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初露端倪

叩叩

乔安心终于敲响了蒋明乐的房门。

“稍等。”

里面传来蒋明乐的声音,过了有半分钟的样子,蒋明乐才出来开了门。

“安心?”见是乔安心,他似乎有些惊讶。

乔安心将他的惊讶看在眼里,露出一个歉意的笑,道:“你要睡了?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话虽如此,但蒋明乐的衣着与刚才并未有变化,乔安心不由想……刚才那半分钟里他在里面做什么……

“没有,”蒋明乐边说边侧身让她进去,“刚房间里有点乱,我收拾了下,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先进来说吧。”

乔安心走了进去,这间房的布局与她住的房间基本是一样的,要说哪里不同的话,就是太过整齐了,整齐得好像没有人住过的痕迹一般……

可他方才说房间里有点乱所以才耽误了开门的时间?

半分钟的时间……能收拾到这个程度?

乔安心心底不由沉了沉……

这一路相处下来,她知道蒋明乐并不是那种有洁癖的人,他刚才,很可能是撒了谎……

“坐吧,我给你倒杯水。”说着,蒋明乐引她坐在椅子上。

乔安心摇摇头:“不用了,其实我这个时间来,是因为突然想喝茶了,就是咱们刚才上来时老板给的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就一直想喝。”

“晚上喝茶不好,现在不早了,喝了茶怕是一晚上都睡不着了。”蒋明乐笑道,带着点无奈。

“我也知道啊,但不行,就是想喝,反正本来也睡不着,索性就喝一点吧,就稍稍泡一点就行。”她道。

蒋明乐叹口气:“真拿你没办法。”

这么说着,他还是起身开始收拾茶具。乔安心走过去要帮忙,蒋明乐让她坐着就好,要是无聊了就看看电视,乔安心没多推辞,便开了电视,将凳子搬到电视对面,床的旁边在凳子上坐下,蒋明乐回头看她一眼边继续整理。

电视开着,里面演了什么乔安心无心去看,她眼里落在视线能所及的任何地方,窗子,床边的椅子和茶桌,床,床边的小柜子,电视还有电视柜,卫生间……

到底哪里有问题……

似乎看起来一切都正常,干净又整齐……

进门的落地衣架上挂着他的外套,但是……

乔安心脑中飞快的划过什么,她想要抓住,但那念头闪过的太快,让她还没体会到意思便已消失不见……

“安心,我去清洗一下茶具,你等我下。”蒋明乐说。

“哦,好!”乔安心忙应道。

蒋明乐端着东西出了门,门虚虚掩上,乔安心不由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她身子依旧坐在那里,不正常的僵直着,伸出的手有些颤抖,手指触到柜子,微微用力,便将柜子拉了开,里面……

什么都没有。

桌上放着旁边饭厅的订餐信息,还有纸巾,除此之外,柜子里什么都没有。

她蓦地站起身,快步走到电视前,蹲下身子拉开了电视柜的抽屉……

同样的,除了遥控器什么都没有。

她不死心的拉开了每一个柜子,却依旧什么都没发现,但是……不对啊……

“安心,你在做什么?”

不知何时,门打开了,蒋明乐端着茶具,站在门口,看着她,居高临下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从乔安心的角度看去,蒋明乐的眼神……带着一丝晦暗。

她仰头望着他,语气带了颤抖:“我……在找遥控器。”

蒋明乐微微俯下身子,伸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地给她:“遥控器在这,给。”

乔安心接过,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好吧,竟然就在这……还真是的……”

蒋明乐笑道:“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想找什么东西的时候偏偏就是找不着,你说是吗,安心。”

本来没有什么问题的对话,偏偏这个时候说起,乔安心不由心里一虚,道:“对。”

蒋明乐说完便继续泡茶了,前两次基本都是从老板那里直接拿来了喝的,乔安心也动过手,这是第一次见蒋明乐泡茶,乔安心看他的模样,竟不比专业的差……

“你还会泡茶?”她不由道,语气惊奇。

蒋明乐点点头:“之前认识个泡茶极好的老师傅,我跟他学过一段时间。”

