她的所在,却依旧有那么多不明白的地方。

秦启佑笑了声:“确切的说,是在南城的最北边,因为昨晚时间仓促来不及赶到南城小叔的落脚点,所以小叔连夜往北边赶的。”

原来……昨晚他连夜从南城赶到了这里啊……

最敏锐的情绪波动了一瞬,她想到自己打电话的目的,问道:“启佑,我想问一下……蒋明乐他……”

“你想问蒋明乐的情况?”秦启佑迅速道。

“对。”不知为何,面对着秦易风,她不太想再问起蒋明乐。他早就跟自己说过的,说过让她远离蒋明乐,她却一直不信他,只要在秦易风面前提起蒋明乐,她就不由升起一种自我恼怒的情绪……

还有,她自己也不想承认的,只要一在他面前提起蒋明乐,她就能想到他与蒋明乐之间曾有的过节,是因为一个女孩……

蒋明乐说起那些时的神情骗不了人的。

但即便是要确认,她也不想在此时问出口……

毕竟那是他与蒋明乐两人之间的事,或许还包括苏景晨等,但不管怎样,都不关自己的事,她……哪里有立场问那些……

这么多的想法,却也不过瞬间就闪过,就听到秦启佑在电话那段道:“安心,不瞒你说,我之所以又回了小城,就是因为蒋明乐的事,昨晚你走之后本以为他会追上去,说实话我们也做好了准备,但不知为何他却依然停留在小城,虽然没有动作,但这个时候没有动作反而是最可以的,毕竟他已经做了那么多准备……”

做了那么多准备?

乔安心敏锐的抓住这句话,皱了眉继续听下去,秦启佑却停在了这里,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不用担心,这里有我,你在小叔身边很安全。”

“可是……”

“总之你放心就行,有什么事尽管问小叔就好了。”

说完,不等乔安心继续,就匆匆挂了电话。

乔安心握着电话,眉心微微拧起,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秦启佑似乎刻意瞒着她什么。

手臂上的神经,被蒋明乐大力捏过的地方,那神经突然跳了一下,突如其来的疼了一瞬,她嘶地一声,挽起袖子看了看手臂,手臂一圈的青紫痕迹还很明显,蒋明乐那时定是用了极大的力气……

想起他晦暗的目光,整个人几乎融进黑暗里的模样,乔安心不禁一个冷颤。

接下来的时间,秦易风依旧很忙,比在夜城似乎更要忙,乔安心没有问他任何关于夜城的事,也没有问过他到底在做些什么,那天她跟秦启佑通完电话不久,秦易风便给她送来一部新的手机,这是一款当下最流行口碑也最好的手机,这个牌子的手机对于秦易风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乔安心来说,至少目前她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花那些钱的,所以她下意识的推拒,拿出那部老旧的手机说先用那个就行,秦易风却只说了一句,以后常跟在我身边,用那种不好。

这话,显然就是在说她用那种手机会丢了他的脸……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她莫名不忿,脱口而出:“那你让启佑给我的时候,干脆给我个最新款的好了。”

她的话,语气和内容,都自然而然的反驳,像极了与亲密的人相处时的拌嘴……

秦易风看着她,似笑非笑,“越是老旧的手机,越是不容易被监控。”

乔安心脑子转了几圈,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是说,之前她在蒋明乐的监控之中,只有这样的手机才是安全的……

原来……

他想得那么周到。

乔安心一时语塞,秦易风把新手机放下,道:“卡补回来,这次你可以放心用。”

乔安心呆呆的拿过,再一次的,感觉到自己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能掌握和控制的东西,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打开新手机,只存了一个号码,是……秦易风的,备注就是他的名字。

在乔安心还在发愣的时候,秦易风不知何时已经出去了,像往常一样,并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自那之后,乔安心便再次换了手机,打开社交软件,看着蒋明乐的头像……  ②miào②bi.*②阁②,

点开又关闭……

她始终没有再给他发过消息……

潜意识里,还是怕自己擅自行动会给秦易风带来麻烦,直到……

直到两天后她突然收到了蒋明乐的信息……

是几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是母亲……

几乎与往常无异的,母亲的表情慈祥和蔼笑眯眯着,照片下,是另外一条消息:

安心,阿姨想你了,你难道不想见见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