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他是解药

再次回到自己房间,乔安心再无睡意,秦启佑说如果她不信他,就去蒋明乐房间看看,她去了,也看到了……

蒋明乐的房间,好似从没人住过似的。

这是他的习惯吗?

习惯了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得那般整齐?

如果这一点可以解释的话,那么他的包……又该怎么解释……

那个包,在那天蒋明乐把她从南城带走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在路上的这段时间那个包一直在他身边放着不曾离开过,他还多次从那包里拿出好些东西给她和岳鹏,为此,她还调侃那是哆啦a梦的口袋……

现在那包,却不在房间的任何一个地方。

乔安心没有问出口。

她有种预感,一旦问出了口,那么她跟蒋明乐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变得无法挽回。

喝了几杯茶,本就各种想法不断涌入的脑中更是活跃了起来,她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再次拿出秦启佑给她的手机,一打开,手机多了条信息……

不要喝蒋明乐给你的茶。

茶?

蒋明乐给的茶?

乔安心猛地坐起了身,惊出了一身汗。

看看发信息的时间,差不多正好是她刚进蒋明乐房间的时候,这是秦启佑发来的,可是……这是什么意思……

蒋明乐给的茶……

她已经喝过了。

就在刚才,她便是用了这个借口才进入蒋明乐的房间,可现在,秦启佑却让自己不要喝他给的茶……

所以……

那茶水,到底有什么问题吗?

越想越心惊,乔安心强稳住心神,给秦启佑的电话拨了过去,过了好一会,电话还是没有打通,乔安心擦擦额头的汗,再次拨了出去,这一次,秦启佑接起电话:“喂,安心。”

他声音压得很低,好像在不方便说话的地方,但乔安心已经别无他法,她很快的说:“启佑,我才看到你发的消息,说不要让我喝茶,可是我刚才已经喝过了……那会没看到你的消息……”

“你喝过了?!”秦启佑的声音蓦地拔高,而后反应过来般,又蓦地低了下去,“安心你……喝过了多久了?”

乔安心看了下时间,道:“半小时左右……启佑,这茶怎么了……难道蒋明乐他还会给我下药吗,还有你说的让我进去他房间的事,我已经进去过了,我觉得……”

“安心!”秦启佑打断她,声音急促,“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喝了那茶……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今天晚上你必须跟我走!”

“什么……计划?”乔安心脑中乱了一瞬,“还有,跟你走是什么意思?去哪……”

“安心,那茶有问题!”他终于道,语速很快的说着,“还记得在安家你被灌了药的事吗,安娜的父亲不是给你也喝过茶吗……”

听到这里,乔安心汗毛倒竖,脑中冒出一个想法,但她只觉太过荒诞,因为着急和不可置信她的声音变了调,“你的意思难道是那是一样的茶?!”

怎么可能!

不可能!

就算蒋明乐身上有了疑点,就算他有可能在利用自己,但这件事,又怎么可能……

她不断否定着,不知是在否定秦启佑,还是在否定自己脑中的想法。

秦启佑的声音带了严肃,他几乎一字一顿道:“安心,这件事以后我会跟你解释,现在没有时间了,你在这里发作过一次,那次是不是也喝过他给的茶?”

“可是我今天下午也喝过,到现在也没事!”

“重点不是茶,是他往茶里放没放东西!”

往茶里……放东西?

秦启佑的意思是,之前那次的发作,是因为蒋明乐在茶里放了什么东西才导致她的发作……

她脑中嗡嗡的,几乎无法思考。

仔细想来,他们喝过三次茶,除去刚才这一次蒋明乐全权负责的,另外两次……也都是他把茶从一楼端来的……

真要做什么动作的话,也……完全有时间和机会。

乔安心一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不由捂住了肚子,心里闷闷的,像是被堵住了似的,幽暗的情绪在心里纠缠肆意,无法宣泄,她不想相信蒋明乐会在给她下药这件事上有牵扯,可……万一呢?

万一今天的茶真的有问题呢……

“即便是发作了,我也可以克制的,就像上次那样,不也熬过去了吗?”

