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六章 果然是他

想到这里,她转身就往回跑,冯医生在她身后喊道:“等一下,你知道出去的路吗……”

声音消失在曲折环绕的巷子里。

乔安心耳朵里已经听不到这些话,她脑中满是那个石拱桥下那个人的身影……

但越是心急,这些巷子就越难走出,东西南北,交错并行,这个时间,巷子出来的人极少,绕来绕去,她一个人都没碰到,只觉得这些巷子长得可真相似……

她提着几袋吃的,迷失在幽深曲折的巷子里,心急如焚,不知绕了多久,终于碰到一人的时候,对方还是个只会说当地方言的奶奶,她指的路乔安心听不懂,无奈之下她只能继续转,终于遇到了会说普通话的年轻人乔安心才得以走出这巷子。

彼时已经是七点左右了,她按着记忆寻着那座石拱桥走去,远远的,便看到一个抱着吉他的身影……

心跳似乎停滞了,她猛地跑起来,那人的身影越来越近,她的脚步忍不住越来越慢,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秦……”

“安心?”

身后蓦地传来的声音让她顿住了,回头,是蒋明乐,在她身后不远的位置,他焦急的神情放松了下,脸上笑意升起,道:“安心,原来你在这儿?我醒来发现找不到你,客栈老板说你出去买东西,我随便转了转,没想到真找着你了。”

乔安心站在那里,慢慢转过了身,“蒋明乐……”她与他打招呼。

不远处,就是那人所在的位置,她心跳得很快,很想就这么跑过去看看他的真实面目,但在蒋明乐面前,在蒋明乐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她却怎么都动不了脚步了……

那人在这小城里,似乎比他们来得还要早,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发的,又是怎么确定他们会在这小城落脚,早上的时候他一定就认出她了吧,为什么不跟她打招呼……

那人是想瞒着她的,不管是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是在与冯医生谈判的时候,那人始终是瞒着她……

想到这里,她心底隐隐出现的念头终于成型……

或许自始至终,那人想瞒着的,就不是她,而是……不远处正向她走来的,蒋明乐。

刚才,在蒋明乐叫她的一瞬,她潜意识里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不然,为什么会在此时怎么都迈不动脚步,为什么会在此时生生压下了她想要回头的念头……

理顺了心里的想法,乔安心几乎惊出一身汗……

难道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不信任蒋明乐?

“安心,想什么呢?怎么又在发呆?”蒋明乐已经走到她面前,边说边抬手在她额上摸了下,“嗯,温度正常,退烧了我就放心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面对他的关心,乔安心突然觉得别扭起来,她开口,道:“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蒋明乐似是没看到她的异常,低头看了看她手里提着的几个袋子,说:“东西都买完了?”

乔安心点点头,蒋明乐见此,便道:“那好,我们回去吧,也该到吃早饭的时间了。”

“嗯。”

两人并排往回走,乔安心脚步慢了一些,与蒋明乐微微错开了距离,走出去几米后,她终于还是没忍住回了头……

似乎就是在等她回头,或者说那人知道她终是会回头一般,乔安心一回头,正好与那人对视了一眼。

是他!

果然是他!

只是一眼,很短暂很短暂的一眼,她便确认了那人的身份。

秦启佑……

她麻木地跟着蒋明乐往回走,脑中却想着方才看到的秦启佑。

他似乎比之前瘦了,也黑了一些,戴着鸭舌帽,嘴边甚至有了圈青青的胡茬,还真有点流浪歌手的模样,但……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秦易风……让他来的吗?

秦启佑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南方小城,还拜托了冯医生夜半为她出诊,但却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每一条每一条,乔安心都无法不把他的出现和自己联系起来……

如果是秦易风让他来的……那么,又是让他来做什么?秦启佑的样子完全不像要抓自己回去的模样……

况且,他好像早就知道自己会在这里找冯医生……

乔安心越想越心惊,难道当时……她从安家被救出来后,那药根本就没有解掉?

难道……秦易风一早就知道……知道自己会发作……

她手里还提着装着她用来做实验用的食物的袋子,现在看来,却像是笑话一般。她自以为的逃离,自以为的稳妥,原来早就被他掌握在手中了吗?

