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三章 药性发作

少了喧嚣和浮躁,小城的夜晚似乎也来得格外早了些,蒋明乐住在乔安心对面的房间,两人从阳台上回来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乔安心早早回了房间,连日来的奔波在稍稍放松下来后,疲倦来得格外猛烈,乔安心洗漱完后躺在床上只觉浑身的累意都在叫嚣着,她再次看了看手机,依然没有消息,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更多一些,迷迷糊糊间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半睡半醒间,她只觉得浑身似乎在发热一般,很难受,那种热意好似从骨子里发出来的,血液都要燃起来的难受,却没有出一点的汗,所有的热都集聚散发在她的身体里,在体内四处冲撞着,热意喷薄,连脑袋都烧了起来……

她迷迷糊糊,半张着嘴,呼吸急促,却丝毫不能缓解体内的感觉,桌上的水已经冰凉,几口灌下去,除了刚喝下去时喉管短暂的凉意,待这凉意退却后,再次席卷而来的,却是更加灼热的感觉,伴随着这股灼热的,是体内突然升起的空虚感……

她开始恐慌,挣扎着抓起手机,这个时候能找的,只有蒋明乐……

灼热伴随着空虚,在她体内一波一波侵袭,来不及多想,她拨了蒋明乐的电话,电话响了三声后,蒋明乐接了电话,电话一接通,乔安心就呼吸不稳道:“蒋明乐,你……我好像病得厉害……”

话没说完,蒋明乐立马道:“你在房间等着,我马上过去找你!”

这话说完,手机已经挂断,乔安心挣扎着下了床,还没走到门口,敲门声就传来,蒋明乐敲门,总是习惯清脆的敲三声,而这次,却是急促的连续敲了好几次,乔安心大喘着气挪到门口开了门,门一开,蒋明乐就看到穿着睡衣的乔安心,脸色酡红,微张着小嘴,眼神迷迷蒙蒙似是带了一层氤氲的雾气,他一顿……她这个模样……

他心跳不觉落了一拍。

乔安心扶着门:“蒋明乐,我觉得好热……”

来不及多想,蒋明乐过去扶她,隔着睡衣也能感觉到她胳膊上高得不同寻常的温度,他语气焦急:“安心,还有哪里不舒服?只有热吗?”

热……

还有空虚……

那种……渴望着什么,需要着什么的空虚感。

她说不出口,也不知怎么说,只是望着他,眼神里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桃色……

蒋明乐喉结一滑,扶着她胳膊的手紧了紧,他手上的温度与她来说正是能解燃眉之急的良药,她喉间发出一声小小的舒服的叹息声……

声音一出口,两人都怔了下,似乎被她的灼热所传染的,蒋明乐的眼底烧起一股小小的火苗……

乔安心蓦地推开他,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意志力,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他的触碰……竟是那么享受他的触碰……

巨大的羞耻感暂时战胜了身体的感觉,她身子撑在墙边,“帮我叫个医生,好吗?”

似乎连声音都被烧过了一般,她的嗓音沙哑得要命,又带着弯弯绕绕的尾音,像是不觉的暗示,又像是轻缓的祈求……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走到医院,又或者说,她不确定自己真的能被蒋明乐扶着走到医院,身体的异样让她恐慌不安……

蒋明乐微微移开目光,逃也似的不再去看她的脸,他的目光落在一边的墙壁,道:“好,你在房间等着,不要乱跑,我马上去找医生。”

他的声音也带着不同以往的沙哑,暖色的灯光里,气氛变得怪异。

蒋明乐说完转身往外走,走到门边,又回头,加了一句:“安心,除了我之外,记住谁都不要开门!”

