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无意惊闻

不知为何,乔安心走到他身边,不自觉慢了步子。

她缓缓往前走着,眼睛却一直落在那人身上……

直到走出去几米远,她依旧扭着头的时候,她终于……停了脚步。

似是有感应般的,那人动了一下。

乔安心自觉失礼,忙移开了目光,但依旧没有挪动脚步,她以为那人会抬起头,但他并没有,鸭舌帽依旧压得低低的,身子微微弯下,打开了一边的琴盒……

他要弹吗?

乔安心愣了下,忍不住有点期待。

但他只是拿出吉他抱在膝头,不弹,也不放下……

果然是个有些奇怪的人呢。

乔安心眼里闪过一些遗憾,终究迈步离开,心里想着是不是但凡选择这样不同常人生活的人,多少都是奇怪的。

想到流浪,她不由想起秦启佑,秦启佑在国外时有过很长的一段流浪的时间,好像也组建过乐队来着,但……

心里一股黯然,秦启佑待她一直是真心实意的,直到后来还跟她说了那么多她所不知道的……那人的事。

乔安心走着,路两边卖早餐的店家早已开业,她边走边看,遇到昨晚吃过的边买下来,不到一会就买了个差不多,她便开始往回走,在一个胡同口不想看到了认识的人,正在晨练的,可不就是昨晚给她看过病的冯医生。

“冯医生,您早啊。”

“早啊。”冯医生显然也认出了她,目光落在她提着东西的手上,略带疑惑。

乔安心轻咳一声:“这是我来这里后吃过的东西,我、我都买了一遍。”

冯医生看着她不自然的神色,哈哈笑了:“嗯,不错,办法很笨,但如果你不愿意去城里,这也算最稳妥的办法。”

他说的她不愿意去城里,自然是指她不愿去城里大医院检查的事,这里太小,各种条件自然没有大城市好。

“对了,如果你打定主意要这么办,可别选在下午或者晚上啊。”

乔安心一愣,“为什么?”

“为什么?”冯医生看她一眼,做了个大大的伸展运动,道:“我老咯,睡眠质量本来就在下降,可经不起你们这来来回回的折腾咯。”

乔安心便想起客栈老板说过的,说冯医生一般晚上不会给人看诊的事情,她道:“说到这个,还没谢谢您呢,昨晚那么晚还去给我看病了……”

“停停停……”冯医生摆摆手,“可别说谢啊,本来我也没给你治什么,再说这晚上看诊的事,这人情不记在你身上,自然有那小子还着。”

那小子?

蒋明乐?

听着这话音,是蒋明乐许诺了冯医生什么了,乔安心心中一动:“冯医生,他怎么还您人情?不如您跟我也说一说,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呢。”

冯医生摇摇头:“丫头,你还是算了,我可是答应过那小子不说出来的,再说,我看你也不见得跟他多熟……”

“啊?”乔安心越听越不明白,“冯医生,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一起来这里的呀,怎么会不熟呢?”

“一起来的?”冯医生的表情比乔安心还要夸张,要是有胡子,当真就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了,他晨练的动作也停下了,较真道:“别看我住在胡同里头,这消息可灵通着呢,跟你一起来的,是姓蒋的那小子……”

说到这里,他蓦地闭了嘴,不再说话。

乔安心却愣在那里,满脑子都是他刚才的话……

跟你一起来的,是姓蒋的那小子。

这是……什么意思?

她心跳慢了半拍,所以,冯医生的意思是……

“冯医生,您是说……你之前说的那小子不是指蒋明乐?!”

她一下跑到冯医生跟前,扯着他的袖子急急道。

脑子里炸裂一样消化着这个消息……

如果不是蒋明乐……

怎么会呢,怎么会不是蒋明乐呢,除了蒋明乐,除了他还有谁也在这里,还有谁现在会为了她做这些事……

脑子里嗡嗡一片,她甚至听不太到周围的声音,只紧紧抓着冯医生的衣袖,模样急切。

冯医生使劲把袖子从她手里拽出来,转身就往胡同里走去,他背着手,走得极快,完全不像那个年纪的人的模样,乔安心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她小跑着,边跑边说:“冯医生,您等等,你得告诉我……您说的人到底是谁啊……”

声音渐渐消失在胡同口,乔安心继续跟着他,冯医生的态度越发说明了在这小城中,除了她与蒋明乐之外,还有其他的熟人,至少,是认识的人。

毕竟照冯医生的意思,那人为了让冯医生大半夜出诊给她看病,似乎接下了难度不小的差事……

到底谁,又到底与自己多少的交情,能让对方做到这个地步?

与她关系好的人并不多,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她自觉也没有几个,但对方为什么不肯露面,还不许冯医生说出来呢……

像是突然出现了一个线索,脑子里闪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她隐隐有种直觉,这个人的出现,或者这件事的发生,就是这条她怎么都理不清的线的线头,只要扯住了这个线头,事情的真相必然会水落石出……

不管是她的,那些暗处的势力,还有那人的事情……

她紧追不舍,冯医生却也像是打定了主意般,保持着快步走的速度,任她在身后怎么追,怎么问,他也不再开口说一句,只一个劲往前走。

拐进了胡同里,乔安心才看到里面别有洞天,胡同里的是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很窄,但弯弯绕绕多得吓人,乔安心一心只追着冯医生,一会便迷失了方向,情急之下她道:“冯医生,要是你不说,我买的这些东西就留在晚饭的时候吃,我再受一次罪是小时,关键是您啊,估计又要麻烦您了。”

冯医生显然是跟那人做了什么交易,那人定是不让他对她说自己的身份的,但不管怎样,她也不能放过这个线索,只能拿这个试一试。

话音未落,冯医生猛地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他,模样有点气急败坏:“你这个丫头,年纪看着不大,怎么坏主意那么多。”

乔安心见状,赶紧道:“我这也不是着急了吗,您先别生气,我有个好主意,咱们两全其美怎么样?”

冯医生眼睛一眯:“说吧,又有什么坏点子?”

乔安心笑道:“我本来也是打算买了这些东西一会回去就吃的,本来嘛,谁也不愿意大晚上的折腾不是?所以啊,只要您告诉我一点点那人的消息,我不是让你出卖自己的诺言,你不必告诉我他的名字,可以只说一些外貌特征啊之类的,我就不再缠着您,也不在晚上折腾,您说怎么样?”

冯医生眯了眼,乔安心再接再厉:“再说,您说我跟他不熟,那么就算您说了那么特征我也未必想的起来是不?难道您对自己没信心?”

“谁说的?”冯医生一瞪眼,道,“那小子啊,年纪看着不大,最多二十岁吧,但鬼点子多,人也聪明,能让你恨得牙痒痒但也舍不得真动手打他,长得人模狗样,但偏不走寻常路……”

乔安心迅速在脑中整理着这些信息,年纪不大,长得不错,人聪明……

综合这些消息,她认识的人里,能符合的,便只有一人了……

“他是不是姓秦!”她语气急促,蓦地道。

冯医生愣了下,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这慌乱落在乔安心眼里,便是相当于确认,她越发用了抓紧了他的胳膊:“冯医生,他在哪?你一定要给我提示一下,就算不告诉具体的地方,一点提示也好,这对我很重要,求您了!”

见她这般着急的模样,冯医生却露出一抹她看不懂的奇异的神色,道:“抓那么紧干嘛,我告诉你,不用担心,那小子啊,没藏起来,我看你来的方向,搞不好你刚才就看到他了呢……”

乔安心脑子飞速转动中,一个身影在脑中越发清晰……

石拱桥下……

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

那种熟悉的感觉……

当时被她忽略了的熟悉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