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能失态!

她喉间溢出一声小小的嘤咛。

“怎么了,安心?”秦启佑立马道。

“没事。”乔安心道,垂眼看了一眼,秦启佑的速度几乎已经在超速的临界点了,她不想现在说了影响到他。

车子飞驰,乔安心体内的感觉比之前明显了些,但还在她的忍受范围之内,她开口,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对秦启佑道:“启佑,你之前说的,蒋明乐给我下药的事,我不明白,不是安家做的吗?怎么会跟蒋明乐扯上关系?”

到了这个时候,身体的感觉越发明显的时候,她再也不能不信秦启佑的话,不然……这发作的前兆该如何解释?

世上的事,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大多的巧合,都是你所不知道的别人的精心设计而已……

她身子僵直着,幸亏着手臂上的疼痛感不断传来,让她的思绪能清晰起来。

秦启佑听到她如此问,道:“安家……也很复杂,跟蒋明乐,确切的说是跟蒋家的关系,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乔安心注意到他的措辞,他说的是“我们”。

“你也不清楚?那么,都是秦易风告诉你的?”乔安心接着道。

秦启佑点点头,并没有隐瞒,说:“嗯,具体的小叔没跟我说。”

秦易风……

心里一黯,思绪飘得远了,秦易风,你到底还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事,到底还……有着多少的算计。

她眼神黯了一些,身体一股股的热让她不由问道:“启佑,我们大概多久能到?”

“再有一个多小时吧。”秦启佑答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知道你有许多要问的,其实具体的事情我知道也不算多,等……以后,你可以亲自问小叔,我想,他一定会告诉你的,只要你问。”

亲自去问啊……

乔安心心里沉了沉,“启佑,能把你知道的事情先告诉我吗?就从……我离开的当晚开始,好吗?”

秦启佑没有犹豫,点头道:“那天我记得是四五点,不太到五点的样子,小叔突然联系我,让我去他那边一趟,说有急事,我从没听过他那么着急的语气……”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乔安心,却见她神色未变,只得继续道:“等我到了,就见小叔脸色不是很好,他只告诉我一个地址,就是这小城,让我务必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并且要一直待着。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还以为我又做错了什么被发配边疆了,小叔的话你知道的,不容置疑,我搭了最近时间的班机到南城机场,又从南城赶到这里。”

他一边开车,目光微眯,似是在回忆当时的场景,“到了之后我就跟小叔联系,他说让我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留在这里,但是不能太张扬,也不能太低调,要做到适当的显眼却也要融入这里……”

“所以你才扮成流浪歌手?”乔安心接口道。

秦启佑脸上闪过无奈,还有一丝不好意思:“可不,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之前想过其他办法,但被那个冯叔拉去非要做他的关门弟子,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开,没办法只能做了老本行。”

他嘴里的冯叔,应该就是冯医生了,怪不得冯医生肯帮他,原来两人还有这么一个纠缠,想到这里,乔安心突然记起一件事,“对了,之前冯医生跟我说,说你答应了他一个条件,他才愿意帮我治疗,你答应他什么了?”

这小子,不会是佯装答应做人家的入室弟子了吧……

“安心,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不会做欺骗老人家的事,我只是答应帮他物色介绍个更合适的人选。”

“那你介绍了?”

“当然,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放我走。”秦启佑说着,眼神微闪,后来,乔安心才知道,这小子给人家介绍的,竟是……蒋明乐。

“我扮成流浪歌手后,小叔才告诉了我你会来这里的事,还说跟你一起来的会是蒋明乐,过了一两天又给我寄了部手机,我才知道你的手机出了问题,怪不得之前怎么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我还纳闷以为你不会把我给拉黑了吧。”

他说着走后的事,却只字不提秦易风订婚的事……

“启佑,你说你走的时候是那天的早晨,那么……你小叔的订婚宴,你就没去参加吗?”

乔安心此话问出,秦启佑愣住,不由轻咳一声,乔安心一下看出他的慌乱,道:“启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我……安心你指的是什么?”

