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八章 纯粹利用

“嗯,先吃饭。”

他应下,如此说道。

他的样子太过云淡风轻,显得她的问题也似乎无关紧要起来,她盯着他的背影,突然冒出一股不甘的情绪。

“你什么都会告诉我吗?你就不怕我问的问题你不好回答吗?”她语气带着股子恶劣,连这情绪转变的原因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脱口而出。

“你什么都可以问。”他眉尖微挑,很有技巧性的回答,并没有因为她的语气而露出其他情绪。

乔安心抿了唇,他突然靠近了她:“你确定我们要在卫生间门口聊下去?”

乔安心一愣,下一瞬,他突然微微俯了身子,抬手再次抱起了她,这一次,乔安心依旧下意识惊呼出声,不过惊呼的同时,双手也不觉揽住了他的脖子。

秦易风眼里,极快的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

“我自己可以走。”乔安心迅速拿开自己的手,声音低了些,道。

“保存体力。”他说。

直到他把她再次抱回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把专用的小餐桌放在床上她的身前,摆好了饭菜,乔安心只觉喉间涩了一瞬,她试探性的开口:“保存体力……是什么……意思?”

秦易风抬眼看她一眼:“你中药的事,启佑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乔安心点点头。

“昨晚……”

他开口了两个字,乔安心只觉心都提了起来……砰砰地以不正常的速度在胸腔跳动着。

“昨晚解了一部分。”他边说边把勺子递给她,“先喝粥,润润。”

乔安心愣愣的接过,勺子放进碗里舀了一口粥,猛地抬头:“一部分?!意思是……”

只解了……一部分……

是不是说……以后她还要跟秦易风……

秦易风点点头:“所以你要保存体力。”

他脸色如常,甚至更多了些严肃,就是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话,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乔安心却再次涨红了脸,她暗道自己的没出息,心跳的速度却一直不能降下来……

“之前在夜城,苏景辰不是说……可以用药解的吗?”她突然想到这个。

秦易风脸色未变:“你中的药不一样,如果要解,只能选择一样。”

“只能选择一样?”

秦易风点点头:“就是说,如果一开始用药解,就一直要用药解,如果用……人为解了,就一直要用……人。”

说到后面,他眼神沉了沉。

乔安心一顿:“你……一开始就知道了?”

在夜城,在她刚被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不知为何,她总有这种感觉,果然……

“嗯,我早就知道了。”

乔安心呼吸急促:“那你还……”

还什么?

还愿意昨晚那般做……

还选择现在才告诉她……如果她一开始就知道的话,会不会……昨晚的事就不会发生?

她拼命想接近这个人的时候,他一脚踹开了她,但每每她想逃离的时候,却偏偏与他的纠缠越发深了起来……

“你中的,不是普通的药,就算是景晨,一时半会也解不出。”他道。

他……在解释?

乔安心眼睛睁大,有些不可思议。

与他相处时间不短,却几乎从未听过他解释过什么……

“吃饭,要凉了。”他看她一眼,道。

乔安心怔怔的,无意识的抬起勺子喝起粥。

房间里,静默了几个顿时,只有乔安心吃饭的声音,只吃了几口,她忍不住,再次开口:“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为什么这么巧……

恰在她发作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这一次,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道:“有些事情,就来了。”

乔安心垂了眼,勺子无意识在碗中搅动着,道:“启佑说,说是你让他来的,而且是在……是在我走的当天凌晨,你就让他来了。你是不是……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走……也知道我会往哪里走……”

至于她给他下药的事……她始终没敢先问出口……

毕竟,他是在救她,而她,却是害了他……

他点头:“嗯,我知道。”

果然……

听到他这般直接肯定的回答,她心里并没有多少其他的情绪升起,毕竟……事实摆在那里,秦启佑的到来就是最好的证据……她这么问,也不过是想听到他亲口的承认罢了……说到底,没听到他亲口承认,总觉得还有些许的无法确定。

她又喝了口粥,抿抿唇,道:“启佑还说……说蒋明乐一直在利用我。”

