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十二章 就当报酬

乔安心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到周燃燃的住处,哪知刚从电梯出来,就被几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团团围住了。

“你们是谁?”乔安心拧着眉道。

嗒嗒嗒的高跟鞋的声音传来,随即是女人的笑声,黑色西装的男人自动自地让开来,露出被包围在里面的乔安心。

“方如云?怎么又是你……”

“啪!”

不等乔安心说完,方如云快步走上前就是一巴掌,乔安心原本苍白的脸上立马浮现清晰的巴掌印,她眼睛一眯,还未反应,就被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控制住了动作。

“怎么,还想还手?”方如云神色倨傲:“这一巴掌是告诉你,我方如云的名字不是你能随便叫的。”

见她这般,乔安心反倒镇定下来,她扯扯嘴角:“好,方大小姐。”

方如云见她这般模样,反而更加恼怒,她反手“啪”的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我方如云的男人也不是你这种贱人能抢的!”

这一次,她打得更响更重,乔安心原本苍白的脸色,添了这两个巴掌印,许是她的眼神太过清亮,此时不显狼狈,反而有种病弱的美。

美得惊心动魄。

美得,想让人摧毁。

“这一次,我恐怕无法说‘好’了。”她开口,嘴唇有血流出,声音也带了几分沙哑:“首先,秦易风,是你方大小姐的男人吗?”

“其二,”她缓缓扬起笑,清丽又魅惑,真应了狐狸精这个称呼,她慢悠悠的说:“我乔安心要的男人,还需要抢吗?”

她目光灼灼,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明明是被钳制的那个,但这气势怎么看都比方如云还盛。

方如云显然被她戳了痛点,她恼羞成怒的大吼一声:“贱人!你闭嘴!”

楼道里的感应灯都亮了起来,隔壁住户好奇地开门偷偷看热闹,被方如云一个吼声吓了回去:“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连你一块打!”

“怎么,你要连谁一起打。”

淡漠的声音传来,乔安心愣了下,方如云猛地回头:“秦……秦少?!”

他怎么会在这里?!

脑子里闪过刚出公司时看到的那辆车,难道……那竟是他的车?

他为什么会这么巧合得出现……

乔安心心里五味杂陈。

稍显老旧的楼道里,秦易风就这么走过来,身后跟着恭谨的小林。

“你、你们放开她……”方如云看到秦易风,瞬间慌了神,对那几个黑色西装男人说道,几步跑到秦易风跟前,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秦、秦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除了昨晚,她在秦易风面前,都是温婉有气度的大小姐模样,她……怎么能在秦少面前有这么失态的样子呢!

都怪那个女人!

那个贱人!

方如云紧紧攥着手,长长的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秦易风停在她面前,方如云仰着头,看着近在迟迟的容颜,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自己,而且,是直视……

但下一瞬,秦易风的话,让她如置冰窖。

“方家将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方家?!

身为方家的大小姐,方如云就算搞不懂那些错综复杂的商业利害关系,但在夜城,不能得罪秦家这件事她从小就是知道的!要不然方家也不会千方百计为了跟秦家搭上关系送方如云跟秦易风认识!

如果是她自己……她还不怕,但一旦连累了家族……

想到这里,方如云几乎站立不住,她颤巍巍伸出手:“秦……”

话未说完,秦易风已经已经略过她朝乔安心走去。

“方小姐,请自重。”小林挡住试图跟过去的方如云。

原本抓着乔安心的几个黑色西装男早就放开了乔安心,悄悄退了开去。

乔安心在他的注视里,从初时的震惊,慢慢变成了狼狈,似乎离开她之后,她就一直这么狼狈。

一次在街头跟混混斗智斗勇。

一次主动投怀送抱上了他的床。

现在,脸颊火辣辣的疼提醒着她此时的狼狈,她很清楚,要不是秦易风,纵然方如云不敢闹出人命,但也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她努力维持浅笑的模样,对秦易风道:“谢谢。”

“不用谢。”他眼神沉如墨:“就当昨晚的报酬。”

乔安心的笑,几乎僵硬在嘴角,两巴掌,换一个初夜?

“秦总,这似乎不公平吧。”乔安心耸耸肩,眼神看向一旁神色难看至极的方如云:“方大小姐似乎是因为秦总的原因才来的,怎么说,秦总都算是系铃人,这个报酬怎么能作数。”

“你,要什么?”

乔安心吸了口气,正色道:“我不敢再要什么,毕竟有秦少这段时间的关照我也满足了,昨晚的事冒犯了秦少,希望秦少你大人有大量,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缠着你了。”

这话说得半真半假,更多的是说给方如云听的。她可不想以后这女人明里暗里给她使绊子,毕竟这巴掌的滋味可不好受。

果然方如云看向她的眼神缓和了些。

但秦易风周身的气息却越发冷凝,乔安心觉得他似乎是生气了,但这怒气从何而来?

他不是一直希望自己识相得赶紧离开吗?

他不是……连碰自己都不甘愿吗?

脸上一疼,秦易风温热的大掌在她脸上仍旧明显的巴掌印上抚过:“我从不欠别人,既然你这伤因我而来,那怎么也得还回去才行。”

什么意思?

乔安心脑子里几个回转,很快苍白了脸色,这人……不会是要……

果然,下一瞬,秦易风另一只手扬了扬,吩咐道:“把方小姐带过来。”

“秦少……”方如云嗫嚅着,却挡不住小林把她带到秦易风面前。

秦易风收回抚着她脸颊的手,面无表情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