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在我身边

秦启佑曾说过,要想把人一掌打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实不是电视剧,对力道和技巧都有极大的要求,要想一次成功更是难度更大了几个段数。

乔安心听着秦易风的话,却不敢往深了再想……

他的意思难道是说……打晕她的人与蒋明乐有关?

或者说,干脆就是……

蒋明乐?!

不,不可能!

怎么可能!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立马就否认了,这太可笑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时她决定听秦易风的话与蒋明乐走得远一些,但即便如此,蒋明乐那时还是积极联系母亲的事……

母亲的事……

想到母亲,她之前那么笃定的觉得不管怎样蒋明乐都不会伤害她母亲的想法,突然就……动摇了下。

强忍着心里纷杂的想法,她扯出一抹笑:“是谁?不是安家的人吗?”

秦易风摇头。

乔安心的心沉了沉。

“是蒋明乐。”他说。

乔安心呼吸顿住。

半晌,她没有说话,一句话都说不出,手却不由颤抖着……

“怎么会……”她呢喃般的说,脸色惨白。

如果……如果当时打晕她的人是蒋明乐……

那么……

蒋明乐那时已经与安家的人勾结在一起?

也就是说……

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漆黑空旷的房间,永无止尽的咔哒声,不停落下的拳打脚踢……灌进喉管的冰凉的液体,卫萧在她耳边说的话,巨大的公主床,淡粉色的床幔,还有……三个陌生的男人……

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

“怎么可能……”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这就是事实。”秦启佑看着她,眸子带着残忍的冷静,他拿过乔安心手中的勺子,舀了粥放在她嘴边,乔安心无意识的张嘴吞下……

他怎么能做到这样,一面冰一面火……

脑中思绪杂乱,想到蒋明乐是参与绑架她的人,甚至当时亲手打晕了她,她只觉满心荒唐可笑,这一路以来,她信任着他,在那般发作了之后,也只能找了他,但……如果事情一开始就是他参与了的,那么自己中了药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那么,自己发作时……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解决的办法……

“在小城时我发作过一次,启佑说是因为蒋明乐给我喝的茶有问题……是真的吗?!”她呼吸急促,望着他,眼睛里纷飞的思绪杂乱的冲撞着。

秦易风点点头:“那茶,跟你在安家喝过的里面,都有一种药物成分。”

乔安心只觉眼前黑了一瞬,蒋明乐他……

“可是……他为什么……”她嘴唇颤抖着,声音低低的,像是问他,又像是在问自己,“启佑说,他是利用我来报复你……可是我哪里有什么利用价值……我值得他那样煞费苦心?秦易风,我不懂,他……”

她垂了眼,没看到在听到她说报复这两个字时,秦易风眼里一闪而过的幽光。

“过不了多久,你可以亲自问他。”

可以亲自问他啊……

秦易风说得笃定,显然是已经有了打算,他们都是这样,永远在深深地算计……

“那你呢?”她猛地抬头,“我可以亲自问你吗?秦易风,你又在算计什么?为什么我走了还要追到这里来,如果有我还不能走的原因,为什么当时不拦着我?还有……那天晚上,我给你……我给你喝的水里,下了药……”

说到这里,她语气慢了下来,脑中回想起那一晚的片段,越想越觉得……他是知道的……

顿了好一会,她cia又找回自己的声音,道:“那天晚上,我给你喝的水里下了药,你……也是知道的……吧。”

秦易风脸色变了些许,让他原本就让人不敢直视的模样更加逼人起来,他呼吸似乎重了一些,过了一会,才轻轻点了头:“嗯,我知道。”

果然……

他果然是早就知道了的,可是……

“为什么?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喝?”乔安心瞪着眼望着他,眼里闪着愤怒的光。

被愚弄的感觉充斥着脑海,她感觉自己像是卷进了秦易风与蒋明乐之间明争暗斗的小丑一般,在这个故事里,扮演着可笑的角色,她以为的认认真真小心翼翼的生存,不过是他们两人早就导演好的而已,他们一步步带着她按着他们的步调走,而她的心思她的一切,只要她完成了他们预设的任务,她会怎么样就……不重要了。

他薄唇微启,终于开了口:“因为那时候,你希望我喝。”

乔安心愣住。

他眼神陡然凛冽了一瞬,继续道:“乔安心,那个时候,你希望我喝,也需要我喝。”

她……希望?

脑海中自动回忆起那时的场景,那时她一心要走,在最后的时刻,只需要把那药让他喝下去就够了,可他带着醉意回来,她还没开口,他便主动说要喝水,仿佛知道她开不了口,也仿佛知道她心里莫名的挣扎……

那时,她确实是希望的……希望他喝下那药,自己好能按计划顺利离开……

至于需要……

那时她以为那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她需要确保自己万无一失的离开,谋划一次已经让她几乎身心俱疲,只这一次,她需要一次成功……

她那时,确也是需要他喝下那药的……

可……

只是她希望,只是她需要,他就喝了吗?

她望着她,眼里是不可思议,还带着些许的迷茫……

蒋明乐或许总在骗她,可有一件事他说得对……她从未真正了解过秦易风。

“蒋明乐的事……如果那时你告诉我,后面这些事不就不会发生了?”她喃喃开口。

“那时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信。”他目光沉沉。

乔安心一愣……

她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那时她一心信任蒋明乐,满心都是秦易风算计利用她的事……

就算是现在,秦易风难得的与她解释了这些,但她自己知道,心底对蒋明乐,始终还抱有一丝希望的……

“乔安心,你大概不知道……你有多固执。”秦易风叹息般的道。

固执……

是啊,她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固执,可最近却……越发好像偏执了……

是她的感觉判断出了问题吗?

还是……

终究是太缺乏安全感,才只能最相信自己的感觉?

“你问我算计了什么……”他道,语气低低缓缓,打在心上,一字一落,让她不禁心旌摇动。“就算我说了,你未必相信,如果真想知道所有的事情,不如待在我身边。”

他目光紧紧锁着她,沉稳与坚决并存,乔安心听到他继续道,“待在我身边,自己去发现事情的真相,如何?”

待在……他身边?

自己去发现?

她张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秦启佑和蒋明乐都说,都说他与安娜的事告吹了,始终没敢问出口,没敢问具体的情况还有……到底是为什么……

但即便不是安娜,不久的将来还会有其他女人,而她……

“待在你身边……我……以什么样的身份……”

风透过窗吹进来,窗纱微动,她听到自己不大的声音。

“到底是我救你一次,况且,往后也还要我的配合,算起来,我又救了你一次。”他道。

他……又救了她一次?

这是他第几次就她了?

两年前,她在夜总会的门口,差一点迈进去的时候,他出现,与她做了那桩交易,算救她第一次……

后来,她在出租屋遇到心怀不轨的男人……

再后来,在安家差点被……

到昨晚,被那药折磨的时候……

是第四次?

不……

不止的。

“待在你身边,以报恩者的身份?”  》≠》≠,

他摇摇头:“与其这样说,不如说是为了还我一个清白罢了。”

还他一个清白……

“我不喜欢被污蔑。”他语气淡淡的,仿佛让她留在身边只是个无谓的小事。

那么,真相大白的时候,她就可以离开了?

这个念头冒出,像是给自己,给这段关系找到了理由般,她悄悄松了口气。

“如何?”他道,眼睛里似乎突然多了好些东西,几乎将她萦绕其中,这双眼睛……

昨晚他……好像也是这般望着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