脑中原本的计划和描摹的未来,似乎一瞬间都被搅和在一起,蓝的、红的、白的,搅成一团乱七八糟的颜色,再也分不清原本的模样。

她麻木着跟着蒋明乐回了小客栈,依旧是昨天的小阳台,依旧是与昨天一样的吃的,乔安心看了一会那些吃的,起身道:“我去跟老板再借壶茶。”

蒋明乐扬了扬眉:“大早上的喝茶?”

见乔安心点点头,他道:“你坐着等,我去给你借。”

说着已经快步朝楼下走,乔安心语速很快的加了一句:“要跟昨天一样的。”

蒋明乐点点头,回头朝她笑笑,那笑,带着淡淡的宠溺。

乔安心手指收紧,忍不住走到窗台,朝着石拱桥的方向望去……

桥下却已经没有了秦启佑的身影。

乔安心瞬间的慌乱,好不容易找出了他,她只要找到秦启佑就能揭开这一切的预感越发强烈,刚才对视的那一眼里,秦启佑的眼里分明没有慌乱,他是知道她会识破他的身份,甚至是在等待她的识破的……

但为什么现在不见了?

她开始坐不住,下意识往楼梯边走,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

内心的烦躁让她无法安心坐下,刚走了两个台阶,就见蒋明乐端着茶具上来了……

“安心,等急了?”他道。

模样笑盈盈,乔安心却无法与这样的他对视……

她像个藏着太多秘密的恶人,心怀鬼胎,暗自算计着,偏偏却还有最后的良知,被那所剩的良知折磨煎熬着……

似乎分裂成了两个,一个她是那虚伪的驱壳,脸上带着笑的对蒋明乐道:“嗯,我看你迟迟不上来,就想着下去看看。”

而另一个,则游离于着驱壳之外的,看着她虚伪的笑脸,作呕。

蒋明乐不疑有他,端着东西上了楼,又在阳台上摆好,乔安心看着他的忙碌,越发为自己那样的怀疑而感到羞耻,但不管是多么自厌的情绪,她却始终没有打消了那一丝的怀疑……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只会生根,只会发芽,不存在夭折……

除非……

除非找到了秦启佑,除非秦启佑说出了真相……

这些人里,她信任秦启佑,周燃燃之外的,现在似乎只剩了秦启佑,是她无法不相信的,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是对她毫不顾忌的信任和对家人一样的喜欢……

她吃着与昨天一样的东西,喝着与昨天一样的茶水,却再也拿不出与昨天同样的心情……

正吃着,却听到有人喊他们,两人回头,就见客栈老板带着冯医生站在楼梯口,客栈老板对冯医生道:“冯叔,那不,人都在那了,您有啥事再叫我啊。”

“哎好,你先去忙吧。”冯医生说着,朝乔安心与蒋明乐走来。

两人赶紧站起来,“您怎么来了?”蒋明乐道,“这么早,您吃过没?”

冯医生摆摆手:“吃过了吃过了,我不放心,来看看乔小姐的病情。”

乔小姐……

他的模样好似他们只在昨晚见过一般,好似今天早上在小巷子里说话的不是同一个人……

⑧☆⑧☆.$.

冯医生的态度,显然是不想让蒋明乐知道……

乔安心不知道他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见过面的事情,还是说,他要独独瞒着蒋明乐……

思绪杂乱,她只能顺着冯医生的态度,做出尊敬又带点疏离的表情,“冯医生,让您费心了。”

“呵呵,医者父母心嘛。”

有了冯医生在一边等着,两人只吃了几口便停下了,乔安心根本没心思吃东西,蒋明乐也不好让冯医生久等,草草吃过后,冯医生便说再给乔安心检查一番,在室外检查肯定是不方便,他们便到了乔安心房间。

这一次,蒋明乐在,乔安心看着冯医生,冯医生却并不看她,只让她伸出手,像昨天那样给她把脉。

然后,在蒋明乐转身给他倒水的时候,将一个纸条塞进了乔安心的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