“安心,你怎么还不明白?”秦启佑的声音越发着急,此时带了无奈,道:“你中的药并不是一般的药,发作起来一次比一次厉害不说,到底到什么程度,也要看他给你下药的剂量!我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他的怀疑了,恐怕你今天……”

他顿了下,“今晚你发作,唯一的解药……会是他。”

话落,打消了乔安心最后的希望。

蒋明乐……

怎么可能……

她的沉默让秦启佑更加着急:“安心,等你发作起来就晚了,上次从你喝了茶到发作时间大概是六个小时左右,这一次,恐怕时间会更短,我算了下时间,半个小时后,你到客栈下面来,注意不是到大门,那个客栈后面有个小门,你不要问老板,直接走安全通道,在一楼前台的旁边有个侧门,从那里进去就能到小门,我在那里等你!”

“半个小时后……走安全通道……前台旁的侧门进去……”乔安心重复着秦启佑的话。

“对,没错,记住,一定不要惊动了蒋明乐和客栈老板,如果临时出了状况出来的晚了,你就反过去再找机会,我在小门那里最多有十分钟的时间。”

乔安心被他话里的严肃和紧张感染,神经绷得紧紧的,直到电话挂断,她脑中才慢慢消化掉秦启佑话里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说,客栈老板很可能也是与蒋明乐一伙的,那个热情有些唠叨的老板,真的是这样吗?

还有他说最多有十分钟的时间,时间过了就不要下去了,让她不由觉得……不管是客栈,就连这个客栈,都在蒋明乐的控制之内了……

一系列的冲击让她混沌的感觉几乎跟不上反应,但理智却是格外的明晰,她下了床,动作迅速的收拾着自己本就不多的东西,心里对秦启佑的话半信半疑,但真正促使她行动起来的,是他的那句话……

今晚你发作,唯一的解药,会是他。

秦启佑说,如果自己发作了,解药只能是蒋明乐……

这……是蒋明乐的目的?

不,不会的……

他曾说要与她做朋友,他说他们投缘,他笑的那般明朗,可……

他也曾用那种眼神看着她,眼里的炙热和不明的意味是她不想明白的东西,就连今晚,粼粼的河边,他也说……

我总有私心的。

那时她刻意忽略他话里的暗示。

但现在想来,真的会是那样吗……

被那三个男人围在那张公主床上的感觉再次涌入脑海,每一条神经都是颤抖的恐惧,她摇摇头,晃去脑中那些再也不愿想起的记忆,手上更加迅速的收拾起东西,她……不敢再冒险……

再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了。

她的东西本就不多,收拾起来也快,不过现在的问题是……

她望向门口,现在的问题是……不能被任何人发现的,要从这里到后门,再从后门出去。

她低头看了看时间,还有将近二十分钟,她把背包背上,深吸一口气,很快,她又要走了……

秦启佑并没有说他要带她去哪,从夜城到了这里,母亲还在南城……

白天里,蒋明乐还照例般的给她看了母亲的最新情况,不知为何,就算是再怎么怀疑自己的处境,对于母亲的事,她怎么都觉得蒋明乐不会在母亲的事情上动手脚……

她知道母亲所在的医院,不管怎样,度过今晚之后再去找母亲……

至于再以后,或许她可以跟蒋明乐再谈谈……

这么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一看,原来是她定的时间还有三分钟就到了与秦启佑说好的半小时。

她起身,最后看了一眼房间,确认没有遗落的东西后,她轻轻打开了门,或许是太静了,也或许只是她的心虚,总觉得开门的声音也格外大了起来……

对面的房门紧闭着,走廊没有一个人。  △△,

松了口气,乔安心侧身出门,轻轻关上门朝楼梯走去,期间碰到过一个陌生人再没有其他人,走到楼梯拐角处,她小心的望下去……前台并没有人……

步子放轻,再往下走,就看到门口站着的老板的身影,似乎在与什么人说话,老板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进来,乔安心连呼吸都放得缓缓的,一步一步慢慢向下走去。

前台旁边果然有个侧门,被一盆一人高的绿植挡在旁边,怪不得她没有注意到……

走到大厅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般小心,幸好空间不算大,到那侧门的距离并不远,乔安心终于走了过去……

伸手推开门,出去,关上门,一系列动作倒也顺畅,但……

“安心,你在这里做什么?”

侧门边,蒋明乐的声音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