见乔安心点点头,他才带上门快步离开。脑子里挥之不去是她刚才的模样……如果是其他男人看到她那副样子……

摇摇头,他甚至不敢再想。

蒋明乐走后,乔安心颓然的靠在墙边,墙上冰冰凉,这种感觉能让她稍微好受一点,但每每凉意过后袭来的,却是更多更凶猛的感觉……

饮鸩止渴。

她脑子里冒出这四个字,像正在吸毒的人强迫自己离开毒品一样,理智告诉她要离开这墙壁,但身体却怎么都移不开半步……

她大口喘着气,艰难的抬起胳膊,张口在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痛意骤然传来,她不由皱了眉,但这痛意却让她的理智占了上风,她捂着胳膊,挪动脚步离开墙边靠在了门后。

脑子里似乎被烧成了浆糊,这种感觉……

她之前好像也有过……

在安家,在那个有大大公主床和粉色床幔的房间,在她被卫萧灌了药在她喝了那茶水之后……在,那三个男人进来的时候……

她曾有过这种感觉。

只不过,那是的感觉相比之下弱了些,与现在的感觉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恐慌席卷而来,她不敢往那个方向猜测,但身体的感觉却是骗不了人。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体内的感觉越发强烈,能对抗这感觉的,只有更加强烈的痛意,她蜷缩着身子,胳膊环抱着腿,脑袋放在膝头,几乎隔一小会就狠狠在胳膊上咬一口……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保持清醒,她现在唯一的信念就是等到蒋明乐回来,等到他带着医生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眼前已经烧得模糊,身体阵阵的虚软,敲门声和蒋明乐的声音终于再次出现……

“安心开门,我带医生回来了,你怎么样了?!”

“我……”

还好……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她撑着身子站起来,艰难的打开门。

蒋明乐和一个年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医生的模样人站在门外,邱傲安心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了些许的放松,蒋明乐立马上前扶住她,对医生到:“冯医生,这就是我朋友,拜托你了。”

医生点点头:“先扶她坐下。”

“好。”蒋明乐扶着乔安心往房间里走,对乔安心道:“安心,别担心,医生来了,冯医生是当地最好的医生,出了西药,对中药也很是精通,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

乔安心已经听不太清他的话,只迷迷糊糊点头,身子不由自主靠得他更近了些。

蒋明乐眼里迅速闪过什么,他扶着乔安心坐下。

医生先让她试体温,一试,没有乔安心想象中的发烧,只是发了低烧,但她身体里分明已经感觉快要烧起来了,她对医生艰难道:“医生,可是我感觉好热,就是身体里感觉很热,快烧起来的感觉……”

医生皱眉,又给她试了一次,还是差不多的温度,他又让乔安心伸手,闭着眼睛给她把起脉,乔安心袖子挽起,胳膊上的伤口就露出了,蒋明乐眉心皱的紧紧的,她原本细白的胳膊上,很明显的几个深深的牙印,已经渗出了血丝,很显然咬得很狠,眼神转到乔安心脸上,见她除了脸颊通红,其他地方均是苍白如纸,脸色隐忍,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

“医生,她怎么样了?”见医生松了手,蒋明乐立马道。

医生脸色并不轻松,向乔安心道:“你是不是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乔安心一滞,脑中闪过卫萧给她灌药时的感觉,还有在安家喝的那茶水,但这话……她该怎么说……

医生见她的模样,显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他严肃了神情:“如果你不说,我想凭这样检查是检查不出来了,我建议你还是去大医院,我这里怕是治不了。”

“不是,”乔安心立马道,“我……”

“安心,有什么你就跟医生说啊。”蒋明乐神色焦急,语气却轻轻,像是诱哄般。

蒋明乐并不知道她曾差点被……

他只知道她被安家绑走过,却不知道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一股难堪充斥她的脑海,她咬咬唇:“蒋明乐,你……你能不能……先出去……我想,跟医生单独说……”

她说着,并没有抬头,并不敢去看他……即便神智已经被灼伤,但她依然知道自己这话有多伤人……换做是自己,一定会受伤……

所以她不敢去看他的表情,蒋明乐沉默了几个瞬时,终于说:“好,我先出去。医生,她就拜托你了!”  》≠》≠,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乔安心才终于道:“医生,不瞒你说,我曾经不小心吃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后来别人说是药,是……那种药。”

虽然医生面前无男女,但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出曾经那么耻辱的事,她开口的还是艰难了些。

医生点点头:“以前有过这种情况吗?”

“有过,吃过那药后不久有过这种感觉,不过感觉没有现在这么……强烈,而且……”她顿了下,“别人后来告诉我,那药在我体内已经失效了。”

被秦易风救回来后,苏景晨帮她看过的,他分明说那药已经不会再起作用了……

为什么现在……

如果苏景晨的诊断有问题,如果在这里那药起了作用,她该……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