说完,她顿了下,又加了一句,“就算他是利用过我,我是说,在某些方面他利用了我,但我想……总不会是全部都在利用我……的吧。”

话出口,不由自己也带了不确定……

事已至此,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蒋明乐对她……是不是纯粹只是利用……

私心里,她一直选择相信他,到后来,疑点渐显,理智不能完全相信他的时候,她也还抱着最后一点的希望,那就是……至少他对她……不只是利用着的。

她一直很相信自己的感觉,与蒋明乐的相识,到后来不多的相处,再到不久前一路的奔波相伴,她感受得到他的“真”,她不信自己感受到的那些全部都是假的,如果连那些都是假的……

她不敢想象,一个人要善于伪装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那般逼真的表演……

心里像压了极大的一块石,压抑又沉重。

周燃燃走的时候,她也是类似的感觉……

表面上好似没什么事,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块堵着她心口的石头,自始至终,都没有消失。

“你说的‘全部’,是指什么?”他望着她,目光紧紧锁着她,“我不是他,他的心路历程和感情我不知道,我只能说,就目前来看,他所做的所有事来看,他只是在利用你。”

他只是在利用你……

乔安心脑中回荡着这句话……

秦易风的话,冷静又缜密,就好似,他的人,但此时,越是这样的缜密这样的冷静,越好似在映衬着她的可笑……

“这一路,他帮我不少,我原先的手机上,有个芯片,是追踪用的……”

说到这里,她停下,抬眼看了秦易风的神色,他的眼里厉光闪过:“你觉得,我会做那种事?”

他没有说别的,就连表情,甚至都没有嘲讽,乔安心脑中却迅速的闪过一个念头……

秦易风……

秦易风他,是在走的当天就知道她的目的地……

他也确实的,在那天就让秦启佑到了小城……

这样想来……

他,便完全没有必要再花费那些心里追踪她在路上的位置了。

得出这个结论,她瞳孔蓦地放大,那么个自相矛盾的线索,她之前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

秦易风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已经想通,轻轻叹了口气:“让你接受这个事实,就这么难?”

乔安心知道,他口中的事实,是指……蒋明乐一直在利用她的事。

她摇摇头:“不是,我只是……只是不死心。”

她不明白蒋明乐的目的,不明白蒋明乐到底利用她做了些什么,更不明白他到底是在哪些事上利用了她……

或许她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即便撞了,也要撞到头破血流才会罢休的类型……

秦易风的目光缓和了些,道:“启佑应该跟你说了一些蒋明乐的事,很多暗里的门道他都精通,摆弄你那手机对他来说可以说易如反掌,至于目的……在那之后,我们只能偶尔联系到你了,再后来,你手机丢掉,他带你补了新卡买了新手机后,几乎所有发到你手机的信息和电话,都要被过滤一遍,安心,他的目的,不过是想让你所有的消息来源和对外界的认知,都来自他罢了。”

“可……为什么?”

蒋明乐这么做,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

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平常联系的人更是不多,蒋明乐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秦易风顿了下,“为了你的信任。”

“信任?”

秦易风点点头,似乎斟酌了一下,道:“他,比你想象中……复杂得多。”

“那你呢?”乔安心脱口而出,问完后才惊觉说错了话,嘴巴动了动,“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以为他会发怒,即便不会反怒,自己这般的顶撞和置疑也会让他不再与自己多言了,但……

他却反常的,脸色未变,半晌,叹息般的说出一句:“至少,我的算计里……不会害你。”  ,o

至少,我的算计里,不会害你。

这话直直撞进乔安心的心里,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心底死了的东西似乎又在复活,还仿佛点燃了死灰一样的东西……

她脑中,瞬间的,空白一片。

“所以,你是说蒋明乐的算计里……是在害我……吗?”

耳中嗡嗡作响,她听到自己干巴巴的声音。

秦易风望着她,定定的,缓缓的开口:“那天,你从茶馆出来,在巷口被人打昏带到了安家,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