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给你治疗

这个声音一出,乔安心心立刻沉入谷底。

蒋明乐站在她右手边、灯光昏暗的角落里,乔安心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身子一僵,自脚底开始,一股凉意升起……

“我……”开口,声音沙哑至极,嗓子像堵了极沉的东西,让她几乎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此时一辆黑色的车开过来,速度很快,乔安心下意识朝那边看去……

果然,车子行至门口,猛地一个刹车,车窗已经打开,里面的人……

秦启佑!

脑中空白一片,几乎想都没想,乔安心蓦地朝车边跑去,刚出去一步,胳膊却被人扯住了……

“安心,你要去哪?”蒋明乐自角落里走出,乔安心回头,这才注意到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夜色中,他的脸色沉沉如墨,看着她的目光里,晦暗无比。

“放开我!”乔安心蹙眉。

他抓着她胳膊的手却越发收紧,他的力道大得超乎乔安心的想象……

疼。

只有这么一个感觉了。

以前秦易风也会禁锢着她,但……力道却总是恰到好处,不会让她逃得了,但也不会让她疼……

她往后使劲抽自己的手,但她越是用力蒋明乐也越发用力,额头冒了冷汗,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力道真的可以大到这个程度……

“你要去哪。”他道。

脸上带了笑,但这笑……只让乔安心毛骨悚然。

印象里的蒋明乐,是明朗的,是乐观的,是生活在阳光下最惹眼的男子,但现在……

乔安心看着他,只觉陌生。

“蒋明乐……我要走了。”她望着他,纵然额头冷汗连连,却依旧没有移开目光。

此话一出,她只觉自己的胳膊仿佛要断掉一般,蒋明乐张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却依旧没有说出口。

“你放开,不要……不要让我恨你。”她的声音低下去。

蒋明乐一愣,她脸上痛苦的表情像是现在才映入他眼中一般,他蓦地放松了手,乔安心立马抽回手,朝着车边跑了过去。

打开车门,几乎是刚坐下,车子就飞快的开了出去。

乔安心下意识回头,昏暗的灯光里,蒋明乐站在那里,影子与夜色融为一体,形单影只。

有一个瞬间,她以为他不会松开她了,毕竟他抓得那般用力,好似要拧断了她的手也在所不惜……

也有那么一瞬,她以为他会追上来……阻止她……

但他依旧站在黑暗里,不再像白日里的阳光,此时的他,像极了……黑夜里的恶魔。

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

几乎要肯定了,蒋明乐定是骗了她的事……

不过一个瞬间,车子飞快开远,乔安心看不清他的表情,再一个眨眼,连他的身影也看不清。

“安心,你怎么样?”秦启佑道,声音带着担忧,天知道刚才他差点就忍不住要下去帮她,但想起小叔的话……还是生生忍下了。

听到他的话,乔安心才觉得手臂的疼意,她摇摇头:“没事,启佑……”

这一声启佑叫出口,只觉久违。

打电话的时候感觉并不明显,但现在真真正正见到了,才觉得各种纷乱的思绪。秦启佑想来也是如此,如果不是开着车,他几乎上来就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心,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乔安心再次摇头:“没事,还有,你问过一遍了。”

“啊,是吗?”他说着,傻笑起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乔安心看着他傻笑的模样,也牵了嘴角,手臂还是疼,很疼,这疼意提醒着她,方才的蒋明乐……

“启佑,我们现在要去哪?”

秦启佑看她一眼,道:“安心,恐怕你要先把手机丢掉了。”

手机……

是了,秦启佑曾说过,她的手机被蒋明乐监视着的……

她拿出手机,在手里摩挲了一下。

“安心……”秦启佑开口,声音重了些。

乔安心深吸一口气,开了窗,把手机就这么丢了出去。

“安心,你现在还不信吗?”秦启佑道,似乎有些愤愤不平。

乔安心不置可否,只道:“启佑,你让我进他的房间,我……进了。”

秦启佑知道她话未说完,也不催她,果然,过了一会,她继续道:“他的房间很奇怪……好像是……好像他从没在那里住过一样。”

“安心,你的感觉没错,他确实没有在那里住过。”秦启佑看她一眼,“就像刚才在客栈后门遇到他时一样的,你以为他像你一样在房间休息的时候,实际上,他却在别处忙碌着。”

