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一十二章 就你和我

“没有,我只是顺势问了。”他说。

乔安心听了,却并没有轻松多少。不管怎样,秦易风住院昏迷不醒的消息在媒体传得沸沸扬扬,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他真的病了,媒体报道的接近事实;二是他无碍,这个消息是他故意放出来的,至于目的……乔安心不愿深究。

这两种情况,哪一种都不能让她觉得轻松些许,她既不愿那人身体真的出什么问题,却也不想……落到他的算计里。

她长长的舒一口气,似要把积郁在心里的压抑都吐出来。

“别担心。”蒋明乐突然道,“我拜托夜城的朋友在打听,他们都有些门路和手段,今天能发来相对准确的消息,如果消息是假的,我们只需按原计划在南城落脚就是。”

蒋明乐说着,没有提如果那人真的生病的情况,他们都知道,如果秦易风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在安排妥当陈凤兰之后,乔安心一定会选择再回夜城。

乔安心点点头,两人便不再说话,乔安心转了头,朝车窗外望着,半晌,她轻声说了句:“蒋明乐,对不起。”

蒋明乐摇摇头:“没事。”

至于对不起的内容,两人都没有说。

距离南城越来越近,乔安心却没有了原本那么多的憧憬,一路上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只觉自己的脑细胞已经不够用,心理承受也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仿佛身处黑暗中,即便身边有蒋明乐在帮忙,但黑暗中那双似乎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手随时都有可能伸出,或是在他们脚下绊一跤,或是在他们身后捅一刀,又或者,直接致命的一击。

她经历过的这二十几年里,最难熬的日子就是父亲刚去世母亲又患了病的那段时间,但现在,她却觉得比那时还要心力交瘁……

一路恍惚,路越来越难走,车子颠簸着,蒋明乐见她不语的模样,引着她说了几句话,又见她神色有疲态,便也不再让她多言,愈发靠近南城,两人反而愈发沉默了起来。

车子在南城前面一个小城停下的时候,蒋明乐带着乔安心下了车,按他们原本计划好的,在小城预定好的小客栈住下,第二天一早再赶往南城。

岳鹏还在路上,据他说追踪他的那伙人在后半段的时候已经放弃了,蒋明乐只说没事,并没有说起关于那个叫苏冉的女孩的事。

两人安顿下来后,蒋明乐带着乔安心在小城最大的一家营业厅补了电话卡,又买了一部手机,乔安心不想让蒋明乐再破费,她已经受了他太多帮助了,她执意选了一部中等偏下价位的手机,蒋明乐见她执意如此,也大概知道她的心思,也就不再勉强她。

两人买了手机回到小客栈,乔安心立马拿出手机,刚才在路上她隐约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但却不想在路上看消息,她有种感觉,就是手机会收到不同寻常的消息……

回到房间关上了门,她坐在床边摸出了手机,手机上有几条短信,她打了开……

但结果让她失望了,基本上都是垃圾信息,要么就是运营商发来的提醒消息。

她放下手机,有些颓然,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片刻,她重新拿起手机,不自禁又查了夜城的消息,夜城的头条消息依旧是她在车上看到的那几个,也就是说秦易风在医院的消息依旧没有得到更新,她不由再次悬起了心,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后悔不该

给他下那药……

如果没有下过药,那么他便不会因为昏迷住进医院,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咚咚

敲门声传来,乔安心抬头道:“谁?”

“安心,是我。”门外传来蒋明乐的声音。

乔安心赶紧起身开门,走到门口顿了下,突然又转身折回床边,拿起手机把手机的界面恢复到待机画面,这次再次快步走到门口开了门。

打开门,蒋明乐手上提着几个袋子,见到她略抬高袋子朝她示意了下,道:“我买了些当地的特产,在车上你都没怎么吃,这些东西我以前吃过,味道不错,我看小客栈二楼的阳台不错,咱们去那边吃怎么样?”

