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可思议

看了下时间,已经五点多,很快就要到八点……

蒋明乐的一番话在她心中再次激起波涛,她迫切的想要见到秦启佑,只要见到秦启佑就能知道秦易风的情况,就能知道蒋明乐所推断的,到底正确与否。

晚饭时乔安心随意吃了点,然后说想自己出去转转,蒋明乐或许当她想要一人人走走静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嘱咐她早点回来不要逛太晚。

乔安心不到七点便出了门,小城中心一条河穿过,乔安心就沿着河边慢慢溜达着,河边偶尔有洗衣的妇人,孩童的打闹声不断,在远处幽深的巷子里,不少家升起了炊烟,与昨日差不多的景象,乔安心的心情却不再是昨日的安逸,越靠近石拱桥,她便越是紧张,远远望去,石拱桥下与昨天一样,依旧围着不少孩童,秦启佑就在那里吗?

她眼睛不眨的望着那边,却发现那里除了他的凳子摆在那里,还有琴盒也在,他的人却不知去向。

他去哪了?

她不由加快脚步,那些小孩子见她走过来看着琴盒的模样,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道:“姐姐你也是来看弹琴的?”

乔安心愣了下,随即点点头,矮下身子柔声问:“对,我也是来看弹琴的,小朋友,弹琴的人去哪了你知道吗?”

那孩子摇摇头:“秦哥哥说要离开一会,也没说去哪,还托我帮他看着琴呢,你要是想看我可以打开给你看,但你不许摸。”

乔安心摇摇头:“不用啦,谢谢你哦。”

说完便继续往前走,走了两步,她突然回头,往身后看着……

身后除了那群小孩和一个摆摊的老人,再没有其他人……

她看了一会,才回过头继续走,刚才的一瞬,她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她……

她摇摇头,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了,变得那么疑神疑鬼。

沿着河岸继续走了一会她便在路边停下,坐在了路旁的石凳上,距离约定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她就是在这里等,也能把秦启佑等来。

她盯着河岸发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扯了扯她的衣服,“姐姐,姐姐。”

乔安心回过神来,低头一看,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孩子,她不由放柔了声音:“怎么了小朋友?”

“一个哥哥让我把这个给你。”小孩子说着,把手里的东西朝乔安心递过去。

一个哥哥?

秦启佑?!

乔安心接过,是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一看,却是一部手机,手机拿在手里,刚要问那小孩子秦启佑的位置,低头一看小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开了,她下意识朝周围看去,除了饭后悠闲散步的老人和偶尔跑着玩的小孩,再也没有其他人。

她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到八点了,但朝石拱桥下看去,却并没有人影……

所以秦启佑给她这部手机的意思是……用电话联系?

但她的手机已经换了,卡也是最新补办的,除了个别几个号码,她其他号码都记不起来,正想着,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是刚才那小孩子给她的那一部……

号码显示是本地的号码,她眉心不觉皱起,顿了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出口的声音带着些小心翼翼。

“安心,是我。”

这声音……

果然是秦启佑……

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真正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不知为何,乔安心鼻子还是酸了一下,她几乎颤着声音道:“你……你在哪?”

“安心,我现在还不能见你。”那边秦启佑的声音似乎带着些无奈。

乔安心愣了下,脑子里瞬间闪过许多的念头,但都是不好的方面……

“为什么?”她问。

“安心,我知道你现在有许多疑惑,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会一一给你解答,但现在最重要的是……”

乔安心竖起耳朵听着,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却听他话锋一转:“安心,你知道我为什么另外给你一部手机吗?”

