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四章 桥下初遇

医生从乔安心房间出来,蒋明乐便向医生询问乔安心的情况,医生却只是摇摇头,让他进去直接跟乔安心交流,蒋明乐跟医生道过谢,付过医药费后敲门进了乔安心房间。

乔安心躺在床上,吊瓶挂在一边,已经打上了点滴。

“安心……”他轻声道。

乔安心眼睛已经清明不少,见是蒋明乐,她点点头让他坐下。

“感觉怎么样了?”像是怕吓到她似的,蒋明乐的声音越发轻,边说他边抬手在她额上摸了摸,“好像已经不太烧了,你感觉怎样?”

乔安心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感觉好多了,针打上后不久就好多了。”

蒋明乐并没有因为她之前赶他出去的事有所异常,他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这让乔安心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她抿抿唇,道:“蒋明乐,我……不是故意赶你出去的……”

蒋明乐摇摇头,打断她道:“没事,不用跟我说这些,安心,只要你没事就好了。”顿了顿,他语气轻松道:“那首歌咋说来着,女孩的心思你别猜,我想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道理,之前朝阳跟我说,说她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有时候看见朵云都能哭了,所以安心,有些事你不是一定要跟我解释的。”

他说着,脸上的笑意明朗。

他提起赵朝阳,乔安心也想起来那个总喜欢跟着蒋明乐的女孩子,蒋明乐一心当她是妹妹,但赵朝阳看向蒋明乐的眼神里,明显有不一样的东西,但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乔安心终于还是没插嘴什么。

蒋明乐见她神色和缓下来,也就不继续这个话题,道:“医生怎么说?有开药吗?这点滴每天都要打还是怎样?”

乔安心道:“医生说没什么大碍,没开药,打针的话也要看明天的情况,可是我们天亮就要走……”

“没事,你身体要紧,等你恢复了咱们再走,”蒋明乐道,“反正已经到这里了,再到南城不过两个小时的事,但你这病要是在半路复发怎么办,好容易这医生能对症下药,治好了再走。”

他说得带着点不容抗拒的味道,语气神态,有那么一瞬间,乔安心觉得像极了那人……

她微微怔愣了下,点了点头。

见她愣愣的模样,蒋明乐笑起来:“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在才三点,你先睡会,我帮你看着针,换药起针什么的你不用担心。”

这情景……

乔安心想起被秦易风从安家带回来的时候,她刚醒来,那人也是守在她身边,似乎也说过这样的话……还端着粥,一口一口喂给她……

不能再想了……

她敛了敛眉,重新道:“没事,我不困,倒是你,大半夜的被我喊起来,还跑去帮我找医生,这时候该休息的是你才对,蒋明乐,你去睡会吧,我看着针,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安心,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的。”蒋明乐说着,语气带着点受伤。

客气……

她有吗?

一路上那么多麻烦他的事,纵使把他当了朋友,但与她来说,一段关系里如果是付出少了的那一方,她总是别扭,说到底,还是缺乏安全感……

但对那人的时候,为什么就心安理得接受了他的照顾?

即便嘴上说着什么,但她骗不了自己,当时在那间房子里醒来,看到守着自己的他,她其实是……无比安心的。

或许,在她差点被那三个男人欺负,而那个时候心里冒出的竟然还是那人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她对那人始终的不一样……

后来他真的出现,真的救了自己……

她轻轻摇摇头,怎么又想起了那人?

收拾了思绪,她对蒋明乐道:“蒋明乐,这不是客气,是因为我这会真的不困,就算你留在这里,也是我们两个人都没有休息,那明天万一有什么情况怎么办?与其那样还不如你去休息,你放心,我要是困了或是怎么了,一定会叫你,给你打电话的!”

“安心,你还真是理智……”他说着,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苦笑。

不等乔安心明白过来,他便道:“好,那我就听你的,我先回去休息一会,记得有什么情况一定给我打电话。”

乔安心点点头:“放心吧,不给你打我还能找谁?”

她玩笑般的说,明显是为了让他放下心来,但蒋明乐却蓦地眼神一闪,但很快恢复正常,快得乔安心几乎以为是自己花了眼。

待蒋明乐出去带上了门,她身子后仰半靠在床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身体里翻腾着的热和叫嚣的**已经褪去,消失得如同来时一般的快而让人猝不及防,若不是那种感觉太过强烈,要不是手臂上咬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要不是现在还在打着的点滴,她或许都要以为那是她做过的一场噩梦了……

