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二十章 他的私心

蒋明乐的身份啊……

在自己怀疑她的时候,他曾与自己说起过,他有个不好在明面上说的身份,从他的话里,乔安心知道他的身份复杂,与安家涉足某些灰色地带不同,蒋家涉足的,很可能是某些黑色地带了……

复杂且危险的身份,让他选择没有告诉她,因为这个时候她知道的越少反而对她越好。

想到这些,乔安心不觉点点头,点完头才想起秦启佑看不到,便继续道:“虽然没有那么明确的知道,但我知道他的身份复杂,也危险。”

“没错,他的身份是危险复杂的,就算是我,也不想告诉你太多,但安心,你认识他时,他是个义工,我只能说,他真正的身份,正好是与之相反的。”

与之相反?

作为义工的人,通常热情且充满爱心,如果相反的话,那不就是……

乔安心呼吸一滞,下意识拒绝这个信息。

“我知道你现在还不信,我现在不方便出面,因为这周围到处都是他的人,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他的房间……”

“安心?”

背后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

乔安心猛地回头,下意识从耳边拿下来迅速攥在手里……

是蒋明乐。

她所在的位置,路灯正好坏了一个,越发昏暗的光里,蒋明乐冲她笑着,分明是与往常并无不同的笑,但或许是心理作用,乔安心却总觉得像藏了什么……

她一慌,步子不觉后退……

“小心!”蒋明乐大声道。

乔安心这才恍然察觉踩空了的右脚,“啊!”她不禁叫了一声,下一瞬,不觉挥舞的左手就被蒋明乐拉住,然后一个用力,乔安心朝河里倾斜的身子就反方向倒过去,直接撞到了蒋明乐的怀里。

“对不起,我这么突然出现吓到你了吧?”

蒋明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乔安心一下从他怀里跳开,心跳快得吓人,不知是方才差点掉进河里的原因还是……

手机在她右手攥着,那是一部尺寸很小的手机,她握着手机,不着痕迹放进了口袋,口袋里一下有了两部手机……

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在长途车上的时候,她也曾被苏冉给过一部与自己的手机一模一样的手机,那时候苏冉说蒋明乐在她手机上做了手脚,她不信,还告诉了蒋明乐……

“怎么了?吓坏了?”蒋明乐朝她走近一步,声音关切:“我老远的看着像你,这一块正好灯坏了,所以刚才叫你的不太敢确定,没想到吓着你了……”

是吗?

因着秦启佑的话,乔安心对蒋明乐的信任……也飘忽起来。

秦启佑与那苏冉不同,她与苏冉,再怎么说都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就算聊得再投缘,也不及与秦启佑的关系,秦启佑的话,她不由不信……

可蒋明乐呢……

“你怎么来了?”她摆出个笑容,就算自己看不到,也知道这笑容定是难看的可以。

“天都黑了你还不回去,我有点担心就出来看看。”蒋明乐道,“刚才看到你好像在打电话?”

打电话……

乔安心放在口袋的右手不由更加攥紧了手机,她脑中飞快转动着,如果秦启佑说的完全都是真的……那么自己的手机就完全是由蒋明乐掌控的,照秦启佑的说法,自己的手机接到的所有信息,不管是电话还是短信,都会被先过滤一遍……

那么……

这么想着,她眼里蒋明乐的神情似乎越来越不对劲……

额头的冷汗似乎都快流下来,乔安心张张嘴,道:“我刚打了个电话……”

蒋明乐眼睛一眯:“安心,我们现在的情况,你要是跟外界联络最好也慎重些,毕竟你知道的,暗处说不定还有盯着我们的人,贸然联系说不定会牵扯更多……”

“嗯,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乔安心道,脸色并不太好。

蒋明乐的反应,过了吗?

单听他的话是很有道理,但……毕竟她连给谁打电话都没说出来,他就立马跟她说了这些?