他说得云淡风轻,但乔安心也学过一段时间的泡茶,知道这里面门道也很深,不是一时半会能学到精髓的,但看蒋明乐的样子,显然也到了一定程度了,她不禁道:“你会的可真多……”

从自如的安装那些追踪装置到后来的探听夜城的消息,想到秦启佑的话,她心里一紧,只觉越发看不懂这个眉眼温润一心泡茶的男人。

秦启佑说他的主业是与义工完全相反的……

每每想到此,乔安心都觉得不能继续想去下……

“家里大人从小要求的多,没办法,被动学的也不少。”蒋明乐道。

家里啊……

“那样也挺好,至少长大之后技能多啊。”

两人聊着天,乔安心目光落在卫生间的方向,神思一动,道:“茶快泡好了吗?我去洗个手,虽然做不到焚香沐浴,洗个手也算对你这个泡茶者得尊重。”

蒋明乐笑着点头,乔安心便进了洗手间……

关上门,她的目光立刻在洗手间里扫动……

但像方才一样,洗手间里也并无异常,毛巾整整齐齐叠放着,洗手台和地上都纤尘不染,没有一丝水渍和脚印的痕迹,乔安心打开水龙头,水声哗啦啦响着,她抬步往里走去,一次性的洗漱用品都没有动过的痕迹……

心里蓦地一沉,那个想法越发明显……

她匆匆洗了手便走了出去。

茶香四溢。

蒋明乐已经泡好了茶,在窗户旁的小茶桌上摆好,见乔安心出来,朝她招招手:“过来吧安心,茶泡好了。”

“好香。”乔安心吸吸鼻子,不由道。

走到茶桌旁的椅子上坐下,与蒋明乐面对着面,乔安心道:“这茶好像比昨天的更香了一些。”

蒋明乐脸上笑意满满:“可能是因为是我泡的吧。”

“自恋。”乔安心道。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鄙视自己的虚伪,明明就已经……她还能自如的跟他交谈,果然她……还是那么的善于说谎……她眼睛落在窗子的方向,窗帘拉开了大半,小城的环境很好,从这里看出去,天上繁星点点看得清晰,蒋明乐顺着她的目光望出去:“喜欢这里?”

乔安心点头:“这里很好。”

“还有呢?”

他这么问,乔安心不由回过目光,见他目光灼灼,似乎已经看到她的内心深处,乔安心惊讶与他的敏锐,却也没有瞒着他,道:“你看出来了?其实,除了觉得好,我对南城,其实也有些怕。”

“怕?怕什么?”他问。

“南城环境很好,很是宜人,也适合人长久居住,可我总觉得有点怕,不知道是不是电视看多了,我总觉得南城除了几个景点处,其他地方尤其是偏远的地方,有些乱。”

蒋明乐眼神微闪:“你说的乱,指的是哪个方面?”

“大环境,整体,可能是因为处于接壤处吧,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不少有关贩毒等的消息。”

蒋明乐嘴角的笑容顿了下,“那只是电视剧里演的而已。”

乔安心望着他,就听他继续道:“现实中,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复杂。”

乔安心愣了下。

“更怕了?”

乔安心愣愣的点点头,他嘴角的笑容凝固成怪异的弧度,道:“别怕,我们要去的地方并不在那么偏远的地方,我会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他这么说着,乔安心却总觉得怪异,这番话,与其说是宽慰,倒不如说……警示的味道更明显。

乔安心点点头,抬手端起一杯茶,在鼻端细细闻了闻,这才轻轻喝了起来。

他泡的茶,果然很好,但……

⑧☆⑧☆.$.

余光里窗帘飘动着,窗子打开了大半,风吹了进来,蒋明乐起身去把窗户关小了些,乔安心看着他的背影,嘴角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这个房间最不正常的地方就在于……

太过整齐和干净,就好像……从来没人在这里住过一般。

目之所及以及所有的柜子里乔安心都已看过,却都没有蒋明乐路上一直带在身上的包……

她终于抓到了脑中迅速闪过的那个念头……

蒋明乐这几天里,似乎都没有住在这个房间。

这就是……秦启佑要告诉自己的东西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