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的目的

乔安心紧紧握在手里,心跳得厉害。

冯医生的样子依旧与刚才无异,要不是手心里实实在在的触感,乔安心几乎要怀疑方才只是她的幻觉……

蒋明乐给冯医生端水过来,轻轻放在旁边的桌上,发出小小的声响,乔安心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冯医生这次的检查很快,毕竟乔安心与他都心知肚明,这检查只是个幌子罢了,他来这里的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她手心里的那纸条。

检查一番后,冯医生只说让乔安心好好休息,如果有不舒服再找他,暂时不用打针了,关键还是调养。冯医生走时,蒋明乐出门送他,门一关上,乔安心便忍不住拿出了手里的纸条……

纸条叠得整齐,已经被她的手心的汗微微浸湿,乔安心紧张得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缓缓打开手里的纸条……

上面只有一行字:今晚八点,桥下见。落款是秦。

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她心跳不由加快,稍一停顿后便撕掉了纸条,用纸巾包着扔进了垃圾桶。

然后便是漫长的等待,她时不时看一下时间,恨不得早点到了八点,好早早见到秦启佑,仿佛所有的谜团都即将被揭开,她紧张又不安着,另一方面,不知是不是因为早上吃的太少了,直到傍晚时分,她也没有再出现昨晚的情况……

对此她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更担忧了些,毕竟那种感觉太过难受,发作的时候太过难熬,潜意识里她还是畏惧的,另一方面,她知道这件事迟早要解决,她总不能一直带着这个不定时炸弹,早发现总比晚发现的好……

期间蒋明乐来看过她几次,见她身体无恙,跟她说了岳鹏已经先行到了南城,南城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他们随时可以过去,最后一次过来的时候,他明显带着欲言又止,他很少有这样的表现,乔安心不禁有些担心,道:“蒋明乐,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蒋明乐露出个无奈的笑,“被你看出来了啊……”

乔安心点点头:“是你实在太明显了,你有话尽管可以跟我说啊。”

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忍不住鄙视着自己,果然太虚伪了,明明她有那么多没告诉他的话,却还对他说着这样的话。

蒋明乐看到她神色微变,道:“之前我让朋友帮忙查的事,有消息了……”

他让朋友查的事?

乔安心愣了下,反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

是秦易风的事。

之前在车上她无意从他手机上查了夜城的消息,夜城媒体传得沸沸扬扬的是秦易风住院昏迷不醒的消息,乔安心曾因此怀疑蒋明乐那药有问题,但蒋明乐说了他与秦易风苏景晨几人的往事之后,她对他的怀疑便散了去,反而满心愧疚……

蒋明乐曾有个姐姐蒋明真,那个女孩子曾被秦易风喜欢着,后来女孩死了,秦易风为此做过极为疯狂的事,而这里面,最难过的恐怕是蒋明乐了吧,疼爱他的姐姐去世了,好友还与他反目了……

纵使他不说,纵使他脸上的神情纵使轻松的模样,乔安心怎么能想象不到他的难过……

这在他心里,一定是深藏着的不会轻易提起的事,却为了让她相信自己而说了出来,在那个拥挤狭小颠簸的车上,他缓缓的说了自己最为隐秘的往事……

乔安心不得不信他。

也一度动摇想过会是那人又在谋划着什么……

蒋明乐那时曾说,会让夜城的朋友帮忙查一下这件事,现在他说有消息了,也就是说……

秦易风昏迷住院的事,有了消息。

她心跳乱了节奏,说话的语气有些颤抖,“怎么样了?”

那人……到底怎么样了。

蒋明乐顿了下:“安心,他没事。”

他,没事?

就是说……网上的关于他一直昏迷不醒住院的消息……是假的?

所以,他果真……又是在谋划着什么吗?