“我觉得有点冷了,咱们回客栈吧。”乔安心说。

“好,那赶紧回去吧,你身体才刚恢复,不要再着凉了。”他边说边脱下外套给乔安心披上。

他动作自然,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外套上还带着他的体温,乔安心愣了下,蒋明乐对她……好得过了吗?

一直对她不错甚至说很好的蒋明乐,真的会是秦启佑说的那样……

神思镇定下来,乔安心脑中想到秦启佑最后的一句话……

他说,“我知道你现在还不信,我现在不方便出面,因为这周围到处都是他的人,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他的房间……”

如果不信的话,就去他的房间……

乔安心脑中不断回响着这句话,眼神不由看向走在她身侧的蒋明乐身上。

所以,蒋明乐的房中,到底藏着什么?

她的心又开始乱了节奏,秦启佑说得这般笃定,难道蒋明乐真的……

“安心,安心……”

“啊?”乔安心这才听到蒋明乐在叫她,还拉住了她的胳膊,她停下脚步,略带疑惑。

蒋明乐无奈的笑:“安心,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好像一直在发呆。”

“没,这里的夜太安逸,不小心就走了神,”乔安心眼睛不眨的撒着谎,“你刚才叫我做什么?”

“安心,其实,我出来找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脚步动了动,与乔安心面对面站着。

凉凉的风吹在脸上,月光洒在旁边的小河里,波光粼粼的,被夜笼罩的小城,静谧着。

夜色里的乔安心,不安着。

“什么事?”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强装的镇定。

蒋明乐望着她,叹了口气,“这个消息对你来说,或许不是个好消息。”

“什么意思……”乔安心说着,脑中蓦地闪过一道光,“是……关于夜城的事吗?”

粼粼的波光映在蒋明乐眼里,让他那双眼睛越发真假莫测,乔安心看到他眼里的自己印在他眼中每一个细小的光晕里,蒋明乐朝她点点头:“安心,你还是那么聪明。没错,是夜城的事,是秦家的消息。”

该说果然吗……

乔安心提起的心一直悬着。

“安心,秦易风跟安娜的订婚没能继续进行下去。”他说。

这件事……方才秦启佑已经跟她说过了,从秦启佑嘴里说出来,当时她的震惊太多,忽略了心里那一些奇怪的感觉,现在想起来,她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是这个消息本身……

在此之前,在她接到秦启佑电话之前,在从客栈出来之前,蒋明乐便跟她说了秦易风的消息,他告诉自己,秦易风没有在医院里,只是故意引着媒体乃至整个夜城都以为他仍在医院且昏迷不醒罢了,他告诉自己,很可能是秦易风在主导这一切……

他说了那么多,却对秦易风与安娜未曾订婚的事只字不提。

虽然不管是新闻还是其他媒体,对秦易风与安娜未曾订婚的事不曾再有后续报道,但蒋明乐他,他知道那么多消息,甚至连秦易风所在的医院都能潜进去的势力,乔安心真的很难相信,这个消息……他当时会不知道。

所以秦启佑跟她说的时候她才会觉得哪里有些怪异,现在才想起……

“蒋明乐,这件事……下午的时候你也已经知道了吧。”她说,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蒋明乐神色微顿,“是,下午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没在下午的时候一并告诉我。”

一阵风吹过,吹起乔安心额前的碎发,她有一瞬看不清蒋明乐的神色。  ,o

他望着她,神色复杂。

半晌,乔安心终于听到他的回答,他说:“安心,我总有些私心的。”

乔安心一怔。

“安心,要是我告诉你这个消息,你会不会对秦易风……”他顿了下,“我是说,你会不会对秦易风还存着念想……私心里,我不希望你再对他有多余的感情……”

这是……什么意思?

乔安心眸子睁大,她这幅模样似乎取悦到了蒋明乐,他抬手,替她整理了下耳侧微微被吹乱了的头发,“你这么聪明,一定也猜到了吧。”

他的指腹碰到她的侧脸,她一个激灵,蓦地拂开他的手,身子猛地后退,呼吸急促望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