“可是……”乔安心顿了顿,“我每次找他时,他总是出现的很及时。”

“你总共主动找了他几次?”秦启佑接着道。

乔安心想了想,答道:“两次,应该是两次。”

话一出口,就算没有秦启佑解释,她也明白了一些,照着秦启佑的说法,如果他给她的茶有问题,那么在她发作当晚找他的时候,他恐怕是因为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在那个时间发作,所以特地在房间等她的电话……

这样一来,也就能解释的通了……

第二次,也就是今晚这一次……

秦启佑说,蒋明乐今天已经对他们的行动有所怀疑,既然如此,他提前做了些准备,也是……可以理解,更何况……

在开门之前,还有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他不知在里面做什么……

秦启佑看她的神色,知道她已经想明白了,她一贯聪明,但却总是感情凌驾于理智之上……

“我们要去哪?”乔安心再次道。

秦启佑看她一眼,目光带了些闪躲。

“启佑……”乔安心催促道。

“去给你治病。”他如是道。

治病?

是指她快要发作的事?

说到这个……她微微蹙了眉,“我这毛病……是之前在安家被灌的药,这件事你是知道的,但后来……在夜城的时候,苏景晨告诉我,我体内的药不知被什么东西已经解了,他……”

说到这里,她顿了下,秦启佑接着道:“安心,你的意思是景辰哥在骗你?”

她知道自己现在疑神疑鬼的嘴脸有多难看,但手臂上的疼痛提醒着她……曾经她那么深信的蒋明乐,恐怕也是骗了她的……

她能信任的人,到底还剩几个……

秦启佑道:“安心你不必多想,药的事我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景辰哥应该不会撒谎的,如果他撒谎,我小叔也不会放过他,我只知道那药邪性得很,是从东南亚传来的,或许只有在特定的物质刺激下才能发挥作用也说不定。”

有道理。

听了他的话,乔安心松了口气,但很快就又想到一点,那药……是从东南亚传来的,蒋明乐的势力范围,不正是在南边一带吗……

越是想相信的时候,越是冒出更多的疑点,这些疑点或明显或晦暗,却都叫嚣着,让她不得不理智的分析。

手臂依旧疼着,她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就见右手胳膊上……一圈明显的手印,那印记已经成了青紫色,到现在也未褪去,可见他用力之大,力道之狠。

“安心,你胳膊上!”秦启佑拔高了声音,“那混蛋给你弄的?!”

手臂上除了这一圈明显的青紫,还有之前在安家留下的伤痕,那些伤痕都已结痂,大部分都已脱落,露出里面新长的皮肉,让她原本细白纤弱的胳膊看起来格外让人心疼。

秦启佑的声音带着比他想象中跟深的愤怒。

乔安心把袖子放下去,盖住那些痕迹,道:“没事了。”

蒋明乐……

当时你在想什么?

想起他当时的眼神,乔安心只觉依旧后背一凉,他晦暗的眸子,阴沉的脸……

“你说给我治病,是找到药了吗?还是说其他方法?”乔安心回到这个话题。

秦启佑眼神一闪:“大概是找到药了,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乔安心注意着他的神色,眼里闪过复杂,“是……是你小叔让你带我去的。”

“……嗯。”秦启佑的回答带了些小心,看着乔安心的模样,似乎一个不注意她就会从车上跳下去一般。

“你那样看着我,是怕我跑了?”乔安心扯出一抹笑,“车子开得这么快,我怎么跑?”  ②miào②bi.*②阁②,

秦启佑轻咳一声,道:“也不是……就是……当时你不告而别突然离开……”

话到此,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很快闭了嘴,“安心,我没别的意思。”

乔安心摇头:“没事,你不用这么小心,我没你想象中的脆弱,何况当初离开,更是跟你没什么关系,甚至……跟你小叔关系也不大,主要原因还是在我自己。”

是她自己,一直在纠结,一直拎不清自己的感情,在理智与感情的夹缝里,哪一个都不肯彻底放弃,才导致了最后的狼狈出走,但……没想到,走了一圈,最后,还是要靠那人来救自己……

体内的药,终究是她放不下的一道坎。

这一次,恐怕要……见到那人了吧。

这么想着,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太过紧张了……总觉得身体……好似比刚才热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