乔安心脸色煞白,但秦启佑已经在这小城了,还约她今晚在石拱桥下见面……

他的到来一定是秦易风起了作用的……

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朋友打探过了,他昏迷当天被送进的医院是苏家的医院,只待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后检查了一遍没有问题后就走了,但他住过的病房却依旧明里暗里有人保护着,甚至有不少记者在门口蹲点,但里面确实早已经没有了秦易风的踪影。”蒋明乐继续道。

“那他……到底去哪了?”她声音颤抖得越发厉害。

蒋明乐走过去,眼神柔柔的,说:“他具体的行踪并没有查到,毕竟秦家的保密措施一向做得最好,如果他不想让人知道,外人很难查到,但我确定这段时间他回过老宅,甚至在我们离开的当天,还跟秦启佑见过面。”

离开的当天跟秦启佑见过面?

所以是那时他让秦启佑来这里的?

但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去向了吗?

乔安心一阵冷汗,看着蒋明乐,不知该不该告诉他这个消息,犹豫的瞬间,她听到蒋明乐道:“安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语气里隐隐有了不一样的味道,乔安心不由跟着多了紧张,她几乎语不成句,道:“意味着……什么?”

蒋明乐微微低了头,眸子紧紧盯着她,他的眼睛与秦易风不同,秦易风的眸子黑如墨,直视的时候仿佛就会被吸进了混沌的世界,永远让人看不清他真实的意图一般……蒋明乐的不同,他的眸色稍浅,没有那么多深沉的东西,乔安心一度觉得这是她见过的最清亮的眸子,但此时,这双眼睛盯着她,竟也让她有了巨大的压迫感。

“安心,这意味着,一路上在追我们的人,包括苏冉等,都可能是他安排的。”

“什么……”

乔安心蓦地瞪大眼,下意识后退一步。

蒋明乐上前一步,继续道:“没错,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多的巧合,他既然没有昏迷不醒,也没有继续住院,为什么要有意识的放出那种消息,还记得你在车上看到那消息的第一反应吗?”

第一反应……

乔安心顿了下,点点头。

“你的第一反应,是要回去……”他紧紧盯着她:“安心,如果这就是他的目的,那么一切不就能说得通了吗?”

“可是……”

“安心……”他打断她,“安心,没有可是,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但我们都知道,这是最有可能的。”

“他……没有道理这么做,”乔安心依旧摇头,“我……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不至于单单为了让我回去就做出那么大得牺牲,风华集团总裁身体有恙……这个消息放出去对风华的影响有多大,你该比我清楚……”

秦易风为了风华耗费了巨大的心血,这个消息的出现一定对风华有影响,就算他不考虑自己,整个秦家也不会让他这样胡闹,更何况……

他可是秦易风啊,那个最为冷静理智的秦易风啊,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得不偿失的事呢……

蒋明乐却道:“安心,我说过,我见过他的另一面……”

“你是说……”

蒋明乐眼神多了几分晦暗,他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一定是觉得他那么冷静理智的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但安心,每个人都有不能触碰的几个点,他是冷静的,是理智的,这冷静理智有多深,同样的,他的偏执就有多强烈。”

“偏执……”乔安心重复着这个词。

“安心,与他相处那么久的时间里,你没觉得……他的控制欲,强到可怕吗?”  》≠》≠,

控制欲……

乔安心不能否认,秦易风的控制欲确实是强烈的,这或许是处于他那种地位的人的通病,但……

见她神色依旧动摇,蒋明乐软了语气:“我知道你一时不好接受,我也没有百分百确定,只是安心,虽然我们都不希望这事事实,但也必须做好接受最坏的情况的准备,我只是……怕你以后无法接受。”

他神色甚至多了些忐忑,乔安心紧绷的情绪松了一瞬,“谢谢你,蒋明乐。”

他也只是……为她着想罢了。

难道真的是她自己潜意识里不肯接受秦易风会做这种事的事实吗?

蒋明乐出去准备晚上吃的东西,乔安心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