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一章 秦易风说

蒋明乐对她是好的。

从认识到现在,他似乎一直在帮她,而她,永远处于被帮助的角色,也曾想在这段关系付出再多一些以平衡蒋明乐对她那么多的帮助,但他似乎并没有哪里需要她的帮助,乔安心至今不知他的主业是什么,认识他时,他是个义工,有许多有趣得紧又血肉丰满的故事,有一帮志同道合的好友,活得肆意潇洒,似乎从不会因柴米油盐的琐事烦心,至少,乔安心从未见过他有过窘迫。

事实上,蒋明乐根本与窘迫这个词不搭边,甚至他穿的衣服,许多看起来样式普通,但那些小小的logo代表着的是金钱和地位的堆叠。

再后来,他与乔安心说起过自己的身世,乔安心明白了许多,也不再继续追问什么,他们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最为舒适恰当的关系,也不是没想过……

不是没想过,作为朋友,他是不是对她……太好了些。

但每每这种想法冒出时,看到蒋明乐澈朗的眸子,她总是子愧于自己的狭隘,蒋明乐是个义气十足的人,待朋友一向如此,是她太过小家子气了,才会把每个人都看得格局太小。

可现在……

他说他有私心,他说私心里,他不希望她还对秦易风有多余的感觉,他还说……她那么聪明,一定早就猜到了……

她想摇头,说不明白他的意思,可他眼里异样的光却越发明显,明显到让她无法忽视……

在他的注视里,她终于移开目光,避开了去,开口的声音轻得好似风一吹,就会散了去……

“我知道你为我好,不想让我再受伤,毕竟……他跟我,总是不合适的。”

她与秦易风,自始至终都是不合适的,不管在谁的眼里,这都不会变,如果蒋明乐把秦易风未曾订婚的事告诉她,是怕她还会升起无果的念想吧……

她把蒋明乐的私心如此解释。

蒋明乐目光微移,再次与她对视,“安心,你知道,我不只是这个意思。”

乔安心眼神微闪,心乱如麻,看着眼前这张明朗俊雅的脸,却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笑着面对他。

蒋明乐将她的挣扎和躁乱的情绪看在眼里,最终轻轻叹口气:“所以,安心,如果我因为自己的私心,把那消息瞒下了,你……会怪我吗?”

“既然瞒下了,那么为什么……现在又选择告诉我?”乔安心微微抿唇,心跳凝滞了一瞬……

蒋明乐……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因为我想过了,”蒋明乐说着,转身,面向河的方向,“有时候人怕的好多东西,好比鬼怪,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有时候我所认为的阻碍,也不过是我自己的臆想。而你,安心,这些你有权利知道。”

乔安心消化着他这段话,半晌,轻轻开口:“那蒋明乐,你知道……原因吗?他……他们没有订婚的原因。”

这一次,蒋明乐摇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这个我并不知情。”

乔安心摇摇头:“他也总有自己的打算。”

说完,她目光落到蒋明乐脸上……

到底是那人自己的打算,还是……那药真的有问题……

“安心,除了这个,还要件事。”蒋明乐转过头,“关于暗处追踪我们人……是秦家的人,不是代表秦易风,而是秦家。”

什么意思?

暗处追踪的人是秦家的人?

秦家啊……

秦易风是秦家的掌权人,很多时候这个权利是绝对的,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比如秦易风因身体或其他原因不能做出正常正确的决定,或者到了影响整个秦家的重要决策时,秦老太太等人的意见也会被纳入意见范围。

那么蒋明乐话里的意思……

追踪她这件事是整个秦家的决策?她真的值得他们如此打动干戈?

况且……

如果真的是秦家在追踪她,那么秦启佑的到来,又怎么解释?

这么想着,望着蒋明乐的眼神里,不觉带了更多的不信。

“你不信?”蒋明乐似乎早就料到她不信,便道:“我知道你现在还倾向于以为是安家的人在追踪你,可是安心,我已经查过了,秦易风与安娜的婚事告吹之后,与安家的交集甚少,甚至安家有趋向在刻意疏远与秦家的关系,虽然不知这两家具体在做什么,但形势上能看出,安家意图与秦家分庭抗礼,他们正面临着重大的决策实施,追踪你对他们来说一没有理由,二没有用处,但反过来想……”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深深看了她一眼,道:“反过来想,如果是秦家的势力在追踪你,理由却是完全成立的。”

理由完全成立?

