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可知道

秦启佑开口,道:“是,他知道,事实上,是小叔告诉我让我来这里的,不然,我怎么能找得到你。”

他果然……

“所以,我走的时候他当真就已经知道我要去哪里了吗……”这一次,不光是慌乱,乔安心只觉一股巨大的冷意包裹着她,让她在小城微凉的天气里,只觉得彻骨的寒。

在秦启佑再次肯定的回答后,乔安心脑中不断想着这句话,在她要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知道她的目的地,甚至连她不会直接去南城,而是会选择在这个小城先落脚的事,他竟也是知道的……

不是没这么想过,从秦启佑出现的时候她就冒出过这个想法,但几乎立刻的,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太荒谬了!

那个人,再怎么精于算计,但……

到底要算计得多深,谋略得多广,才能做到这一步……

除了可怕,她脑中再没有其他的词。

甚至不敢再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但越是不想去想,那些荒谬的念头像是纷纷被激活一般,在她脑中纷至沓来……

“启佑,我走的那天,他昏倒了,对吗?”

“对。”

“你一定知道是为什么吧,”乔安心听到自己冷静的声音,“他既然那么信任你了,想必有好些事也不会瞒你,所以,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昏倒的吧……”

电话那端短暂的静默后,秦启佑的声音再次传来:“医生检查过后给出了结果……”

说到这里,他便停了下来。

所以呢?

给出了什么结果?那人到底有没有事?

“安心,有些话,我觉得还是你跟小叔直接问比较好。”他说道。

乔安心蓦地升起一股烦躁,她在河边走来走去,语速很快的说:“你说这些都是蒋明乐在利用我,那么他利用我的到底是什么,我有哪里值得他利用吗?”

她飞快的说着,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却是骗不过自己,说这么多,问这么多,她最关心的却是……

如果蒋明乐在利用她,那么给那人下药的事呢……蒋明乐,给她的真的是他说的那种药吗……

只要一想到秦易风很可能因为那药真的遇到危险……

单是这个想法冒出来,她就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只是想离开的,她……并不想害他……

她,也不愿害他……

乔安心忐忑着,等着秦启佑的回答。

“安心,蒋明乐曾跟小叔他们有过节,这件事,你知道吗?”半晌,秦启佑开口。

话似乎扯得稍微远了些,但在这个时候,转念一想,乔安心便明白了他要说的意思,她脚步停下,怔怔的站在小城河边,开口的话似乎带了无尽的凉意,她说:“所以,你是说……蒋明乐在利用我,报复秦易风……对吗?”

这是她唯一能把所有事情联系在一起的想法……

蒋明乐与秦易风有过节的事从未瞒过她,甚至还把那个时候的事主动说给她听,乔安心至今还记得他当时眸子里掩不住的哀伤……

那是骗不了人的……

很大程度上,她也是因此才越发相信了蒋明乐。

但现在,她却不得不按着秦启佑的想法继续推断整个事件。

如果是蒋明乐在利用她对付秦易风,那么给秦易风的药,极有可能,是有问题的……

“可是我跟秦易风……早就没了关系,“乔安心呢喃般的说,也不知是在劝自己还是在说给秦启佑听,“蒋明乐就算利用,也该……找更有利用价值的人,不是吗?”

她走的当天,正好是秦易风的日子。

就算是为了利用,那么安娜岂不是比她更有利用价值?

她并不是想让安娜被利用,只是……她对于秦易风来说,恐怕真的毫无作用吧。

“安心,我小叔……小叔他,并没有跟安娜订婚。”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秦启佑道。

语气轻轻的,却带着乔安心不懂得情绪。

乔安心再次被这个消息弄得怔住,过了好一会,她才道:“你是说,你小叔因为订婚当天晕倒了所以耽搁了订婚正常进行吗?”