“为什么?”嘴里这么问,但脑中却划过一个念头……

“因为你手里的那部手机,处于被监听的状态。”

心猛地提起,又猛地落下,她几乎喘不上气来,连声音都带了飘忽,“怎么会!我手里的这个是新手机,你说的被监听的那一部,在路上丢了。”

“我说的就是你手里的那一部新手机。”他声音轻轻的,似乎可以压低了声音在说话,但语气却极为认真。

乔安心怔住,眼睛不由看向另一只手里的那部手机,这是来小城之后新买的,怎么会就……

背后激起冷汗,她想问为什么,却不知道从哪个开始问起,震惊和不解围绕着她,她不由道:“启佑,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安心……”他声音里的无奈更为明显,“我知道你现在很乱,但我现在说的话,每一句都是事实,你要是不信,我也可以给你看证据,但现在我们却没有那个时间,安心,你那部新手机确实有问题,因为我给你打过不止一个电话,发过不止一条信息但你都没有收到,甚至最开始我给你的号码打电话的时候,使用过技术手段反侦查,最后发现……所有发给你的信息和打过去的电话,不是被拦截的,而是……被过滤的。”

被过滤的?

什么意思?

乔安心只觉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多的信息,事情的复杂程度似乎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

“简单来说,就是所有给你的号码发送的消息也好打过的电话也好,在你收到那些消息之前,都会先被发送到另外的设备上,然后由对方决定是否让你收到消息。”

若是以前,她只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秦启佑这般说出来,加上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她不得不相信……

“所以安心,你那之前的那部手机,你仔细想一下,很有可能不是见到的失窃。”

“你是说……那个手机之所以丢掉,是……早有预谋的?”

“对,目前来看,这是最有可能的。”

乔安心彻底愣住,艰难的开口道:“是安家的人做的吗?”

安家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即便是因为之前她跟秦易风的关系,但现在她已经离开了夜城,已经快到南城了为什么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

“安心,不是安家的人。”秦启佑道。

“什、什么意思……”

除了安家的人,还有谁……

如果是秦家的话……秦启佑没有道理告诉她这些……

排除这些,剩下的只能是……

脑中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的浮现,但随之而来的,便是她越发猛烈的否定……

“安心,你应该也想到了,是蒋明乐。”

蒋明乐?

蒋明乐!

“不可能!”脑中空白一片,身体已经快与思考,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反驳的话就冲口而出。

“我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所以才先说了手机的事。”秦启佑的声音比乔安心想象中的更加冷静,莫名的,她想起在方如云订婚宴的时候,这个一直在她面前像弟弟一样的人,突然展现了不为她所知的另一面……

他步步为营,一步步将方如云、将方家逼入死角,最后句式尽被他掌握在手,那时候的他,跟现在如此冷静理智步步分析的他一样,都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安心,这一切,都是蒋明乐的阴谋,或者说,你被他利用了。”

“怎么可能……”乔安心呢喃般的道。

她曾怀疑过蒋明乐,但那时是在路上,在遇到那个自称叫苏冉的女孩的时候,即便苏冉说得有些道理,她却还是选择相信了蒋明乐,并且对蒋明乐坦白了苏冉的事,还为她曾怀疑过他而一度自我厌弃。

蒋明乐……

怎么可能是蒋明乐在利用她……

蒋明乐分明是在帮她……

脑子里要炸裂一样,各自念头和想法撕扯着她的理智和情感,让她几乎无法正常思考。

“那……秦易风呢?启佑,你先告诉我,秦易风呢?”

她迫切想知道秦易风的消息。

蒋明乐说,所有的一切都极有可能是秦易风一手策划的,她其实……不信,也不愿意信。

秦启佑说,所有的一切都是蒋明乐在利用她,她也不愿意去信……

两方总有一个是在说谎,是在骗她。

或许,这才是让她最难接受的一点。

⑧☆⑧☆.$.

“抱歉安心,我现在不能跟你说我小叔的消息。”透过电话,秦启佑的声音带着歉意,但却也毫无商量的余地。

有那么一瞬间,乔安心在他身上看到了那人的影子……

她顿了下:“是他不让你说的吧。”

“嗯,小叔他不让我跟你说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秦易风不许秦启佑告诉她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这句话落在乔安心耳里,她脑中更加慌乱起来,他到底在隐藏什么……

“所以你来这里,你来找我的事,他……是知道的,对吗?”话出口,声音微颤,即便隔着手机,那股颤意也能感受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