什么理由?

乔安心不禁蹙了眉,道:“什么理由?”

能惊动整个秦家找她这个按理说已经与他们毫无关系的人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你忘了吗,现在夜城沸沸扬扬传播的最大的消息。”他提示道。

乔安心愣了下,“秦易风昏迷住院的事……”

“没错,安心,如果秦易风昏迷住院的事不光瞒了外界,甚至还包括了秦家呢?”

还包括了秦家……

脑中闪过一道光,乔安心蓦地道:“你是说……那药……”

蒋明乐点点头:“对,照他们的势力和能力,查出秦易风被你下过药的事并不难。安心,这样想下来,整个事情就能串起来了。秦易风不知在算计什么装了病,秦家以外是你给他下药导致的,试图找到你以找到所谓解药的下落。”

是啊……

这样下来,确实能把这所有事串起来了,但是……

如果秦易风的目的之一是为了逼她回去,那么……何必让秦启佑再来呢……

乔安心看着蒋明乐,心里慢慢凉了些。

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和恍然。

蒋明乐见她这副模样,放柔了声音,道:“安心,秦家势力纵然大,但在南城这里,放心,我能护得了你的!”

“那……先谢谢你。”她声音低低的,微微敛了眉。

蒋家在南城的势力……

想起秦启佑的话,再加上……

秦易风瞒了整个秦家却没能瞒得了蒋明乐的他未在医院的消息……

蒋家的势力,恐怕要比她想象中更可怕一些……

“怎么又说谢了,你跟我,不必说谢。”蒋明乐抬手,替她把外套领子拉了拉,他的外套穿在她身上显得她越发瘦弱起来,连日的奔波让她比往常更加瘦弱了,蒋明乐眼睛一闪,异样的神采划过。

乔安心尽量忽略他的眼神,道:“那我们……回去吧。”

“好。”

两人说完,再次朝客栈的方向走去,乔安心表面平静无波,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的波涛骇浪……

秦启佑在最后说,如果她不信,可以进入蒋明乐的房间……

现在想来,似乎她从未到过蒋明乐的房间,路上唯一一次住宿,也是因为蒋明乐发现那个旅馆老板的异常还有她手机里的芯片,他们没能住一晚就匆匆离开,再后来,在车里轮流休息,直到现在,到了这小城的客栈,乔安心也依旧没有到过他的房间。

似乎在她有事找他或是想要叫他吃饭之前,他总能恰如其分的出现,还有那次半夜她发作……也只是打了电话,并没有力气再走到他房门口。

乔安心呼吸沉沉,如果今天晚上进到他房间……是不是就能揭开这些了?

两人到了客栈,老板见他们回来,很热心的跟他们打招呼,还拿了一些茶叶给乔安心,说是见她这两天老喝这种茶一定是喜欢,就给了她一小袋让她带回去喝,之前借过去的茶具也一并先放在他们那里。乔安心连连道谢,虽然第二次喝那茶,只是为了找自己病发作的原因……

茶具在蒋明乐,这茶叶他也接过说放在他那里正好放一起,乔安心想喝的时候也方便。乔安心点头称是,心里一个想法冒出……

各自回到房间后,乔安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那部手机,手机不管是样式还是外表都是比较老旧的样子,她翻看着记录,从与秦启佑的通话记录来看,在蒋明乐叫她时秦启佑那端应该就已经挂了电话,秦启佑他……对蒋明乐的忌惮就那么深吗……

乔安心坐在床边,门已被她反锁,她翻看着手里的手机,除了那条通话记录之外,不管是其他电话还是短信都没有,她直觉秦启佑把这手机给她,应该有更多的信息才对,她不死心的继续翻看,终于在备忘录里看到了消息……

是一条简短的信息……

乔安心,听启佑的话。

这……是那人的口吻。  ②miào②bi.*②阁②,

这是……秦易风留下的……

乔安心的心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跳动如此迅速,她猛地站起了身,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但却感觉再坐下去可能会因心跳速度过快而身体崩溃……

秦易风留下的话,让她听秦启佑的话……

乔安心眼睛死死盯着那短短的一句话,仿佛要透过这老旧的手机看到那人的表情和模样……

她已经她已经完全放下了,但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交集就让她原形毕露。

将手机收好放在包的最里侧,她推开了门,对面住着的,就是蒋明乐……

秦启佑说,只要进到蒋明乐的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