他……那么喜欢安娜,或者说,那么在乎与安家的婚事,为此还不惜把自己从安娜父亲手中救出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能与安娜的订婚正常进行下去。

“不是,我是说,取消了。安心,再没有我小叔跟安娜的事了。”

“怎么……怎么会……”

“安心,我总不会在这种事上说谎。”秦启佑说完,便不再说话。他知道她把话都听进去了,只是一时……没那么容易接受。

两人静默着,一个在等待,而另一个,却是被纷乱的思绪充斥了神经……

乔安心怎么都想不到,秦易风竟然没有与安娜订婚……

给他下药的时候她就想到过,这算是破坏了他的订婚吗?但当时,这个想法也不过一闪而过,因为那人是秦易风,如果单纯因为昏迷一小时就被破坏了那么重要的订婚,也就不是秦易风了,那个人计划中的事,怎么会因为这一个小时就会取消……

就是因为这一点,她才敢给他下了药……

就算她多么不想承认,也骗不过自己,不管她是不是决定要走,心底深处,最幽暗的角落里,其实也是不想让他……订婚的。

但她更知道,就算她仍不肯放弃,仍固执的喜欢着那人,但事实上,她连破坏这场订婚的资格都没有。

选在那一天离开,本以为从此彻底离开他,以为两人再无交集,就算他以后结婚娶妻生子……就算他再怎么样,也与她再无关系……

可这一路却与她想象中的并不同,从顺利得出奇的离开夜城那个凌晨开始,到后来的女孩苏冉,到她手机上莫名其妙拦截了的信息,还有那个司机大叔……再到后来她与蒋明乐匆忙离开,在车上遗失了手机……

即便是到了小城,她突发的身体不适,突然出现的秦启佑,还有秦启佑与蒋明乐……分明是两个极端的话……

乔安心只觉混乱。

她动了动嘴,太多的疑惑,却只问出一句:“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订婚?”

他显然是在乎安娜的,至少在他身边的那两年,她从未见过他用那种温和的目光和语气对待过其他女人……他对安娜,到底是不同的……

那么那订婚没有进行下去,是不是就是说……他的身体当真出了问题?

他的身体出了问题导致那订婚进行不下去,甚至是他与安娜的婚事就这样告吹了,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但……

这却是她最不能接受的原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不能接受的原因,到底是因为怕他是因为她下的药而变得如此还是其他。

电话那端的秦启佑,似乎叹了口气,道:“安心,那次我们在茶馆聊,我说过我小叔他……是在意你的,那时我那么认为,到现在我也依旧这么认为。”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给出了个让她更加无法平静的答案。

“启佑,”乔安心的声音带了无奈,“我曾经也这么以为,就算不是在意,我想至少……我于他而言,也是有些特别的,尤其是他把我从安家救出来的时候……”

她顿了下,咽下心底的酸涩,道:“可是你知道吗,他救我出来的理由……”

那人那般把她救出,是为了保证与安娜的订婚顺利进行,他……并不是为了自己的……

那时,他冲进那间房间的愤怒,也并不是因为她。

“理由?理由自然是因为小叔他在意你。”秦启佑的语气严肃了些,道:“安心,虽然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理由是什么,但我敢肯定的是,你一定误会小叔了,而这误会的原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蒋明乐告诉你的,对吗?”

“你仔细想想,就算他没有直接说过,但是不是什么时候引导过你往那方面想过?”

蒋明乐……

乔安心只觉脑中再次混沌了一瞬,她被救出来后,并未与蒋明乐说过任何关于自己被安家绑走的事,但后来与他的对话中,他告诉自己……  》≠》≠,

据说安家太太信佛,好像安晋做了什么事让安太太觉得不合适,父母的业障会坏了儿女的姻缘,一定要把订婚推迟来着,后来不知道秦家做了什么,好像是怎么弥补过来了,这订婚才得以如期进行……

而她当时怎么想的来着,她想着……

如果,安晋做的不合适的事,是指绑架她的事,如果,秦家做的弥补的事,是指救出她的事。这件事就能说得通了,所以,秦易风,是为了安了安太太的心,是为了让订婚如期举行,才……救的她。

回想起让她得出秦易风在利用她的结论的原因,乔安心不由后背深深一凉,秦启佑说得没错……

她当真是因为听了蒋明乐的话才……

“可是……可是蒋明乐并不知道我被安家绑架的事。”至此,乔安心依旧下意识在反驳。

“有些事,你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秦启佑的声音沉了沉,“安心,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