但她知道,那是真实存在的。

她没打针的另一只手,轻轻放在心口的位置,她的心跳依旧比往常要快,刚才医生分析,那药根本没有失去效力……

她的这种症状,几乎不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

但让她恐慌的是,她现在几乎平静了下来,并不是因为正打着的药……

而是那种感觉自己褪去了而已。

像是忽然不起作用了一样,突然之间她便不再难受,与正常时候一模一样。

现在打的只是普通的营养针而已。

她想让蒋明乐放心,况且,她依旧不知该怎么跟蒋明乐说这件事,刚才姓冯的医生已经分析过了,然后就是建议她到大医院彻底诊断一下,因为现在的情况,就好比她身体里有个炸弹一般,而且是不定时、非一次性的……

也是就说,就像她不知道这病何时会走,她也不确定这病什么时候会再发,不轮是病发还是病愈,她都只能等着、受着。

医生说的这些,乔安心何尝不知道,医生还直言问过她与蒋明乐的关系,然后说这种药,不管成分再怎么变,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其实是通用的,就是找自己的伴侣通过性生活解决……

医生说得直接,乔安心红了耳根,继而白了脸……

她并没有伴侣,蒋明乐是她的朋友,她绝对不能……

她脸色又苍白起来,医生问了她喝那药的时间,得知她只有那次有过这种感觉后,推断出那种药发挥作用,可能需要一定的介质,她刚来这里,很可能是在这里吃过或者接触过的什么东西使得那药发挥了作用……

如果说这种事是在以前听说的,乔安心只会觉得玄,但现在,真真切切发生在她身上,却不由她不信……

在夜城最后的一段时间,加上在路上的时候,她从未有过那种感觉,但刚在这里住了不到半日就发生了这种事……

她不由相信了医生的话。医生强烈建议她去大医院查一下,但现在的她,哪里能正大光明出现在医院……暗处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盯着她……

她眼里闪过坚定,这药发作的时候的感觉她已经体会过了,虽然想起来还有后怕,但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人类的通病,虽然后怕,但再想想,只要熬过发作的那段时间等它自己消退也就好了……

她总要在南城待很长很长的时间的,或许应该先找出引她发病的东西才对……

乔安心轻轻闭上眼睛,回想着来这里后发生的一切,包括接触过的、吃过、喝过所有的以前没有过的东西……

这么想来,锁定的东西并不多……下午的时候蒋明乐买了好些当地的特色食物,还有跟客栈老板要来的茶水……

等天亮之后,一样一样试过……总能找到的。

只要找到了导致她发作的东西,以后避开就行了……

她这么想着,只觉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了。

吊瓶里的药慢慢变少,她眼睛盯着,脑子里胡乱想着,眼睛已经发涩了,但身体却一点乏累都没有,直到药水滴得差不多了,她侧过身子自己把针起了。

凌晨时分,手机响了一下,乔安心立马伸手抓过,心砰砰跳着,连她都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打开一看,是蒋明乐的消息,问她现在怎么样了,怎么没给他打电话,又说怕她睡着了就没直接敲门。

乔安心盯着消息看了一会,才回复道:我自己起了针,没事了,你安心休息吧。

回完消息,她把手机放在一边,眼睛盯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

几乎一夜无眠,天一亮乔安心就起了床,洗漱后见蒋明乐的房门还关着,昨晚蒋明乐肯定也累着了,原本在路上他就没怎么休息。这么想着,她就没有叫他,溜达着下了楼,路上遇到客栈老板,老板知道她昨夜身体不舒服的事,一直问她怎么样,还给她说了好几个水土不服的土方子,乔安心笑着应下。

末了,老板又问起蒋明乐,乔安心便说现在还早,他估计还在休息。老板便道:“那个小伙子对你可真是上心啊,昨天半夜出去的时候那股子着急劲儿可是骗不了人的,再说咱们小城的冯医生,那可是出了名的倔脾气,晚上超过九点就不会看诊的,真不知道那小伙子用了什么法子把老冯都叫来了……”  ℃≡miào℃≡bi℃≡阁℃≡

乔安心听着……

原来蒋明乐做的,远比她看到的还多,但……

他对她,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她赶紧跟老板说了几句就出了门,早晨的小城,路边许多卖菜的农人,都是挑着小担子,担子里是刚摘下的还带着露水的小青菜,摊边也没人守着,只在担子上挂着块硬纸板,纸板上写着青菜多少钱一捆,下面挂着个小篮子,篮子里是零零碎碎的钱……

鼻端是清新的空气,街上有晨起锻炼的老人,偶尔跑过穿着运动装的男孩子,年轻而有活力……

小城的清晨,安适而怡人,乔安心走着,渐渐就忽略了本来的目的,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走到了桥下,就是那座不大的石拱桥。

石拱桥下,没了那群调皮的孩子,但流浪的歌者还在,带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琴盒放在身边,他依着墙,低着头,似乎还在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