乔安心眯了眼睛:“秦易风订婚不会成功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越发不好。

秦启佑忙道:“不是,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早就知道,只是……”

“只是什么?”

他似是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般的道:“只是那天小叔匆忙把我叫去之后,让我立马就走,我……我自然就问了他订婚的事,毕竟……这种场合如果我不在,不说别的,光是奶奶也会打断我的腿,但小叔说……说这件事比他那订婚宴重要得多。”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向乔安心:“安心,你知道小叔说的话的分量,他亲口这么说过,所以……”

乔安心微微垂了眼:“所以呢?他只说这件事比较重要你就来了?”

她逃避的姿态太过明显,秦启佑只得继续原来的话题,道:“他态度很坚决,而且……虽然没有直说什么,但话里的意思,好似那时已经知道订婚宴会出事。虽然我怕奶奶那边不好交代,但小叔的话,一旦说出一定是周全考虑过了的,再加上……私心里,我也不喜欢那个小婶,所以我就来了。”

最后一句话,未免带了些孩子气。

乔安心不禁笑了笑,带着一丝无奈,心里却远不是表面的平静……

秦启佑说,秦易风在订婚之前就好像已经知道了订婚不会顺利的进行……

这话的意思,如果不是那人本就有这方面的打算,那么就是……

他,知道她会给他下药?

这个想法冒出来,她后背一凉,浑身的冷汗都激出来了,怎么可能!

但如果……他连自己要逃来的地方都知道得那么清楚,知道自己会下药给他……好像也就不那么奇怪的,但……

他为什么会选择喝下?

乔安心脑中不由再次想起那时的场景,想起那天晚上他回来,似乎是喝得多了些,整个人在氤氲的酒气里,就连神情,都好似不是之前的清明,他把他堵在门口,按在墙边,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后来……后来他让自己倒杯水……

就是在那杯水里……她下了药。

也曾犹豫过,甚至在他喝下的前一刻,她还在挣扎,但事情却比她想象中更加顺利的进行,他喝得毫不犹豫,连挣扎的时候都几乎没有给她,就这样事情成了定局,她的回头路,断了。

那时她以为自己终究要逃离了他,天亮以后,他将是别人的未婚夫,而她……终将远走他乡,从前两人再无交集。

但……

那人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会下药了吗?

他……到底在想什么……

乔安心目光视线落在外面昏沉的夜色里,思绪混沌,但身体的热再一次的袭来,这一次较之前更强烈了些,她脸色一变,咬紧了唇,放在膝头的手攥得紧紧的,她抬起左手,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右手臂被蒋明乐大力箍住过的地方,然后用力……

很痛。

但这痛意能让她清醒。

“安心,你怎么了?”秦启佑注意到她脸色不正常的苍白,但偏偏这苍白里,两颊却是不正常的潮红着。

乔安心歪过头,朝他笑笑,道:“启佑,我体内的药要是发作了,你说我能坚持多久?”

“安心你……”秦启佑目光一凛。

乔安心点点头:“开始起作用了,不过才刚开始而已,启佑,如果我坚持不到目的地就开始……思维不清楚,你能不能打晕我?”

秦启佑握着方向盘的手出了一层汗,苦笑一声:“安心,这又不是武侠,要打晕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不过你放心,我跟那边联系下,让那边的也往咱们这边赶,两边在中间会合,这样能节省小一半的时间,放心,能赶到的!”

原来打晕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啊……  ,o

不知为何,她就突然想到那天从茶馆出来被人从后面打晕的事……

听了秦启佑的话,思绪归位,她轻轻点点头:“好。”

乔安心,你一定要坚持,坐在你旁边的……可是一直将你试做家人的你当做弟弟一样的秦启佑啊……

千万不能……失态。

她咬牙。

话虽如此,但体内明显越发强烈的感觉一"bobo"袭来,她几乎一动不敢动,身体……太过敏感,始终紧紧咬着唇,她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发出羞耻的声音……

那时她还不知道,秦启佑所谓的治疗方法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