他笑着,模样轻松,乔安心也笑了,道:“好,你稍微等我下。”

说完她回到房间拿了外套,略一停顿,又把手机装进口袋,这才带上钥匙除了门。

二楼的阳台布置挺雅致,这个时间也没有其他人,两人在那边把吃的摆好,又跟老板借了壶茶,就一边一个藤椅坐了下来,从阳台上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的街道,这里不似南城繁华,这里游客很少,街上大多数是当地人,还有在路边摆摊卖东西的老人家,偶尔一两个背着单反的旅人。

再远一点是一座不大的石拱桥,桥下是个抱着吉他弹唱的流浪歌手,琴盒放在身前的地上,里边散落着零钱,旁边一群孩子围着他问这问那嬉闹着,等他开始弹琴唱歌的时候那群孩子便不闹了,围着他静静听着……

夕阳落下来,光斜斜照进桥下,照在孩子们的脸上还有歌手仿若有灵气的手指上……

乔安心目光落在那里,久久的,手里拿着的吃的举了半天也忘了吃,蒋明乐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半晌,又收回目光,重新望向她的脸上……

她已经不再戴着口罩,南边没有冬天,也没有风雪,她换下了那件羽绒服和毛衣,穿着单衣,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的侧脸美得惊人,即便还有那些伤的痕迹,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相反让她显得更加有韵味起来,这种韵味,不是单纯容颜能表现得出的,这韵味,是记忆,是那些不一样的经历的记忆。

她呆呆望着石拱桥下的方向,蒋明乐定定望着她。

桥下,流浪歌手一曲完毕,同几个孩童笑闹起来,乔安心蓦地回神,一转眼,就望进了蒋明乐的眼睛…

她愣住……

这是一种她并不陌生的眼神,曾经,她似乎在秦易风的眼中看到过……

“蒋明乐,”她开口,眼睛轻轻避过她的注视,玩笑般的说,“你这样看着我,我会有负罪感。”

“负罪感?”

“对啊,你的眼神好像在说,‘你发什么呆呀吃的都凉了’。”

蒋明乐抬眉:“我眼神……有那么哀怨?”

乔安心认真点点头,递给他一块糕点:“来,为了弥补你,这个给你吃。”

蒋明乐配合的接过,放进嘴里,做出陶醉的表情,乔安心忍不住笑起来。

看她笑,他也笑,吃完后喝了口茶水,他道:“安心,你刚才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

她握着茶杯的手指微颤,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很快道:“我在想,在这里生活,可真安逸。”

“安逸?你喜欢这里?”

乔安心点点头。

蒋明乐眼神亮了起来:“安心,咱们明天去南城,你看一下南城,比较一下两个地方你更喜欢哪里,如果更喜欢这里,咱们也可以考虑搬来这里。”

乔安心蓦地笑起来:“你就这么做决定了?岳鹏咋办,过两天就去南城跟我们汇合了,要是发现我们来这里了,你准备咋交代?”

“岳鹏啊……”蒋明乐缓缓道,似在琢磨什么点子似的,带着股子痞气,他眉挑了挑,道:“安心,在让他在南城呆着,就我们俩搬来这里咋样,就你……和我。”

话越说越缓,神色也越发柔和,夕阳的光打在他身上,照在他脸上,越发显得他那双眼里波光潋滟起来,映着他俊朗的模样,说出的话也变得朦朦胧胧似真似假起来。

乔安心怔了下,随即道:“蒋明乐,你以后最好不要轻易这么跟小姑娘说话。”

“嗯?”他尾音上挑地说出一个字,依旧保持着方才的模样。

乔安心叹口气:“因为这样容易祸害人家小姑娘啊。”

他原本就长得好,尤其是年轻小姑娘极为喜欢的类型,刚才在买手机的时候柜台上的小姑娘就一直红着脸盯着他一直看,还愣是给便宜了不少,她的话也不算夸张。

蒋明乐明白过来,笑容扩大,笑容落下后,脸上多了几分认真:“那么,不知道我没有祸害到小乔姑娘呢?”

乔安心愣了下,很快道:“小乔是周瑜的。”

饶是蒋明乐,也被她这个回答弄得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摇头笑起来,但眼里却沉了沉……

小乔是周瑜的,那……你乔安心呢……

乔安心已经在低头吃东西,嘴角挂着笑,心里却颤了下……

蒋明乐只是在开玩笑吧……

⑧☆⑧☆.$.

刚才那不同寻常的感觉一定是她的错觉……

他说过只当她是朋友的。

对,乔安心,不要胡思乱想。

……

不远处,石拱桥下,带着鸭舌帽的流浪歌手低头调琴,半晌,缓缓抬头,朝斜上方不远处的小客栈二楼阳台处望了一眼,看到那一对谈笑的男女,他眼里暗光闪过,很快重新低下头,抬手将帽子压得更低了些。

“哥哥哥哥你唱歌真好听,你叫什么名字呀?”穿着当地服饰的小女孩扯着他的袖子问。

他笑起来:“我啊,姓秦。”

()